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六十一章 祝融神功
    不知过了多久,皇甫殇终于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这一番修炼,不仅是玄武真气失而复得,而且功力还精进了些许。此时他浑身真气鼓动,激荡之下,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啸。

    这一声响,却是把尚在昏昏沉沉中的赫斯提娅惊醒了过来。

    她悠悠睁开朦胧秀目,发觉自己竟然一丝不挂,顿觉骨软筋疲,羞叫一声,面红过耳,心如鹿撞,急切中扯过旁边散乱一地的襦裙掩住娇躯。想起方才的一场狂风暴雨,馀悸犹存。

    皇甫殇只是向赫斯提娅望了一眼,便看到了她破败的衣服下面遮挡的身体,将她的雪白的肌肤看了个分明:丰媚入骨,清香遍体,绝色风韵,惹人心动。

    猛然之间,心口蛊虫一阵蠕动,一般热力突然闯进了他的丹田,整个胸腔顿时被燃烧了起来。

    皇甫殇脸色涨红,脑袋轰的一响,不由自主地就要扑将过去。

    赫斯提娅顿时神色大惊,娇呼一声,想要立刻逃开,但不知因为甚么,她又坐在哪里没有动弹了。

    皇甫殇听到她的呼叫,心中猛地一惊,清醒了过来,愣在那里。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再一想那股莫名其妙的热力的来源,已然知道是那蛊毒在影响着自己。

    心下凛然,这才知道那“三世噬心蛊”的厉害。皇甫殇眼神飘忽,死死的盯住了神英手中的那张羊皮古卷。

    赫斯提娅本来已经绝望,但一想到自己已经失身于他,就泄了气似得没了主意。

    但她等了半天也不见皇甫殇扑来,又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奇怪之下,忍不住抬头看去。见皇甫殇正死死的盯着身边那老者手里的古卷,就望了过去。她的汉语虽然说得不是很好,但字却识的挺多,这羊皮古卷密密麻麻的刻画了许多古怪的线路与小字,她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当头的那四个大字却是看的分明:祝融神功!

    两人一时被这密卷吸引,反倒是忘了此前的旖旎、尴尬。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皇甫殇察觉之后,见她一脸好奇,就将身中蛊毒的事情讲了出来。

    赫斯提娅听后芳心莫名的一颤,忍不住就要起身替他查看。但她刚刚站起,便“哎呦”一声,花容失色,身子一晃,跌向地上。

    皇甫殇顺手将她扶好,两人四目相对,一种异样的温馨弥漫心底。

    赫斯提娅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她身为拜火教的圣女、教皇,对****之事向来是讳莫如深,丝毫不敢碰及,但她到底也是个正常的人,少女怀春岂能没有过。皇甫殇年纪轻轻、相貌堂堂,实力更是非凡,又岂能让她无动于衷。

    皇甫殇软玉满怀,心中不由一荡。但那蛊毒的隐患未除,他也不敢继续放纵。这时见了赫斯提娅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心底更是一软,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香唇,安抚起来。

    赫斯提娅柳眉渐渐舒展,一时神迷心醉。

    皇甫殇却是浅尝辄止,将她揽在怀中,伸手将那羊皮古卷取了过来。

    赫斯提娅轻轻睁开了眼睛,见他沉浸在古卷当中,不觉一阵失望。怔怔的看着眼前之人,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皇甫殇神识扫过古卷,须臾之间,已经将卷中大意映入脑海。

    回头一看,见赫斯提娅一脸的意犹未尽,不觉的好笑起来。

    赫斯提娅娇哼一声,低下了头。

    “终究,这是自己的女人。”皇甫殇似乎放下了什么担子,微微笑道:“我们汉人有句话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既然已经是我的人了,便不要再想什么教派的复兴大业了,知道吗?”

    “谁是你的人了……”赫斯提娅羞涩之极,皇甫殇的话虽然有些霸道,但只是一句“你是我的人了!”就让她心中踏实了起来,暗自欢喜。

    皇甫殇哈哈一笑,一阵甜言蜜语、山盟海誓。

    片刻之后,皇甫殇又温柔的替她穿好衣服,安慰一番,这才开始回想起刚才看过的羊皮古卷。

    “祝融神功”上面的确有收服“三世噬心蛊”的法门。但这神功修炼之时,尚需一味秘药辅助方可修炼,那就必须要去苗疆的祝融神殿一遭。神英老谋深算,早就将这些算计好了,若非如此,他又何必口口声声说让皇甫殇将来去五仙教照看神璇玑。

    皇甫殇对这诡异的神功倒也不甚在意,但让他为难的是,秘卷中记载的收服蛊虫的过程,实际上便是修炼“祝融神功”的过程。

    这“祝融神功”集五仙教大成,以毒炼体,成就火神之躯;以蛊为器,提炼绝世火毒。这一过程,需要不断的用“三世噬心蛊”的火毒淬炼体魄。同一时间,这蛊虫也会不断的吸食宿主的精血成长。等三大火毒淬体大成,那蛊虫也生长到了极致,与宿主的心脏合二为一。这蛊虫所有作为,只凭着一种本能,根本没什么心智,融入心脏之后便等于成了宿主身体的一部分了,自然算是收服了蛊虫。

    五仙教的这门功法三百多年来都无人练成,其中凶险可见一斑。

    赫斯提娅见他眉头紧皱,便知道这蛊毒一时半会儿解不了了,温声道:“若是你能够练成乾坤大挪移第七层心法,便能逆行锁脉,将蛊虫封死……”

    皇甫殇眼睛一亮,但赫斯提娅却戛然而止。皇甫殇也不在意,随意道:“想必是你教中秘法,不便外传,你也不必费心,等离开这里,或许就有了办法。”却是他想起了琉璃爷爷的出身,祈望能从琉璃那里得到一些办法。

    赫斯提娅急道:“不是,不是的,教中确实有这种祖训,可我现在只要你能好,就是要我的命也行,还管它祖训不祖训,我只是怕你练得更坏了,那可如何是好?”说着,她的眼泪就涌泉而出。

    皇甫殇大受感动,忽然发现她乌丝拖背,春痕半露,雪肌掩映,曲线玲珑,满脸珠泪反增抚媚,不禁看得痴了。

    赫斯提娅见他不说话,又抬起了头,发现他两眼发直,不羞反恼,恨道:“什么当口了,还有这份坏心思,以后总有你看够的时候。”两人刚才一番山盟海誓后,她已自认此身非他莫属。

    她出身异族,本性豪迈,不是那种佯羞诈傀之辈,见皇甫殇如此为自己神魂颠倒,虽然娇嗔连连,但暗地里却是颇感欣然。

    皇甫殇笑道:“一辈子也看不够。”

    赫斯提娅气道:“那就看两辈子。”说着,她又破涕为笑道,将波斯的乾坤大挪移心法与他细细道出,说完,又叮嘱道:“你看看这心法到底该不该练,我只怕你练了反而不好,岂不更害惨了你。”尾音中又带了哭声。

    皇甫殇对她的拳拳盛意感佩殊深,叹道:“练,纵然练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赫斯提娅怕他练出了差错,便欲重念一遍,皇甫殇却是将她先前的话原原本本的背了出来,滔滔三千余字,无一错漏。

    赫斯提娅心下佩服,奇道:“不想你记性这么好,快些依法修习吧,我在一边为你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