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六十六章 交手
    方玲见琉璃与赫斯提娅围在皇甫殇周围,不甘人后,也走了上去。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但是眼前这二人都是与皇甫殇有过肌肤之亲的红颜知己,她突兀的站在旁边良久,也不见得能够插上一句话。暗自心酸许久,她终于鼓起了几分勇气,颤巍巍的娇声道:“皇甫大哥……我……”只是话到嘴边,又羞于启齿了。但那娇羞的模样,已经将她对皇甫殇的情谊写在了脸上。

    琉璃柳眉一竖,狐疑的看向皇甫殇。赫斯提娅却是“咯咯”一笑,一阵的幸灾乐祸。

    皇甫殇听了方玲的声音,脸色急变,暗道:“这个丫头怎么追上来了,难道是方腊的什么手段?只是听这语气,怎么有些不对劲呢?”

    饶是他人老成精,也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丫头。这种表情,他哪里看不出小姑娘的情谊,顿时一阵头大。赫斯提娅倒也罢了,他私心里就是极为欣赏,有了这段露水情缘倒也顺水推舟,让他得偿所愿。但眼前这个丫头片子,他可是一直都不感冒。何况他更是先入为主的将方玲的出现与方腊联系到一起,防备还来不及呢,哪敢真的招惹。

    方玲扭扭捏捏了半天,见他故意装傻,就知道这事情是自己一厢情愿了。失落的看了看琉璃两人,不由羡慕地说道:“琉璃姐姐和这位姐姐的运气真好,能够得到皇甫大哥的关心……”说罢,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琉璃隐隐发现了赫斯提娅看向皇甫殇的眼神有些不正常,这时听到方玲将自己与她一起提及,心中更是怀疑,忍不住看向了赫斯提娅。

    赫斯提娅心中尴尬,面上却是大大方方的冲她笑了笑。

    皇甫殇见她哪壶不提提哪壶,忙叹道:“方姑娘,你心地善良,又是方教主的掌上明珠,喜欢你的人可以排到城门边上,又何必如此执着。。”

    方玲听他提起方腊,心中更是委屈,想到:“爹爹这么久了也不来找我,肯定是怨我不告而别,不要我了!”她性子里面颇有些坚韧,绝望到底,反而不在羞怯,心想:“反正你已经有了两位姐姐相陪,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但无论如何,我也要让你永远记得我!”

    当下,她又倔强的擦干眼中的泪水,鼓起最后的勇气,撞进皇甫殇怀中,含情脉脉地道:“皇甫大哥,我不图你什么,只想一辈子都跟着你……”说着,踮起脚吻了过去。

    皇甫殇被她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正想推开她,却发现她已经昏了过去。

    张了张嘴,求救似得看向琉璃,道:“璃儿,你看她……”

    “哼!”琉璃瞪了他一眼,终是心善,从他手中接过了方玲,一番查看后,不由酸溜溜道:“这小姑娘对你用情可是深了,恐怕是整整一天都没怎么吃过东西,这才给饿晕了!”

    皇甫殇心中一涩,不知是喜是忧。苦笑着摇了摇头,避开两女饱含深意的目光,看向了慕容复几人。

    公冶乾、包不同和风波恶见他瞧来,都是一脸戒备,将邓百川与慕容复护在身后。

    邓百川江湖经验丰富,虽是腿骨断裂,但却不慌不忙。将与皇甫殇交手的发现说完,便在腿伤处点了几下,服下一味药丸,盘膝坐在地,闭目养神起来。

    此时,慕容复正在邓百川身后,潜运内力,疏解着他的痛楚。

    皇甫殇心道,“老子正要找你的晦气,你就自己送上了门,也不知道是说你幸运呢,还是倒霉呢!”

    原来,他最初的打算可是要到燕子坞打闹一番的,这时慕容复自己送上门来,却是让燕子坞避过了一劫。

    琉璃从天机居士那里听到过“姑苏慕容”的名头,知道他的武艺精湛,但却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个俊雅清贵的公子哥儿。

    似乎察觉到皇甫殇射来的目光,慕容复站了起来,向他举手招呼,说道:“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不知皇甫少侠的剑法是否更上一层楼了!”

