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六十二章 离开
    皇甫殇对摩尼教的这门功法可是仰慕已久,重新盘坐好了,便依照心法诀要,默运起真元。

    真定境界,已经开始感悟天地。这“乾坤大挪移”只是运劲用力的一项巧妙的法门罢了,皇甫殇很快便悟通了其中的道理。

    随着气海不断的沟通天地元气,源源不息的浑厚真力之下,前四层一次就修炼成了。

    赫斯提娅正被皇甫殇沟通天地元气的声势所惊,便看到他的脸上开始忽青忽红起来,心中骇然,这才知道,这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皇甫殇已经将“乾坤大挪移”修至了与自己同等的境界。

    这“乾坤大挪移”从第五层开始,便会在体内形成一阴一阳的乾坤二气,但皇甫殇的玄武真气本身就是阴阳相济,此时修炼起来也是水到渠成。须臾之间,已经将前六层尽数修成。

    但那最后一层,其实只是创造这门功法那人弥留之际的异想天开,中外历史上从未有人真的修成。

    盏茶时光,皇甫殇仍旧没能参悟。此时他已经按照第七层的心法磕磕绊绊的修炼了一阵子,体内的真气已经开始迂曲回转,让他觉得说不出的难受。

    虽不甘心,但他还是强行停止修炼。运转起玄武真定功来,企图让乱窜的乾坤劲力停止下来。

    岂料那玄武真定功虽然玄妙非常,但与乾坤大挪移的运气法门沮然有别,这一下更是真气错乱,差点没将经脉崩绝。

    赫斯提娅见他身子抖颤,额上豆大的汗珠布满天庭,忙伏在皇甫殇身前,为他拭去额上汗珠。到了后来,更是泣道:“别练了,别练了……”

    皇甫殇暗暗庆幸,知道自己所修若是寻常内功,恐怕真要凄惨不已。但玄武真定功乃是道家养生法典,经脉一错,便自动封固脉道,免了经脉崩绝之劫。

    良久,皇甫殇终于平静了下来,睁开了眼睛。

    赫斯提娅见了,喜极而泣道:“总算光明神尊垂怜……”下面的话却说不下去了。

    皇甫殇见她如此为自己担心,不由的宽慰道:“这都是你志意赤诚,为夫当感佩终生。”

    赫斯提娅不明所以,心中却是对刚才祈祷过的各路神仙道了声谢。

    忽然,她又想起那蛊毒的后患未绝,不由脸色一红,迟疑片刻,吞吞吐吐的道:“若是你觉得蛊毒发作,也不必硬撑着,我……我没那么娇弱,禁受得起……”

    皇甫殇心中一荡,忽然瞥见她裙角的殷红斑迹,顿时歉疚良深,曝曝哺嘱想说什么,却殊难启齿,满脸涨的通红。

    赫斯提娅上前轻轻轻吻他一下,笑道:“你什么都别说,这是我自愿的……”

    皇甫殇伸手抚弄着她羊脂白玉的玉体,恨不能立时为她闯刀山,赴火海,才能报答她的深情。但一想到破庙孤身的琉璃,他便冷静了下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皇甫殇心虚,站了起来。

    “你有什么急事吗?”赫斯提娅奇怪道。

    “我……”皇甫殇知道琉璃的事情隐瞒不了多久,咬了咬牙,还是在此时说了出来。

    赫斯提娅听过之后,沉默良久,脸色有些难看。

    皇甫殇此刻心乱如麻。琉璃乃是他的结发妻子,相濡以沫这些年来,早就成了彼此唯一的依靠。此时她一个人留在破庙,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若是不按时赶到,遇上歹人,岂不令他抱憾终生。但他又刚刚与赫斯提娅有了肌肤之亲,正是郎情妾意。两女之间,他无所谓取舍,只是为难日后该如何安排。

    赫斯提娅到底是一派教主,虽然心中不快,但也没有让他太过为难,起身道:“走吧!”声音冷厉,却是不复此前的温情。

    皇甫殇心中苦笑,齐人之福果然不是好享受的。

    两人一路无话,各自心中都横有一道阴影。

    ……

    却说方腊等人急匆匆的赶到龙月这边,却被告知人已经掉入海浪里面了,一时气急败坏,喷了一口血出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也不过如此了,方腊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居然落了个这样的下场,大受打击之下,身形居然有些佝偻。

    一直到距离龙月几人掉入海潮已经过了个把时辰,方腊等人还在岸上渡着步子,各自的心中却是越来越沉。

    “还没有龙月的消息吗?”方腊再次问道,周围众人都是一脸凄然,没有回答。

    “教……教主,发现龙旗主了!”忽然,一个洪水旗的小厮跑了过来。

    方腊等人脸色一喜,继而又是一呆。

    只见几个水手已经抬着龙月的尸体走了过来。

    夜色冥冥,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将众人压得缓不过气来。

    “将龙旗主厚葬了吧!”方腊终于无奈的说道,“龙月家还有什么人活着,吩咐下去,一定要照看好了……”

    王寅沉声道:“只有一个弟弟,还不是亲的……”

    众人唏嘘不已,都替龙月觉得可怜。

    “那也要好好善待!嗯,龙月的弟弟叫什么,我们正好路过港口,过去见见吧……”方腊心中黯然道。

    “没名字,龙月一直都叫他‘孤儿’来着……”

    不一会儿,众人便来到了龙月的住处。

    这叫“孤儿”的孩子不过八九岁的样子,此时正在大院的门槛上坐着,等着龙月回来。骤然间见了龙月的尸体,呆在那里,咬着牙,就是不让眼中的泪水落下。

    方腊暗叹此子坚韧,心中百感交集,猛然意识到这孩子可能从今而后真的就要成为孤儿了,沉思片刻,道:“你姐姐被贼人害死,你若是要替她报仇,可以拜我为师!”

    众人听了,都是心生羡慕。

    哪料孤儿迟疑片刻突然问道:“你可有那贼人厉害?”

    方腊一时尴尬非常,大庭广众之下,他实在不敢大放厥词说自己比那人厉害。

    王寅看出了方腊的尴尬,柔声道:“孩子,没有人教你功夫,你又如何找那贼人报仇呢?

    “姐姐曾经说过,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功夫,都是由那些绝顶聪明的人创出来的,既然学了你功夫也不见得能够胜过那贼人,我就自己创一套出来!”孤儿忽然认真道。

    众人听了,都是大笑不已,但孤儿却是不为所动。

    方腊当他是童言无忌,大方的哈哈一笑,道:“好,有志气!”

    说完,他又吩咐洪水旗的弟兄们帮忙操办好丧事,这才往明兴园赶回去。上官云信的话让他如坐针毡,不得不小心行事。这一夜摩尼教暴露了太多的实力,他要尽快安排妥当,免得引起朝廷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