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三章 凌烟阁第一掌
    方腊眼睛一眯,又道:“你若是乖乖的听话,日后荣华富贵自然是少不了你的,若是不识抬举,哼!方某可是对波斯总教的‘传功舍利’仰慕已久啊……”

    赫斯提娅身子一震,本已涨红的脸突然一白。这才知道自己等人遭此一劫,实在是与那瘟疫一事并无太多关系。

    拜火教千年以来,传功舍利代代相传,即便是每次传承都会流失一部分真元,但留下来的那部分真元仍旧极为骇人。赫斯提娅天赋异禀,此时也不过刚刚融合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功力,余下的那三分之二此时就在她体内的丹田之中。

    “这人想要得到传功舍利,岂不是要将自己开肠破肚?”赫斯提娅想着,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绝望之中,一种拼死一搏的决心油然而生。

    方腊不知她心思急转,还要继续胁迫。

    突然,他感到一股寒气从后迫来,大骇之下连忙转身。只见赫斯提娅咬紧牙根,手里多了一枚翠色的簪子,向自己猛刺了过来,距离他心口的位置只有数寸。

    方腊大怒,狂喝一声,收胸缩腹,同时两手一动,将簪子挟在了双掌内。

    赫斯提娅虽然被他用独门手法封禁了内力,但拼死之下,这一击的力道也不小。

    大意之下,簪尖锋利,刺破了他的肌肤。

    方腊任凭掌心的鲜血顺着簪子掉落在地上,心情已经从极乐高峰跌下了狠辣深渊,咬牙切齿道:“贱人,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

    狞笑声中,一步步向脸色苍白的赫斯提娅迫去。

    “嘿嘿,浙西孟尝公方十三什么时候也欺负起女人来了!”

    忽然,一个白衣羽人从天窗飞了进来,无声无息的落在方腊背后,一脸戏虐道。

    “什么人!”方腊心中一惊,一拍桌子,转身厉声喝道。

    “吆喝,十三爷好大的威风!”白衣人似笑非笑道。

    “啊,原来是校尉大人,不知深夜造访,有何贵干?”方腊面色一僵,心中却是咯噔一下,不知道上官云信此来何意。

    赫斯提娅心中暂时一松,浑身无力,瘫软在床上,体内的燥热一阵强过一阵,额头布满了汗水,也不知道是被方腊惊吓的还是体内药效发作燥热的。

    上官云信看了一眼赫斯提娅,若有所悟,笑道:“听说有大食国来使经过此地,在下特地奉命,前来接待。浙西孟尝公果然古道热肠,就凭这一点,在下便要替你在府主大人那里邀功封赏!”

    方腊听的面皮一抽,脸色黑了下来。

    “上官大人开玩笑了,这蛮夷女子是在下从西域买回的歌姬,还请大人不要在此胡搅蛮缠了!”

    “方教主是要与朝廷作对了?”上官云信面色一冷,喝道。

    方腊心头一跳,此人提及他教主的身份,莫不是发现了什么?但那传功舍利实在是惹人心动,何况还有这个就要熟透了的大美人。想着,他又看了眼床上的赫斯提娅,见她神情古怪,知道药效已经起了作用,不由的有些心急,气恼道:“阁下欺人太甚,莫要无中生有。”

    上官云信似笑非笑道:“承让,承让。”

    方腊知道他的话外之音,这种下药迷乱人心的手段实在为人不耻。脸色涨红,大怒道:“上官大人身为凌烟阁第一掌,在下倒是要看看是否像传言那般厉害了!”说着,他也不在客气,一枚圣火令突然射出,扑向上官云信要害。

    上官云信剑眉一耸,潸然道:“当得奉陪。”话音刚落,人已经纵身而起,避开圣火令之击,身后羽翼一展,挥掌便向方腊拍落。

    方腊垂着不动的长袍顿然向外涨起,双掌向上迎接上官云信的双掌,身体却在这一瞬间急速一旋。双目暴射精光,将乾坤大挪移劲力遍布全身,又是一枚圣火令自袖口电射而出,直击上官云信心口。

    上官云信羽翼一扇,半空中身形一转,避开圣火令。右手掌力已经落下,方腊顿觉周围三丈之内压力大增,也不躲闪,双掌向上—翻迎了上去。

    顿时之间,“哧哧”之声不绝。

    方腊出掌之际,六枚圣火令相继飞出,尖利的啸声掺杂在其中,齐向上官云信的围身要穴打去。

    上官云信出掌之际,身后羽翼扇动,丝毫不见滞带。他那铁砂掌早就练到了极致,何况又是居高临下而击,掌力更是锋锐狠辣。方腊虽然仗着乾坤大挪移相持不下,但时间一久,便开始挡不了上官云信的铁掌。

    这般动静,早就将楼下的一众教徒惊动。

    上官云信见摩尼教众人围上,骂道:“好一个摩尼教教主,原来也是以多欺少之辈!”这一声呼喝如雷,只听得桌上的茶碗当当乱响。

    方腊一脸铁青,但见上官云信铁掌拍出,一股强力排山倒海般压了过来,也顾不得许多,叫道:“大家一起上,将此人斩杀!”

    尚未酒醉的王寅、石宝与方腊同时纵上,各自拼出一掌,都击向上官云信铁掌。尚云霄却是凌空而起,伸手抓向上官云信双翼。

    “砰!”的一声,四股掌力相撞。

    上官云信身子半空中一退,刚好被尚云霄抓了个正着。顿时一惊,忙挥翅闪退,尚云霄手中羽翼一滑,只留下一把羽毛。

    上官云信见了,心痛之极,危局当中,也不忘查看背后羽翼。见右翅当中一处变得秃凌凌的,黑着脸怒极骂道:“‘寒江孤雁’,老子记住你了!”

    当下,便将羽翼收回,只凭一掌铁掌,与摩尼教众人斗了起来。

    铁砂掌讲究越挫越勇,百折不回,上官云信将掌力挥洒开来,处处都是进攻的招数,大开大阖。不大会儿功夫,整个阁楼里面,到处都荡漾起了一阵怪啸声。

    铁掌声威,步步紧逼,掌力挥洒到地上,木板纷纷碎裂,声势相当惊人。

    但摩尼教人多势众,除了场中的四大高手,其余大小喽啰,都将身上武器当做暗器向上官云信投掷而去。

    当此之际,上官云信更是在双掌之上运了十二层力道,登时脸色紫涨.双掌在烛光映照之中灿灿生辉,但听诸般暗器被打飞的怪啸之声。

    方腊的实力,本来就较他弱了三分,乾坤大挪移纵然精妙,但贴身短打却并不比上官云信高明。圣火令武功虽然诡异,但每次快要击中之时,便会被上官云信的铁掌拍落。众人见了,都是骇然,才知道这凌烟阁第一掌果然厉害。

    但其中之苦,只有上官云信自己知道。拍的次数一多,手掌再结实,也被震得隐隐作痛。呼!趁着众人骇然,上官云信飞起四掌,直捣黄龙,扑入方腊四人胸怀。

    众人大惊,连忙趋身疾退。

    嘭!

    四人各种退后一步,功力最弱的尚云霄更是连退五步,咳出血来。

    上官云信却是哈哈大笑,不知何时已经到了秀床跟前,不等方腊反应,扛起赫斯提娅便展翅飞出了阁楼。

    ……

    当此之时,皇甫殇刚刚一个“旱地拨葱”,自海面之上腾起两丈多高,借势前冲,堪堪落在了大船的船头上。

    尚未站稳,长空之中,便传来一阵唿哨之声,方腊的声音响起:“上官云信,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