    皇甫殇笑道:“那是与慕容公子有缘了。”

    “来吧,皇甫殇,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周公剑法炼到第几式了!”他口口声声想要见识皇甫殇的剑法,其实确是想要看看他背后黑布当中背着的剑囊当中有没有自家的护国神剑。

    “若然这是你的遗愿,我成全你。”皇甫殇气定神闲道。他早就忘了护国神剑这档子事了,若是让慕容复知道那剑几年前就成了两把烧火棍,怕是不用开打,便给生生气死了。

    皇甫殇数次激战,已经有了几分高手气势。这声音当中,透着一股自信的霸气,在响起的一瞬间,他神海的意念瞬间涌出,附着在声音当中,听着慕容复耳中,宛如惊雷。

    声音刺耳,骇的慕容复一脸苍白,但他身经百战,很快便回到了最佳状态。

    皇甫殇自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引动的意念居然有如此威力,奇怪的看了慕容复一眼,心道:“莫非这家伙有什么隐疾不成?”

    慕容复知道这小子又掌握了一门音波功法,心中忌惮。知道眼前之人与当年那个任凭自己拿捏的小子有着天壤之别,不敢留手。当下身下闪动,抢先出手,拔出随身宝剑,猛招迎头劈下。

    皇甫殇却是视若无睹,处之泰然,背后的青鸾剑暂未取下,仅吐出二字:“可惜。”

    果然,剑锋临体,慕容复便惊骇的发现,皇甫殇身形突然一动,右手顺着他这一剑之势,向前一带,手掌掠过剑锋,五指合拢向他握着剑柄的右手抓去。

    慕容复当年见识了皇甫殇的周公剑法之后,回去查阅典籍,对那几招可是凝思已久,自信已想出了破解之法。可皇甫殇这一招却是大出他意料之外,让他本来筹划好的对策尽数落空,须得另想高招。

    慌乱之间,慕容复本能的将手松开。

    皇甫殇刚一夺剑,左掌便猛地击向慕容复胸口。

    电光之间,慕容复根本无暇多想,忙提起内力举掌相迎,两掌相交,砰然作响,猎猎劲风自两掌向后传开,一时间破庙里面扬起满天尘埃。

    慕容复与皇甫殇两掌刚贴在一起,便觉一股极为罕见的浑厚内家真力传了过来,心中一惊,忙撒开手来,尚在未站稳,嘴角就溢出一口血来。

    在场的众人一看,就知他和皇甫殇刚才拼比真力上输了一招。

    也亏他反应极快,又身怀“斗转星移”这等转移攻击的巧劲,这才没有被皇甫殇的内力震死。

    慕容复脸色难看,心有不甘,将喉咙的血液吞下,再次猛然出手,抓向了皇甫殇的肩膀。掌力浑厚,招式狠辣,显然存了置人于死地的意思!

    皇甫殇脚下一窜,避开这一杀招。

    慕容复脸色一变,不想这小子的轻功也是了得,心中妒意更甚,再度出手,一掌对着皇甫殇的胸前拍来。

    皇甫殇见了,同样一掌拍出,很快,他便感觉掌力一转,居然被生生的转移了回来。而此时,慕容复的掌力也跟了过来,皇甫殇吃了一惊,忙将乾坤大挪移心法运转极致,将这两掌劲力渐渐积蓄,突然间大喝一声,反震出去。

    一时间,风啸突起,这掌力便如湖堤崩决,急冲而出。

    这两掌多次蓄力,此时合二为一,便是皇甫殇也没信心轻易接下,慕容复若是受实了,势须立时被震碎浑身筋骨,成为一团血肉模糊。

    慕容复反应极快,自知无法以“斗转星移”之术反拨回去伤害对方,是以连使出五次“斗转星移”,堪堪将这掌力偏向一边,躲开了一劫。

    “砰!”的一声巨响,乱石横飞。

    这一掌威力无俦的掌力,尽数打在破庙当中的一堆乱石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