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韩娱金在天 > 第三十六章 突来的求助
    “泥们,不要,不尿过来!!!”面对着奸笑着明显不怀好意的金宝三三人,那个无良医生终于是吓尿了。

    看那个胖子,手里拿着拖鞋,时不时地用拖鞋拍拍手掌心,“嘿嘿”地笑个不停。

    那个猥琐的瘦子,竟然脱下脚下的皮鞋,这是要人命啊。

    还有那个脸上没表情的,手里三只针,针头很粗,药水颜色很鲜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要,不鸟,不尿,不要……”这个时候原来嚣张的无赖医生面对明显不是好人的三剑客终于像是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一样瑟瑟发抖了。

    可是他的求饶并没有什么卵用,或许越是叫的凄惨,越会让金宝三的等人来劲。

    殊不知“你叫啊,你叫啊,你叫喉咙都没有用”的感觉就是这般。

    “嘿嘿!!!不要叫啊,我们会很温柔地对待你的!真的,比珍珠还真!”

    “哈哈!!!让你比我嚣张,看我三百六十度平底拖鞋的厉害。”

    “让你叫,叫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的!”

    “让你爸是李痔疮,就算是李菊花都没用!”

    “……”

    好吧,郝帅和金宝三一边动手,一边嘴里念叨个不停,显然他们早就看不惯这个嚣张的混蛋医生已经很久了,这个时候就要从肉体和精神一起无情地打击毁灭他。

    而曾建仁并没有什么话,直接上手,三只针一起上,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反正用了再说,打完药水,再拿空针筒扎。

    真不知道曾建仁这贱人当年是不是看过《还珠格格》里容嬷嬷折磨人的手段,反正是颇有容嬷嬷用针扎人的神韵。

    金在天和Kara的五只出去,关上门,只留下惨叫声一片。

    原来先去检查其他地方的人再次过来这边,哎,发现原来蹲门口的几个不良汉子不见了,就剩下那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了。

    旁边还有几个漂亮姑娘,可是这检查科室里面怎么隐隐地传来惨叫和哭喊声,难道刚才的汉子都进去干坏事了?

    难道这医院还流行不良事件,真是好怕怕的,瞬间本来想过来检查的人再次绕道了。

    安全第一!安全第一!惹不起还躲不起啊。

    “在天oppa,你让宝三哥他们在里面没关系吧?”具荷拉有些忐忑地问道。

    “没事,关门放狗,很正常。”金在天轻描淡写地回答。

    关门放狗?汗!在天真是越来越坏了,说起话来都开始绕着弯了,当年刚认识的时候那个纯洁朴实的小青年呢?

    韩胜妍一边在脑子里想着,一边不自觉地翻白眼,看来娱乐圈果然是个大染缸,这金在天都还没有进去多少时间就已经开始量变往质变上发展了。

    “oppa,你刚才真是太帅了,那巴掌,左一下,右一下,左一下,右一下,左右开弓,哈哈!!!

    真是太解气了,把那个混蛋都打成猪头了。脸都肿这么大了!”

    小鬼姜智英显然是个不怕事大的,出了门就开始兴奋地说起刚才金在天的英姿了,还一边说一边比划,完全一副崇拜的模样。

    这个小鬼,怎么好的不看到,自己阳光帅气酷一点都没有看到,光看到自己打人时候的利落了,完全搞不懂那个崇拜点在哪里,典型的好的不学,学坏的。

    没看到这个小鬼这非常有兴趣地向金在天讨教怎么样才能打得自己手不疼,还能打得别的人脸肿的跟猪头一样。

    我靠,你这是要往暴力偶像的方向上发展吗?

    感情学会了打人,妈妈就再也不担心被人欺负了吗?

    就在金在天和Kara的五只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苍老着急的声音:

    “小天,你在这里,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就见一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白胡子白头发带着老花镜的老爷爷一脸焦急地带着一帮医生过来了,见到金在天就非常着急地上前来。

    “咦?老爷爷,请问你是谁?我有见过你吗?”

    由于家里有老爷子的原因,因而金在天对于老人家还是很尊敬的,姜还是老的辣啊,小看老人绝对会吃大亏的。

    “小天啊,怎么不认识了,我是你孟爷爷啊,就是给你家老头负责检查身体的那个。”那个老爷爷解释说。

    虾米,为毛说起孟爷爷,金在天首先想到的会是一个四眼死光头呢?好吧,又不知道脑子里会出现这些奇怪的念头。

    甩甩脑袋,仔细看看眼前有些熟悉的老人,嗨,这不是和自家老爷子关系很好,负责给老爷子保养身体的孟老爷子,也就他敢叫自家老爷子“老头”了。

    “小天,找到你就好,快跟孟爷爷走,有个老伙计心脏出事了,需要进行心脏搭桥手术,快!小天,帮孟爷爷这个忙,去做了这台手术!”

    孟爷爷是个急性子,拉起金在天就要走,或许是因为他的老伙计现在真的病情紧急。

    可是他旁边的一个带着金框眼镜,梳着斯斯文文的头发的,一直面带着微笑的笑面虎似的中年男子却有不同的意见:

    “孟院长,我不是你反对你请其他手段高超的医生来进行这台手术,毕竟梅老的身份地位不一般。

    可是你要是找这么年轻的没有经验一个小伙子,这就是对于病人生命的不负责了。

    作为副院长,我有责任制止你这样不合原则的行动,我还是坚持应该让我们医院最优秀的心脏科主任朴医生来进行这次重要的手术。

    毕竟他可是海外留学回来的精英分子,曾经在美国著名心脏科医生约翰逊医生手下学习过,并且有丰富的临场经验,我认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是不是啊,朴医生?”

    这个副院长说的义正词严、冠冕堂皇,不过最后却指了指他身后的一位医生看似疑问,实则带着命令口气地反问道。

    这个副院长谁啊?一副笑面虎官僚主义的做派,在治病救人的关头,还要讲究出身派系,反正金在天的第一感觉就是不喜欢这个家伙。

    而被那个副院长指名的那个朴医生也是从副院长的身后站了出来,一副颇有自信地说道:

    “副院长说的没错,我对这台手术有相当的信心,另外我也同意副院长的观点,怎么可以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外人来我们医院进行这样重要的手术,我作为心脏科主任,坚决不同意。”

    PS:今天早上起床看文章最后一章的榜单,瞬间震惊了,没想到无耻的每天勤奋给自己投我竟然被挤出本书的推荐票榜单了,哈哈!!!感谢“迪奥玛斯”书友新投的7票哦!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