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八章 三世噬心蛊
    这海蟹长了不知多久才有这般体型,那蟹黄自然鲜美异常,当真是让二者大饱了一番口福。到了最后,小玄武更是直接跳入其中,蚕食了起来。

    皇甫殇解了腹中饥渴,便开始着手疗伤。

    背后的箭矢被他真气一震便飞了出去,伸手在几处要穴上点了几下,将血流止住。盘坐好,玄武真定功运转起来,阴阳真元龙虎相济,开始修复起伤势来。

    这密道诡异之极,皇甫殇也不敢大意,虽然在运功,但心神一直都在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不多时,小玄武终于将其中的蟹黄吞掉,浑身一抖,将身上的污垢甩去,跳入了皇甫殇膝上,“吱吱”的叫了起来。

    皇甫殇睁开眼睛瞧去,见小玄武口中衔着一粒拇指头大小的黄色光珠,向自己示意拿好。

    “这是?”皇甫殇虽然疑惑,但还是将黄色宝珠拿到了手里。

    一股熟悉的味道隐隐传来,皇甫殇这才明白,感情这黄珠乃是巨蟹蟹黄之中结成的一枚蟹黄珠,只是不知道有何妙处。想着,他便将宝珠收了起来,寻思着以后问问琉璃是否知道此物的来历。

    小玄龟见他收起宝珠,得意的叫了两声,打着哈欠钻入了他的衣袖。

    “这小懒货!”皇甫殇笑骂一声,站了起来。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快离去的好。见赫斯提娅尚在昏迷,皇甫殇无奈之下,又将她扛在肩上,往前走去。

    居时风力渐增,皇甫殇暗自忖度,这坑道应该是离的地面的越来越近了。

    但越是前行,他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怎么密道通风越好,其中的空气反而越污浊呢?”这般想着,脚下却是不敢丝毫停滞。目前来看,想要出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又走了几丈远,空气中的腐朽漳气越发的厉害。

    皇甫殇只觉得脑中越来越成了混饨一片,胸中更是散漫无章,连一点思路也没有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皇甫殇屏气凝神,也没发现什么地方有问题。心底一阵烦,到了后来,更是连口中也觉得干渴难熬起来。

    “难道这空气有毒!”一个念头闪过,皇甫殇忙将赫斯提娅放在地上,掏出一枚解毒丸吞下,体内真气运转加快,企图抵挡压制这奇毒。只是几个周天之后,也不见半分改善。

    无奈之余,他又朝赫斯提娅看去,见她虽然昏迷不醒,但却是气息正常,面色红润。本该更是不堪,岂料这时反而没有丝毫大碍。

    皇甫殇心中一寒,一时奇怪不已。

    此时连四肢也开始变得僵硬麻痹起来,渐渐地,他整个人已经是焕然难当,昏然欲睡。

    皇甫殇竭力的倚靠在一处石壁之上,看着前面的赫斯提娅,又想起了破庙中的琉璃,自责之余,心底更是忽然一惊:自己为什么要来逞英雄呢?

    要知道,前世的他早就将一身棱角磨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是深深的刻入了他的骨子里面。不论他此前援救此女是出于何种莫名的心里,都与原来的本性相去甚远。

    “难道是这副身体的残念影响了自己的心性!”皇甫殇想着,背后生出了一身冷汗!重生之后,他一直都没有发现身上的异常,难道变化一直都在潜移默化的发生着吗?

    其实他哪里知道,此前他的修为进展太过神速,练武而不修心,难免深中“贪、嗔、痴”之毒,这才为原身的残念侵蚀,渐渐的迷失了本性。那残念受了这个时代的礼教洗礼,为人处世,自然是站在道德的居高点,慈悲仁善却又迂腐刻板。

    “难怪自己这段时间一直都觉得像是被用一道枷锁牵引,哪怕心中极不情愿,也得顾全大局牺牲私利,甚至于埋葬理想。”皇甫殇心中一凛,若有所悟。

    在这个处处是各种条条框框的时代,他本来就是离经叛道之辈。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江湖仇杀,本就身不由己。

    皇甫殇明心见性,终于再次坚定了习武的初衷: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江湖是美丽的,他应该是御剑凌霄,像风一样潇洒!在江湖里,他可以和爱侣双剑合璧,共奏一曲“笑傲江湖”;也可以凭着自己的绝顶聪明,练就绝世的武功;或者是开山收徒,成为受人景仰的宗师。

    皇甫殇思绪漂浮,眼皮越来越沉,身子缓缓蜷伏下去。

    恍惚之中,他看到了一个长发披肩的怪人走了过来,只是他根本来不及打量那人的长相,整个身子就被拉向了坑道深处。

    此时他昏昏沉沉,更本就没有说话的力气,只能任凭怪人将他拖着走,急乱之下,不觉已经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之时,皇甫殇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干草之上。

    想起昏倒之前看到的那个怪人,皇甫殇一个激灵,霍地坐了起来。

    果然,前方不远,一道炯人的眸光射来。

    皇甫殇一个寒颤,这才看清怪人的模样,太过苍老,根本看不出年纪;瘦骨嶙嶙,两眼幽幽,昏暗之中,便似两道鬼火。

    “还好是个人!”皇甫殇心中诽谤,恭声道:“小可皇甫殇,多谢老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再下的那位同伴……”

    那老者怪笑一声,调侃道:“那小女娃娃一时无碍,老夫将她留在了洞外……”见皇甫殇面露焦急,老者噗笑道:“放心,这洞中唯一的异兽已经被你给吃了,你那姘头自然无碍。啧啧,小兄弟艳福不浅,也是我辈中人……”

    眼前这怪人声音虽然沙哑,但却是中气十足,震人耳膜,显然一身内力已然登峰造极,这才能在这种绝地生存。

    “咳咳!”皇甫殇见这老怪人说话疯疯癫癫,没个正经,忍不住咳道。

    老者也不在意,奇道:“小兄弟是如何来的这里的呢?”

    皇甫殇将落入海潮之事原原本本地将了出来,好奇的问道:“不知晚辈刚才所中的毒是?”

    老者也不奇怪他的遭遇,缓缓道:“你此刻有什么感觉?”

    皇甫殇道:“小可只觉得身心均甚为舒畅……”话未说完,他便发觉了身上的异样,脸色一白,叫道:“我……我的内力怎么没了?”

    “当然没了,若非如此,你还能活到现在!”老者哈哈一笑道。见他神情戒备,冷哼一声,又道:“至于你刚才所中的毒,叫做‘噬元沼’,乃是老夫体内的‘三世噬心蛊’所产!”

    皇甫殇将这毒的名字牢牢记住,妄图离开此地之后找琉璃看看。

    老者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笑道:“不用多想,这毒根本就没有解药!你小子不要不知好歹,若非你怀中那枚蟹黄珠护着你的心肺,恐怕你已经变成一堆枯骨了!”说着,老者指了指洞穴角落的一堆白骨。

    皇甫殇这才发现洞中的阴森森的情景:无数的枯骨就落在前面的角落。看得出来,这密道就是在这里被人用巨石封了起来。

    老者又继续道:“要知道,这噬元沼专门蚕食武者的真气,至死方休。咯咯,当年那只小海蟹可是没少吞老夫的血,这才诞生出了一枚克制‘噬元沼’的蟹黄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