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五章 水中激战
    “叔父放心,洪水旗的兄弟们就在那边,龙月姐姐也在,此人想要轻易离去,恐怕并不容易!”方杰让手下的弓弩手停止射击,上前说道。

    方腊叹了一口气,对此不报太多的希望。那人身法了得,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自然有所依仗。

    上官云信突围不成,慢慢的退回到了鸠摩智跟前。

    “大和尚,看清那人的模样了吗?”上官云信满怀期望的问道。

    鸠摩智苦笑一声:“小僧适才发觉不妙!”心中却是一动,想到之前碰到的皇甫殇来。但他先入为主的认为皇甫殇难逃一劫,此时也只是一阵怀疑。

    上官云信见他苦恼不已,不像说谎,心中一阵失望。

    “毒烟好了没有,大家不要顾及,务必将这二人留下!”方腊略一思索,已经明白过来,传功舍利现在已经强求不得,当务之急便是将上官云信灭口,免得日后被官府惦记。

    “你……”鸠摩智不清楚方腊的心思,大怒之下又无话可说。

    上官云信却是看穿了方腊心思,也不点破。今夜想要活着出去,还要仰仗眼前这个番僧。

    鸠摩智恼怒之下与上官云信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出手。

    上空已被箭矢隔断,两人不约而同地向地下突围起来。二人功力深厚,一边荡开飞来的暗器、箭矢,一边同时使出千斤坠来,企图将船板踏破。

    与此同时,皇甫殇背着赫斯提娅闯入了洪水旗众人的围堵。

    龙月见皇甫殇一直低着头,叫道:“你是何人,敢冒充我教之人?”

    她自知武艺平平,也不出手,见皇甫殇没有理会,柳眉一竖,向旁边敬请道:“麻烦两位法王了!”

    南离天王石宝与夺命阎王厉天闰点了点头,同时出手。

    皇甫殇低头不语,怕被二人识破身份,将边上一人的刀夺了过来。虽然从未修炼刀法,但他剑法高深,对用刀也触类旁通,一时倒也舞的熠熠生辉。

    石宝二人俱是用刀高手,一时间也胜之不出。见一时无法取胜,石宝肩膀一晃,跃到了皇甫殇背后,舞动流星锤,与厉天闰一前一后击向皇甫殇。

    厉天闰号称夺命阎王,实是因为他贯使阴招,打斗之中往往出人不意。此时见石宝自背后袭击,便假装挥刀,真的杀手锏却是抬脚向皇甫殇的腰上赐过去。

    皇甫殇多番打斗已经不是吴下阿蒙,冷笑一声,也没有立时点破,一直到厉天闰的脚碰到衣服,才突然闪开。

    厉天闰见皇甫殇不避不闪,关键的时候可是将全身力气倾注到这一脚之上了,此时踢空,小腿顿时脱臼,一下跪在了地上,咬紧牙关才没有叫出声来。

    皇甫殇嘶哑着笑道:“怪孩子,快快请起,请起!”

    厉天闰恶狠狠的盯着他,费力两次力也没有站起来,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石宝见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边戏弄厉天闰,一边避开自己的刀锋与锤击,哪里还不知道这个假冒的教徒乃是少见的高手。

    皇甫殇笑得够了,又转身对石宝道:“把你手中的武器拿稳了。”

    石宝奇道:“干甚么?”

    话音未落,刺耳的尖啸声响起,皇甫殇的刀已经缠住了他的流星锤,去势不减又和他的刀刃撞在了一起。

    石宝手中一轻,两间武器已然呼啸着飞上了半空,远远地飞入了大海。

    洪水旗众人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石宝抬起被震裂了虎口的右手,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茫然地看着眼前低头的神秘人。

    皇甫殇冷声道:“诸位自信能够躲得过去么?”

    话音刚落,人已飞身掠出,跳入了大海!

    龙月见了,紧随其后,追了上去。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就在这时,船身剧烈地晃动了起来!不多时,船身开始倾斜,甲板当中,一条裂缝蔓延开来。船上一时混乱起来,上官云信见方腊无暇顾及,抓起鸠摩智,向岸边飞身而去。

    龙月乃是水中蛟龙,很快便追上了皇甫殇,不断的发出一枚梭子形状的暗器。皇甫殇稍一疏忽,右臂已经中了一招,水里不断地冒出血红。

    皇甫殇大怒,这女人实在是不知死活,当即手腕一抖,长剑在水中荡出数道波纹,轻轻一抖,化作漫天雨滴般的剑光向身后刺去。

    龙月显然没有想到皇甫殇在水中居然还能施展这般剑术,瞳孔一缩,身体急速后退。

    “哼!”皇甫殇心中冷哼,这才有空注意怀中的赫斯提娅。

    只见她脸色惨白,已经有些发青,显然已经缺氧休克多时。

    “糟糕!”皇甫殇忙自怀中掏出一粒回生丹,含在嘴里送入赫斯提娅口中。张老的救命之药果然神妙,很快,他便看到赫斯提娅眼皮有了动静。一咬牙,他将体内真气沿着任督二脉涌到咽喉,将赫斯提娅抱好,和她的嘴巴贴在了一起。

    双唇相交,皇甫殇感到的并不是柔嫩,而是微微的火热,不过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一口气息吹入对方咽喉。这样一连吹了几口气,赫斯提娅的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

    迷迷糊糊中,赫斯提娅感到一个粗壮有力的手臂将她抱在怀里,那种感觉,跟当初依偎在母亲的怀中一样,温暖,安宁。

    过了一会儿,她有突然感到嘴巴里有一口气息钻入咽喉,本能的求生意识让她大口大口的贪婪着呼吸起来,觉得非常舒服!

    一直连续呼吸了十几口气,赫斯提娅突然清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她方才记得有人背着他跳入了大海,此时哪里来的空气让她呼吸?

    缓缓睁开眼睛,随即看到了皇甫殇的脸。

    “呜呜……”

    当看清楚自己的嘴巴正在和对方嘴巴连接在一起的时候,赫斯提娅整个人都疯了。

    这就是接吻吗?这可是她的初吻……

    眼泪瞬间融入海水,虽然知道对方这样做是为了救她,但还是一阵委屈与慌乱!

    皇甫殇知道现在距离方腊的船队不远,一旦浮出水面肯定会被发现,这些人弓弩具备,实在不好相与。此时又看到龙月一击不成,很快便带领着一帮洪水旗的水下高手追了上来,心中更是急切,哪里顾得上怀中的暧昧。

    当即便将手掌猛地向前一排,荡起一连串浑浊的水流。身体猛地一抓,笔直地向水下游去。

    既然不能硬战,那就想办法逃走!

    “追!”

    龙月招呼一下,带着手下紧追不舍。

    皇甫殇知道,海面浑浊,只要逃的远了,对方发现不了,难以寻找。

    “呼呼呼!”

    他逃的快,对方追的更快。尤其是那龙月,一边射出梭形暗器,一边还在不断加速。

    皇甫殇心中一沉,继续向下潜去。

    随着越来越下,水压也越发的强大。

    皇甫殇脱胎换骨之后肉身已经相当强健,暂时没有什么不适,但赫斯提娅已经被水压挤的浑身胀痛,冷汗连连,若非她倔强好强,不想被皇甫殇小觑,怕是已经苦叫连连。

    龙月等人更是受不了,远远的就将速度慢了下来,眼睁睁看着二人越来越远。

    十几个呼吸过后,皇甫殇终于将几人甩开。感应了一下方位,身体一动,继续浮在水底,向岸边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