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六十章 火毒
    突然,一声嘤咛传来。

    皇甫殇定睛看去,见是赫斯提娅幽幽转醒,不由大喜过望,呜呜的发出一阵声响。

    “嗯……”

    赫斯提娅闻声抬起头来,看到是他,眼神一阵躲闪,并未回应。

    皇甫殇虽然觉得赫斯提娅的表现有些怪异,但也没有多想,只希望能够将穴解掉,尽快回到破庙,又拼命的发出几声声响。

    赫斯提娅显然是在强忍着什么,但皇甫殇呜呜的叫个不停,令她前功尽弃。再次抬起雾蒙蒙的双眼,叹了一口气,红唇轻启,带着丝丝颤音呢喃道:“你还好吧……”

    皇甫殇白了她一眼,又呜呜的叫了几声。

    赫斯提娅这才发现他是被人点了穴,再看身边死去的那个老者,一阵了悟。慢慢爬将起来,走近了他。

    皇甫殇心中大定,只想着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赫斯提娅在他身上几处要窍轻点了几下,却毫无反应。她此时功力全无,如何能够破解神英的封穴之法。此时闻着男子的气息,赫斯提娅双眼又开始变得迷离起来。双手已经开始变成一通乱摸。

    皇甫殇正在奇怪这是什么解穴手法,便见赫斯提娅转到了眼前,身躯前倾,香舌倾吐,缓缓的凑到了他的面前,呢喃道:“好热!”

    四目相对!一股粉色的气息扑鼻而来,皇甫殇这才察觉不妙。

    但很快,赫斯提娅已经低头将朱唇吻上了他的嘴唇,香舌钻入了其中。

    皇甫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没了声响,心中却是把神英那老不修骂了个遍。

    神英第一眼见到赫斯提娅,便已察觉她身中春-药,只是他先入为主的将下毒之人误会成了皇甫殇。方腊给赫斯提娅下的毒本来很快就能起效,但她先是被上官云信劫持,后来更是数次被海水吞没昏迷不醒,体内的药力受了外界刺激,一压再压。这药效虽然没能发挥出来,但效力可是积蓄良久。这时发作起来,饶是赫斯提娅意志坚韧,也开始变得混混沌沌,只留下一丝本能罢了。

    神英死前也不忘将她拖入洞中,自然有他的打算。

    那“三世噬心蛊”既称“三世”,乃是因为它可以发挥出三种不同的火毒:欲望之火、自然之火、元气之火。欲望之火迷失心智、自然之火焚化肉身、元气之火吞噬真气。这三大火毒,才是修成“祝融神功”的关键所在。此前皇甫殇功力尽失,便是那元气之火的功效。

    神英当年被蛊毒反噬,误杀教中弟兄之后曾在中原奸杀掳掠过一阵子,后来惊动了朝廷,被一路追杀,这才在绝望之下才跳入海中。只是他命不该绝,被卷入了这洞穴之后,大彻大悟,这才决定终生避世于此。

    他既知道这蛊虫的凶险,又岂能不为自己这便宜弟子另作打算。若是蛊毒发作,有赫斯提娅任其施为,也少过了皇甫殇迷失心智一劫。

    方腊这一夜可是枉作嫁衣,将赫斯提娅打扮的极为明艳。

    衣缀明珠,绢裙轻薄,皇甫殇闻着怀中娇躯散发出来的浓郁芳香,小腹不觉升起一股热流。

    赫斯提娅的年纪绝不超过二十五岁,正是女人的黄金岁月。她的脸形极美,丰姿娇慵,比之琉璃又是另一种绝不逊色的妩媚美艳。

    皇甫殇此时其实早已食指大动,但前途未卜,他实在不敢久留在此。

    咬了咬舌尖,才将那股旖念压下,赫斯提娅湿润的小舌,忽然莫名其妙的钻到了他的舌上。随着两条舌头突兀交缠,皇甫殇的身子骤然的僵硬了起来,快感不断的侵蚀着他的心灵,恨不得伸手将怀中的女人融进身体一般。

    就在这时,心脏附近潜伏着的“三世噬心蛊”突然动了起来。一股欲望之火在心底燃起,皇甫殇双目瞬间变得通红,得自神英的灰色真气开始快速的转动起来。元气之火见了,自然不会无视,只是刚刚燃起,融入皇甫殇胸口的蟹黄珠就开始发出一阵荧光,元气之火顿时熄灭。

    迷糊之间,两人已经倒在了地上,赫斯提娅早就没了理智,一只手掌不断的在他身上微微游动,热吻更是雨点般洒到他的脸、耳朵和脖颈,撤掉了所有矜持与防御,呻吟娇喘,不能自己。

    皇甫殇身上的衣服更是被赫斯提娅撕开扔在了一旁,他开辟神海之后,修神已久,虽然是在迷乱之中,但灵台尚有一丝清明,面对这种情形,当真是欲哭无泪。

    神魂颠倒中,两人终于突破了最后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皇甫殇忽然发现自己可以动弹了。来不及多想,赫斯提娅的香唇又吻了上来。皇甫殇明心见性之后已经没了枷锁掣肘,也不纠结这旖旎风月,大怒之下终于主动出手。

    一时间,赫斯提娅娇躯款摆,浑身轻颤,呼吸愈来愈急速,香舌的反应不断加剧。

    就在这时,皇甫殇忽然惊讶的发现,有一股奇异的真气不断的自赫斯提娅丹田之处散开,流向她的周身,气息之浑厚,乃是他从未所见,甚至有不少流转到了自己体内。

    真气出现,赫斯提娅的实力也在不断的恢复着,随着药效的挥发和实力的恢复,她的神智终于慢慢的清醒过来,但眼前这种状态实在让她羞臊之极,只能假装没有醒来,继续任凭皇甫殇作坏。

    这种结局虽然没有想过,但委身于他实在比落入方腊手中更容易让人接受,何况此前皇甫殇的表现可是让她感动不已,隐隐有些芳心暗许。这般胡思乱想着,她又很快发现了丹田的异样,只见那传功舍利不知何时开始快速的融化起来。但奇诡的是,这般浑厚的元气却丝毫不见让她的修为突飞猛涨,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不断的吞噬着它。

    原来,“三世噬心蛊”的元气之火虽然奈何不得皇甫殇,但对眼前的赫斯提娅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情。随着两人阴阳交泰,方腊留下的封元之法也无意被破坏开来。元气之火闻风而动,开始打起赫斯提娅的主意。

    若非她体内有传功舍利这等异物,一身内力恐怕早就被这元气之火吞噬掉了,此时能够保持原来的实力,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皇甫殇自然不会知道这些变化,此时他已经渡过了欲望之火的劫难,心神之力像是得到了洗涤,变得更加强大坚韧。

    从赫斯提娅身上离开之后,他便惊喜的发现,体内消失的玄武真气也在慢慢恢复着。

    神英的内力虽然深厚,但质量上又如何比得了皇甫殇的先天真气。那玄武真定功也是霸道,直接就将神英的真气排挤了出去。

    元气之火刚刚将传功舍利之中的真元吞噬,这时见了,自然是闻风而来。皇甫殇弃之若履的真气,却是它的大补。

    “三世噬心蛊”吸收了这么多的真气,已是极限。这蛊虫以宿主精血为生,火毒不过是它的副产品罢了,若是宿主没有需要,它也不会去费力不讨好的忙活。

    皇甫殇尚未修炼“祝融神功”,自然不会消耗蛊虫的火毒。

    蛊虫见他没有吸收火毒,乐的清闲,守在他的心房,妥妥的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