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韩娱金在天 > 第三章 去乡下的路上
    “哈哈!!!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

    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遗迹自同,勿约而幽明斯契,稽其言有微,验之事不忒,诚可谓至道之宗,奉生之始矣。

    人生真是奇妙,欲求不得,竟然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吾道不难尔!唯自然尔!随心所欲,可得道尔!得乎?不得乎?为我意也!哈哈!!!”

    金在天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豁然开朗,心随意动,口中竟然念出一段记忆里神秘中国以前流传的古语。

    那难懂的中国话,听得一旁的刘仁娜一愣一愣的,而前面开车的郝帅虽然听不懂,但是听着就高深莫测,听不懂完全不妨碍他内心的敬佩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汉江发大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时感慨,不要在意,哈哈!!!郝帅,我们到哪里了?”金在天收回气势,又变回了原来柔和的样子,只不过温和中多了一些随性洒脱。

    “在天哥,过了这个镇子就到我们的目的地了,不过在天哥,你参加个节目,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真是太辛苦了!真是太有敬业精神了!太值得我们学习了!”

    作为司机,郝帅还是很负责任的,将要到的地方提前了解的很透彻,只是,这后面又习惯性的马屁连上了。

    “这是附近唯一的镇子吗?”金在天已经不在意这货的马屁连天了,进一步询问。

    “是的,在天哥,根据我的调查,这附近就只有这么一个镇子,也亏你们节目组能够找到这么偏僻的乡下来拍摄了。”

    “哦,耗子,交给你个任务。”金在天对于郝帅的抱怨不置可否。

    “在天哥,啥任务啊?不论是啥任务,无论是上刀山下油锅,水里来火里去,俺耗子都是没有一句话。

    哥叫我向东,我就向东,哥叫我向西,我就向西,哥叫我偷鸡,绝对不撵狗,一句话,哥让我干啥就干啥!”

    听了金在天有任务要安排给他,原本还在抱怨的郝帅一下子坐直身子,脸上显现出神圣的表情,但是嘴里这说的话……

    靠!一大段溜须拍马的语句,压根不重样的,而且说的一本正经、大义凛然、义无反顾,这也算是人才了。

    看的一旁的刘仁娜是大开眼界了,见过无耻溜须拍马的,没加过这么无耻溜须拍马的!

    “等会儿把我送到地方,你回来这个镇上包几个旅店饭店,这两天就不要营业了,稍后替我安排好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还有那些艺人的经纪人们这两天的吃住。”

    金在天却不在意郝帅的习性,这也是小人物生存的智慧了,知道过去郝帅曾经困苦生活的金在天,也没有对郝帅有什么鄙夷的神情,只是将他要交代的话说了一遍。

    郝帅也是精明的人,他也是清楚地看到后座上刘仁娜和金在天完全不同的神情。

    刘仁娜虽然尽力掩饰,可是面对小人做派的郝帅,总有些不自然,但金在天却完全一副平和的模样。

    果然是大人物,气度就是不一样,郝帅在心里想着,嘴里却没有闲着。

    “好咧!在天哥,都交给我吧!我办事,你放心!这点小事,我绝对能够圆满的完成的。”

    “好,另外记得和那些员工们打好关系,以后会有打交道的机会,你和仁娜也不需要给我省钱,记得找好一点的旅店,晚上仁娜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在天哥,放心吧!仁娜姐的安全就交给我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仁娜姐少跟头发的!”郝帅马上打包票作保证。

    “社长大人,那你呢?晚上你要去住哪里?”刘仁娜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听在石哥说,这次到乡下是要进行展现艺人们原生态的搞笑节目,估计晚上是要住乡下房子。”

    “那不是很简陋,而且几个嘉宾挤在一起睡吗?”刘仁娜这下更担心了。

    “哈哈!!!不用担心,我又不是细皮嫩肉的小姑娘,睡乡下挤一挤完全没有什么问题,再说孝利姐、在石哥他们也是这样的,我作为年轻人就更没的说了。”

    “啊!李孝利,国民性感女神李孝利啊!在天哥,不是吧!这都挤在一起睡?能不能问问,可不可以加个位置啊?这么好的事,别说睡乡下了,就是露天睡倒贴钱我都干啊!”

    前面开车的郝帅又听到不得了的事了,一下子又来劲了。

    “滚蛋,想哪里去了,估计就一个房子的地板床铺罢了,再说孝利姐那么彪悍,你敢碰?整个韩国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会把你沉到汉江里去。”

    “丝!……那倒也是,估计会死无全尸的!”

    郝帅想想碰了女神的后果,果断将刚才美好的幻想扼杀在脑海里了。

    “社长大人啊,能和李孝利前辈还有朴艺珍前辈睡一个屋,是不是感觉很幸福啊?”

    说道这个话题上,刘仁娜也不担心金在天住乡下的问题了,反而也是歪着头八卦起来了。

    “没感觉,我倒怕孝利姐那么霸气的,说不定睡相也不会好,万一半夜做噩梦把我K一顿就不好了,我还是祈祷安排的时候别把我们放到邻铺比较好。”

    金在天的回答完全出乎了刘仁娜的意料之外,不过想想金在天一贯情商不足的性格,刘仁娜也释怀了。

    她倒是想到了万一李孝利睡相不好,半夜直接把手或者脚压在金在天的身上的时候会是多么有趣的事情了,估计那个时候,金在天就完全进退两难了,是动不好,不动也不好,肯定是睡不好了。

    想到这些,刘仁娜不禁感到很有趣,捂着嘴偷偷地笑。

    这模样,看的金在天一愣一愣的,怎么刚才还好好的,现在突然笑起来了,这是闹哪样呢?女人果然是搞不懂的生物,完全不能够用逻辑来解释。

    就在金在天一头糊涂的时候,窗外早就已经亮了,太阳悄悄地爬出了山头,汽车行驶在乡间道路上,两旁是绿油油的农作物,时不时还有几声动物声传来。

    与城里完全不同的宁静与安详,自然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外面已有早起的农民带着农具,踏着刚亮的鱼肚白出去农作了。

    没有喧嚣,没有嘈杂,没有城市的繁芜,在一片恬静中,金在天一行人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家族诞生》第一期的乡村拍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