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九章 老教主神英
    皇甫殇征了一下,追问道:“那晚辈的功力是否可以恢复?”

    “难啊,难!”老者说着,缓缓伸出枯瘦的手来,笑道:“小兄弟!请你靠近老夫一点……”

    皇甫殇见他笑容诡异,又看他干枯的手腕上面伤痕累累,深可见骨,不觉犹豫了一下。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怎么,怕老夫吃了你不成?”老人似笑非笑道。

    皇甫殇心想,“若是他要对自己不利,刚才就已经出手了,何必用等到此时。”当下讪笑一声,才徐步走到老者跟前。

    老者将手搭在他脉门,片刻之后,眸中露出一道精光,一脸异色道:“没想到你禀赋奇佳,还是个难得一见的练武人材……”

    皇甫殇洗精伐髓,身体素质自然了得,谦虚一笑,紧张道:“那晚辈的功力……”

    老者这回没有理会他的追问,自言自语道:“算起来,老夫被教中圣物‘三世噬心蛊’反噬已经快十年了,虽然以身饲蛊得以保命,但此后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毒气,人不人鬼不鬼,害死教中无数高手……”说着,他轻叹了一口气,沉浸在往日的回忆当中,良久,才道:“老夫自知罪孽深重,当年禁闭在这海底岩洞之中后,已不敢妄想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皇甫殇闻言心里一动,“这人功力深厚,绝对是天下少有,也不知道他口中的教派是什么来头。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他选择了避世。”奇道:“为什么?难道这世上就没什么让前辈挂念的吗?”

    “有,怎么能没有?人这一辈子总有一些事情舍不得、放不下,哈哈……”老者声音凄绝,又道:“老夫罪孽深重,所到之处皆是腥风血雨,留在这里,对谁都好,哈……哈,都好!”

    皇甫殇见他神情寂寞,虽不知道他口中的“罪孽”是什么,但此时此刻,在他眼里,此老也只是一个可怜人罢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哼,不用你来可怜老夫!”老者看出了他的心思,冷哼一声,“天不绝吾,将你送了过来……”

    皇甫殇咯噔一跳,暗叫不妙,顿觉周围数丈之内压力大增。

    躲闪不及,老者已经鬼魅般飘来,五指在他数处穴窍点了几下,浑身便再也动弹不得。

    “前辈……”不等他张口解释,老者又将他的哑穴点住。

    皇甫殇一张脸憋得通红,但此时他内力全无,连唯一的外援小玄武也沉睡在袖口不见丝毫动静,许是受了这蛊毒的影响。

    心急之间,忽听老者继续说道:“老夫与这蛊虫纠缠一生,虽然后来功力一涨再涨,但终究没能将其收服,生机已是孤夜残灯,随时都会熄灭。那漩涡在海潮退去之后,就会消失数日,到时候你原路折返即可回到地面。如今你已经融合了蟹黄珠的力量,这‘三世噬心蛊’一时半会也奈何不得你了,待老夫将毕生功力传与你,便可正真的将这蛊虫收复,从此再无后患……”

    皇甫殇心中一紧,“这老翁要将功力传给自己,岂不是要将玄武真定功废去才行?”

    忽然,他又想到,“此时自己内力尽失,岂不正是功力废去的迹象吗?”

    他这边患得患失,那老者已经将双手搭在了他的后背,开始传起功来。很快,一股灰色的奇异内力开始出现在他的体内,沿着一条莫名的路线循环起来。

    只听老者继续道:“哈哈,三百年来,圣物再次被人掌控,老夫也算是对得起历代祖师了!”

    皇甫殇正在奇怪,便觉得脖子上面一凉,须臾之间,一条三头怪虫爬了过来。吓得他两眼大睁,面色惨白。

    这虫子形如蚕蛹,体若纺棰,却是浑无蚕宝宝的可爱。三个头颅,俱是赤红一片,每个头颅顶端,都有一颗白色心状斑纹。面目狰狞,缩着身子爬向皇甫殇嘴角。

    皇甫殇面皮抽蓄,恶寒之极。骇然之间,便见那怪虫钻入了口中。

    “莫要惊慌,这‘三世噬心蛊’不知有多少人窥探,你小子可不要不知好歹!”老者察觉到皇甫殇气息紊乱,忙道。

    “这怪虫就是此人口中的三世噬心蛊?”皇甫殇没有丝毫欣喜,一想到这怪虫进了身体当中,便是恶心之极。但一时动弹不了,只能任凭这怪虫在体内作怪。虽然看不到体内的情形,但那蛊虫入体之后就如一道热流,开始流窜起来。一直来到他心口之处,才安稳了起来。皇甫殇心底大寒,不知道这虫子是如何逃过胃液,居然活到好端端的。

    老者见他稍稍镇定下来,这才继续传功。嘴上又道:“你且记得,将来到五仙教一趟,替老夫照看一下小女神璇玑!替老夫向教主兄弟道个歉,就说神英对不起他们!咳咳……”

    神英当年为了对付唐元,冒险收服教中圣物“三世噬心蛊”,企图练成“祝融神功”,不想为蛊虫反噬,浑身毒气散开,将五仙教数位高手的功力化去,丢了性命。愧疚自责之下,他不辞而别,一直到寻到这绝密所在,避世于此。

    这“三世噬心蛊”乃是教中历代传承的圣物,神英自然不会任其流落在外。刚好皇甫殇吸收了那只巨蟹的蟹黄珠,有了彻底收服蛊虫的可能,他便想着让皇甫殇作为自己的传人,振兴神教。人之将死,神英心中的挂念却是与日俱增,他心中明白,传功之后就是他毙命之时,便将这遗言一一道出。

    皇甫殇听到“神璇玑”三字之时就傻了眼,这才知道,原来这老者就是五仙教的前代教主。

    终于,老者的毕生功力已经全部传给了皇甫殇。此时他虽然身形萎顿,但两眼却是明亮至极,一脸的轻松。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撑着身子扶着墙壁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皇甫殇便看到神英拖着赫斯提娅走了进来。

    皇甫殇心中奇怪,不知道这老头有何打算。

    此时神英已是回光返照之时,这几步可是将他最后的一点力气都耗尽了,尚未来到皇甫殇跟前,人便瘫软在地上。

    见皇甫殇看了过来,神英神秘一笑。张嘴想要说上些什么,但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慢腾腾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羊皮古卷,堪堪朝皇甫殇扬了扬手,便再也没了呼吸。

    皇甫殇见他人已死去,虽然不忿,但也无可奈何。想到老头最后的遗言,更是一阵苦笑,琉璃的杀父仇人可是神璇玑啊,你叫他如何去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