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四章 黄雀在后
    方腊这一声含怒而发,真力十足,传出老远。

    鸠摩智与龙月虽然一直在海中缠斗,但二人都是极力的往大船这般靠近着。这一声叫喊,俱是听了个真真切切。

    鸠摩智脸色大变,知道上官云信已经得手,当即便弃了龙月往船坊窜去。这番僧悟性了得,水中激战的一会儿工夫,已经让他摸出了几分游行的诀窍,虽然姿势古怪、速度奇慢,但也可堪大用了。

    龙月后发先至,也是转瞬而逝,往大船游去。

    听到方腊的怒吼,皇甫殇暗叫糟糕,自知情况紧急,忙将轻功展开,“一鹤冲天”而起,身形化成一道青烟,闪电般向着声响传来的地方赶去。

    上官云信扛着赫斯提娅,无法长时间的展开双翅,飞出阁楼,便落在了甲板上面,被闻声而来的摩尼教人围了起来。

    其余几艘船闻风而动,摩尼教教徒越聚越多。

    到嘴的肥肉被人夺去,方腊哪里还会顾忌面皮,见周边的教中好手赶来,心中大定,长啸一声,示意众精英挥舞刀刃扑向上官云信。

    摩尼教厉兵秣马,平日训练有素,哪里是普通江湖门派可以比拟。一时间匣弩狂鸣,箭雨纷纷,若非方腊顾忌赫斯提娅的死活,任凭他上官云信铁掌再是无敌,也早被射成了筛子。

    上官云信脸色灰败,连身躯都在颤栗。虽然一时性命无忧,但此时他也开始心生懊悔。便是赫斯提娅在耳边吐气如兰,也不能让他好过半分。

    “上官大人,留下此女,在下放你一条生路,你看如何?”方腊见了,劝道。

    上官云信冷笑连连,不以为然。心中清醒,知道赫斯提娅才是他的护命符,又哪里敢放手。只能死死的撑着,一双铁掌已经布满伤痕。所幸摩尼教众人的箭羽并无淬毒,一时倒也无碍。

    皇甫殇刚刚赶来,便见到眼前这一幕,心中一凛,眉头紧皱起来。“方腊等人识的自己,为免日后事端无数,还是好好的遮掩一下的好。”想着,他便闪至一个摩尼教徒背后,将其点了穴道,换下他的衣服,挤入了人群。白衣乌帽,夜色之下,若不仔细查看,还真发现不了他的真实面目。

    “该死的,这上官云信怎地将整个摩尼教都惹了出来?”鸠摩智奋力而至,尚未来得及缓上一口气,便瞧见了这骇人的一幕。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那暗器、箭雨铺天盖地,除非练成了刀枪不入的神功,否则任你功力再高也无可奈何。

    方腊见上官云信死死撑着,脸色更冷,喊道:“厚土旗的弟兄们,准备放毒烟!”

    上官云信脸色再次大变,连续击落无数暗器、箭矢,他的手掌几乎就要裂开,能够竭泽而渔的厮杀到现在没倒下已是奇迹,若是被毒烟暗算,岂不是束手就擒了!

    鸠摩智尚在犹豫是否出手,听了方腊之言,知道若是没了上官云信这个好手,传功舍利可真的与自己没了缘法了。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冲向上官云信身旁。

    “什么人!”方腊等人怒吼一声,手下众人的箭雨方向一变,罩了上去。

    上官云信见了,知道生机突显,大笑道:“摩尼教厉兵秣马,黄总管听了定是兴趣盎然!”余音未落,人已闪电出掌,窜入人群,突围起来,方向正是皇甫殇藏身之处。但闻惨叫闷哼此起彼伏,眨眼间已有十余人受伤倒地。

    皇甫殇见了心中大喜,但也不着急,借着火光掩映,暂作壁上观,等待最佳的出手机会。

    上官云信潜力爆发,一双铁掌虎虎生风,招式精妙,便是皇甫殇这种不通掌法之人见了,也忍不住叫声好。

    方腊听了上官云信的话面色大变,知道********黄裳专门负责剿匪除寇,若是将摩尼教当成威胁,定是大大不妙。但此时鸠摩智已经来到场地中间与他们几人缠斗起来,杀人灭口之事只得暂时放弃。

    鸠摩智得了少林绝技之后苦修数载,此时有心试试威力,出手便不留余地。扑来便是左掌一摆,右拳猛击,“大金刚拳”拳力前击,与方腊交手一招;返手又是一掌击出,“般若掌”慑伏而至,落在王寅胸口;眼看邓元觉禅杖落下,他又伸出大拇指来,“多罗叶指”在杖身连按三下,让邓元觉立刻向后连退了三步。

    众人全都脸色大变,邓元觉更是如同见鬼,惊叫道:“少林七十二绝技!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伏魔杖法’倒是有几分火候!再接小僧一招‘袈裟伏魔功’!”说着,鸠摩智将身子一抖,又攻了上来。

    方腊等人遍体生寒,一时被他哄住,实在不敢相信有人能精通数门少林绝技。一时间气势便弱了几分。

    鸠摩智初露锋芒,气势正盛,又有心表现,招招不同,俱为绝技。

    方腊等人抵死招架。

    众人左右逢敌,一时间顾及不到上官云信这边。“铁掌飞鹰”没了翅膀,也照样了得,很快便到了皇甫殇附近。

    皇甫殇正筹思什么时候出手,忽听上官云信“啊”地尖叫一声。定睛一看,只见地面钻出几只手,扣住了他的足踝要穴。

    上官云信虎吼一声,极力上跃,扑扑几声,地下的人虽然被他带出地面,可那几只手仍如铁钳般紧扣在腿上,让他仅跃起了半尺便又跌回地上。

    皇甫殇心中一乐,知道良机莫失,突然出手。“八步赶蝉”窜至上官云信背后,抢下了赫斯提娅背在身后。咬了咬呀,心中一狠,手起剑落,数道血柱标出,将拦在前面的几人斩杀。

    一时间惨叫连连,皇甫殇足下一点,背着赫斯提娅微微一跃,寒冰真气注入脚下穴窍,“草上飞”运至极致,向船边跑去。

    上官云信见了,目毗俗裂,掌做刀刃,将腿上的几条胳膊砍下,追了上去。几人惨叫连连,断了腕的手仍扣往上官云信的足踝,好半天才落,带起一阵血污。

    如此场面,摩尼教众人不由得目怵心惊,面面相窥,稍一迟缓,又朝上官云信围了上去。

    上官云信见前面那个奇怪的摩尼教徒越跑越远,气的吐血。但此时箭雨纷飞,展翅升空比在地上更加凶险。

    这般动静早就引起了方腊几人注意,但此时鸠摩智正得意洋洋的将火焰刀使得龙飞凤舞,几人都是无暇抽身。

    眼看皇甫殇身影就要消失,上官云信长啸一声,怒吼道:“贼子哪里逃?”此时他心头火起,恶生胆边,已经发狂,排山倒海的铁掌连环劈出,每一掌均是雷声隐隐,每一招都是落在教徒头上,一时间鲜血与脑浆齐流,凄厉惨叫不断。

    鸠摩智气势一僵,呆在那里,这才知道上官云信作了“螳螂”,被人来了一招“黄雀在后”!

    “难道不是这二人的帮手?”方腊退出战圈,一脸疑惑道。

    王寅几人相视一眼,俱是摇了摇头,显然没有认出那位扛着波斯教皇的教徒是何人。一时间,众人都是心中狐疑,虽然没有表露,但经此一事,各人心底已经生出了一丝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