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七章 海底漩涡
    海风渐厉,夜色正深。

    与龙月同来的那二十多人都是水中好手,但慢了一步,被海潮截在了岸边。

    无奈之下,只能与随后而来的那百十来人一起为龙月压阵。

    皇甫殇左手扶着虚弱无比的赫斯提娅,右手却是拄剑于地,任凭血水沿着剑身流在地上,汇成一滩。

    前有箭矢锁空,后面是海潮肆虐。

    思索良久,他也没能找到一个稳妥的脱身之计。

    远处的方腊知道消息,已经迫不及待的乘风破浪,往这边赶来。

    不多时,皇甫殇已经看到沿岸的海面上出现了无数的星星点点的灯火。

    龙月见了,笑道:“事已至此,阁下难道还不准备束手就擒?”

    皇甫殇冷哼一声,右手肘腕突然猛力向上一抖,剑化千影,席卷而出,身形轻晃之际,剑锋已经架在了龙月脖子上面。

    龙月脸色灰白,汗落如雨,眼底浮出一丝恐惧之色。她实在是不知道眼前这家伙还是不是人了,流了那么多血,受了这样重的伤,居然还有如此身手,能使出如此的剑法。

    岸边众人见大姐大被人挟持,顿时哗然,弯弓上箭,就要射来。

    皇甫殇朗声一喝,声音在众人耳底想起:“谁敢动手,我就将她杀了!”说着,剑锋往前靠了一靠。

    龙月心中一寒,忙叫道:“都不要乱动!阁下有话好说!好说……”

    皇甫殇看了一眼愈来愈近的海船,沉声道:“你老实告诉我,这沿岸港口,有多少你们摩尼教的人?”

    龙月见他神情狰狞,害怕将自己所知道出后遭他杀戮,有心拖延,故意沉吟一会,没有立刻回答。

    皇甫殇不耐,威胁道:“你再不坦白说出来的话,本座可就不客气了!”

    龙月身子一颤,知道此人已动杀念。左右不过一死,她心灰意冷之下奋起全身之力,朝皇甫殇二人撞了过去。

    那岩面本就不大,皇甫殇又站在边缘,闪都来不及闪,被她这么奋力一撞,下意识的就朝龙月拉去。

    扑通!扑通!扑通!

    三人立刻栽进了海浪之中。

    龙月自恃水性高明,虽然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思,但一直都在暗中准备,企图于海潮之中博得一命。不想她才运手游了一下,便已发觉情形不对。

    原来她不论如何使力,总觉得脚下有股莫名的力量将他吸住,游了好半天,也只游了半丈不到的距离。更糟糕的是,这半丈不到的距离,已经将她全身之力耗尽,心中苦笑一声,龙月终于放弃了挣扎。

    临死之前,她又不忘朝皇甫殇二人那边看去,心中不无恶毒的想道:“老娘就是死了也要拉你垫背!”

    但四下看去,此时哪里还有皇甫殇二人的踪迹。

    原来,就在皇甫殇被卷入海中之后不久,两人便被一道游涡吸住,拖进了漩涡的中心。这漩涡也正是吸住龙月的那股力量。

    龙月虽然逃过了游涡之祸,但她自身力绝,终究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却说皇甫殇刚刚被龙月撞入海中后曾鼓起余勇,跳出过海面。但当时岸上的摩尼教众人一阵箭雨射来,他又抱着已经昏厥的赫斯提娅,施展不开身手,当即便中了数箭,一个踉跄,又掉了进去。

    那游涡出现的太过突然,皇甫殇那时身体又是伤上加伤,很快便被拖向了漩涡中心。

    谁料,那吸力越是接近漩涡的中心,越是强大,他挣扎了一会,终于无奈的放弃了,只是牢牢的抱着赫斯提娅,一边为她渡气,一边任凭身子迅速往下沉。最后“叭喀”一声,后背竟碰上一道坚壁,落在了一处实地。

