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六章 困境
    没了威胁,主意一定,皇甫殇这才察觉到怀中的赫斯提娅已然醒来。四目相对,老脸不觉一红。

    赫斯提娅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羞愤之下居然猛地将皇甫殇推开了。

    看到对方冰冷眼神时,皇甫殇就知道被她误会了。但现在正在水下,不能开口说话,只好比划了一下。

    赫斯提娅此时功力被封,与常人无异,猛地离开皇甫殇的嘴巴,立时就被海水灌入口中,呛了一口。瞳孔一缩,想要大声喊出,不过声音还没传出口腔,嘴巴就被海水水灌了进来,再次喝了两口。

    长时间呆在水下,皇甫殇仗着玄武真定功的龟息之法倒是无碍,但赫斯提娅却是不行。没办法,皇甫殇只得继续给她用嘴灌输空气。

    这次赫斯提娅并未反抗,只是神情木然,既不反抗也不挣扎。

    皇甫殇知道一时间没有办法解释,也不去计较,重新将她抱好,快速向前游去。

    一路上连续灌输了近百次,两人终于靠近了岸边。

    “咦!刚才的速度怎么会突然加快呢?”那种无意中爆发出的极快速度,远远超过了龙月表现出来的速度,让他一阵的疑惑。按照道理,在水里他可没有这种速度。

    仔细回想着刚才的举动,他突然眼睛一亮。

    “是玄武真定功!”

    刚才他为了给赫斯提娅渡气,可是将玄武真定功运转到了极致。玄武北方属水,他此前融合了小玄武的北冥真意,已经具备了玄武一脉的控水之力,虽然极其微弱,但用来水下游窜,却是绰绰有余了。这种奇遇,便是连创出玄武真定功的那位老祖都想象不到,举世罕见。

    想到这里,皇甫殇眼睛一亮,心神一动,将周身真气转化为纯粹的寒冰属性。

    “果然如此……”

    这种与小玄龟同出一源的气劲在体内一形成,皇甫殇便感到整个人轻松了许多,仿佛鱼儿进入海洋,甚至连周身毛孔都在水中汲取着氧气,不需要用气劲转化了。不光如此,他的速度更是加快了不止一倍。

    “早知道寒冰气劲有这种能力,刚才也不需跟那婆娘拼命了……”皇甫殇一阵苦笑。

    速度再次提升,随着海水逐渐变浅,两人终于到了岸上。

    “呼呼!”

    走出水面,赫斯提娅猛地从他怀中挣脱,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沙滩之上。

    皇甫殇没有理会,二人都是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虽然他在水底也能呼吸,但岸上的空气还是让人觉得更加舒坦。

    “这是个无人的浅滩,离得港口已经够远了,摩尼教的人暂时应该找不到这里!”皇甫殇四下打量了一番,二人这番绕行,已经与港口偏开数百丈之远,摩尼教的几首大船看起来已经是一丁点星火大小了。

    想到跳下船时的那阵剧烈的晃动,皇甫殇知道那艘船此时已经凶多吉少。鸠摩智与上官云信身手了得,又得了如此良机,定然已经逃脱。方腊这一夜损失太大,怕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了。虽然对方暂时没有找来,但还是要小心行事的好。

    犹豫一下,他猛地将赫斯提娅抱了起来,快速向丛林深处走去。

    赫斯提娅浑身酸软,被他突然抱起,忍不住就是一阵挣扎起来,拳头打在皇甫殇身上,却是连挠痒痒的力道都没有。

    皇甫殇哈哈一笑,也不理会。

    谁料刚刚走了几步,变故陡生。

    只见黑暗之中突然亮起无数火把,数百摩尼教徒突然从丛林之中走了出来,当先一人便是让皇甫殇咬牙切齿的龙月。

    方腊不仅没能将上官云信二人留下,更是将教中最好的宝船给沉了,暴跳如雷之下,早就将附近所有教徒安排好了。明州港沿岸数十里地,此时遍布人手,进行着大规模的搜索扫荡。

    龙月正巧负责这一路线,她可是知道皇甫殇的厉害,也不废话,当即就是挥掌喝令道:“放箭!用暗青子!”

    数百教徒应声发矢,漫天箭雨,齐向皇甫殇二人攒射而来。飞镖、袖简明、兵刃更是如蝗群蔽空,纷纷而出。

    皇甫殇心底一寒,紧紧抱住赫斯提娅,向海边逃去。但攻击铺天盖地,此时根本无法闪避,他登时就被暗器、箭矢射得满肩满背,就像一只血红色的刺猬。

    赫斯提娅见他嘴角抽蓄,满身鲜血,还不忘将自己保护的妥妥当当,心中某个地方忽然有些悸动,挤落两滴泪珠。一时间,说不出是悲?是喜?是哀?是愁?死死的将他看着眼中,想要将这张刻骨铭心的脸庞刻在心底。

    龙月见他被射出刺猬了还能奔跑如雷,气得连连跺脚,转身朝手下骂道:“谁叫你们挤在这儿!还不快追!”

    众人见大姐大发怒,俱是一窝蜂奔向皇甫殇,无奈这帮人反应快慢不一,相互推挤之下,闹了个手忙脚乱。

    龙月脸色连变,向跟前一个秀才模样的人沉声道:“这人武功甚高,水性更是了得。本小姐先带着洪水旗的兄弟下水追着,还请黎统领立即呈告教主,就说‘传功舍利’已经出现,望他倾全教之力,把这二人抓****中……”

    这般吩咐下去,她已经带着二十多位水性极好的弟兄朝皇甫殇追去。

    皇甫殇遭此一劫,这时可是受伤不轻,若非强撑着一口气,怕是已经站立不住了。

    很快,龙月等人已经奋力追来。

    此时皇甫殇已经到了海滩之上,立脚的地方,是一片突出的岩石,勉可置身。

    龙月先入为主,自认皇甫殇已无再战之力,跳了上来。

    就在此时,海潮突然涨起,须臾之间,脚下已然是汹浪拍击,看来惊心动魄。

    这般大自然的伟力,饶是皇甫殇能够在水中自由如意,一时也不敢触其锋芒。

    龙月冷笑一声,讥讽道:“明州港每月都有一次巨潮,不想居然让你给碰上了。这凶悍的海潮一直要到天亮才会退去,阁下身受重伤,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只要将那女人留下,小女子可以向你保证,向教主求情留你一命!”

    赫斯提娅闻言,面色一白。

    此时皇甫殇正暗自调转玄武真气,慢慢的将后背的伤口止了血。低着头,没有理会龙月的劝说。

    赫斯提娅心见他并无放弃自己,心中却是一阵莫名的欢喜。

    皇甫殇虽然看着狼狈、惨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玄武真气温养伤势,已经没了性命之忧,伤口快速的好转着。他知道方腊对传功舍利念念不忘,此时有赫斯提娅在,这些人也不敢下死手,当下也不去搭话,想要借此拖上一段时间,将实力恢复一些,好再做打算。

    龙月以为皇甫殇不知这海潮的深浅,又解释道:“这海潮威力无比,水下全是漩涡和暗礁……”

    皇甫殇见海潮越来越凶,知道这话不似作假,将她的话暗暗记牢,心底却是计划该如何泅过这片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