    那海潮可是疾如奔马,皇甫殇被拖入漩涡中心其实仅是转眼间的事,当他再度发现自己身体悬空之时,人已掉进了一个坑洞里面。

    这位于海底的漩涡实乃是一次地震造成的海底裂缝把水吸了进去之时所形成的,时间一长,这一处的海岸塌陷,居然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坑洞。

    皇甫殇回过神来,暗暗称奇。这坑洞上方乃是一个巨型的漩涡,下面却是滴水不沾。那条巨大的裂缝不断的将海水吸入,强大的离心力让坑洞四周成了一处真空地带。

    皇甫殇将身子尽量缩进坑洞,下意识的喘了一口气。

    随之便是愕然,里面居然还有空气。

    “难道这坑洞附近有通向地面的密道?”皇甫殇心中大喜,背起赫斯提娅开始朝坑洞深处爬去。

    大约爬了了几十丈多,一道竖着的岩壁突然横在了眼前,坑道已然右拐而去。

    皇甫殇眼前再次一亮,发现洞内空间开始变大,前方自有一股寒风吹来。

    但拐过之后,摆在前面的却是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洞口。

    皇甫殇又禁不住大皱眉头,寻思道:“这洞口如此之多,可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嘶嘶之声。

    不消片刻,一只牛犊子大小的海蟹爬了出来。

    见到前面的皇甫殇,这巨型海蟹横足攀在石上,将一对长螯“咔碴、咔碴”的挥动起来,凶巴巴的扑闪而至。

    皇甫殇顿觉好笑,挥剑斩去。

    但令他惊讶的却是,无往不利的青鸾剑碰到那对长螯,居然发出一阵金属相击的声响,那海蟹身上竟是毫无损伤。

    大惊之下,皇甫殇忙将身子往后一缩,避开了海蟹的攻击。心里却是怦怦的跳个不停,不知道眼前这海蟹是什么鬼东西。

    那海蟹一击不成,再次横行几步,又朝他追击而来。

    皇甫殇这下不敢怠慢,将周公三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与巨蟹斗了起来。

    随着一阵阵的叮当之声,一人一蟹已经相斗几十回合。

    这巨蟹浑身结实无比,刀枪不入,皇甫殇的剑锋也是一时无奈。所幸这大家伙的移动不快,时间一长,就被皇甫殇狂风暴雨般的剑雨弄得开始眼花缭乱,摸不清敌人的方向了。

    就在这时,皇甫殇袖口深处的小玄龟也醒了过来,爬到他的头顶,一见这等奇怪的海蟹居然敢对皇甫殇出手,小家伙张口便吐出一口寒气,将之冻了个结实。

    皇甫殇一时呆住,懊恼之极。

    小家伙支支吾吾的叫了几声,却是一阵欢呼雀跃,人立而起,邀起功来。

    皇甫殇好生安抚一番,这才开始大量起玄冰之中的海蟹。

    眼睛一缩,这才知道,这海蟹着实了得,居然还没有被冻死。

    皇甫殇刚才没有想到冰冻之法,但受了小玄武的启示,此时见它不俱寒冰,忽又想起用火来烧它。

    想着,他便将真气转化为阳属性,放在冰雕之上,给它加热起来。

    皇甫殇如今对真元的应用已经极为了得,虽然是在加热,但也只将玄冰的中心融化了,表层的玄冰却是丝毫无损。

    那海蟹果然怕热,随着水温不断升高,开始挣扎起来。

    但以皇甫殇如今的内家真气修为,不出片刻,那海蟹尚未挣扎出来,便被煮了个熟透。

    皇甫殇打碎表面的玄冰,怔怔的看着这只前所未有的熟蟹。

    扑鼻而来,此时他一夜奋战,肚子正觉饥荒。知道这海蟹也是螃蟹,此时又是秋日,蟹黄正是鲜美之际,一时食指大动。

    很快,他便在传出清香的腹脐之下找到一块手掌大的软骨盖,将之搬开,露出了里面的蟹黄。

    一时间,香气再次浓郁了几分,小玄龟见了,也是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