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二章 水中蛟龙
    小姑娘眼珠转了一转,突然古怪的一笑,道:“我渡你们过去好了!”

    皇甫殇干笑道:“小妹妹,你渡的了吗?!”

    小姑娘娇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快和沙和尚上来吧!”

    鸠摩智面皮一抽,与皇甫殇相视一眼,俱是无奈,但今夜想要登上方腊的大船,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其时秋风正劲,呼啸扑面,碧海滔滔,澎湃之声如晨钟暮鼓,令人心为之清宁。

    那小姑娘果然有几分能耐,转瞬间便将小舟摇至二人面前。

    这小姑娘来历可疑,皇甫殇两人都是各自戒备,心神恍惚地登上了船头。

    截流而渡,湍急如箭,许是小姑娘年幼力弱,小船一直都在左右颠晃。

    皇甫殇身子一摇,忙扶住船板,气沉脚下钉住船底。

    鸠摩智比他还不如,若非自信自身武艺,怕是根本就不敢登上这诡异的小船。此时被船晃荡的一阵眩晕,但此人心智了得,居然学着皇甫殇的样子,很快就找到了坐船的窍门。

    那小姑娘瞥了他二人一眼,眼中异色闪过,笑道:“站稳了,这明州港风大水险,若是掉了下去,怕是大大不妙,咯咯!哈哈……”说着,两人便愕然的发现,这小姑娘的声音居然变得有些沙哑起来,心中俱是一惊。

    皇甫殇急道:“小妹妹,麻烦你把船摇回去,船钱我照付。”

    “谁是你的小妹妹了,好不容易船到中流,哪有摇回去之理。”说着,便见她站了起来,身上噼里啪啦一阵响,居然便成了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巨人,个头超了皇甫殇整整一头还多,怕是足有两米之高。

    “好生了得的缩骨功法!”鸠摩智眼睛一亮,由衷的称赞道。

    两人哪里知道,这女巨人乃是摩尼教洪水旗的旗主龙月,号称“水中蛟龙”,平生最为自豪的便是两门功夫:闭气功和缩骨功。这是武林中极为常见又颇难练成的两大辅助功法,因为没多少威力,很少有人会去修炼,何况还是两种功夫集于一身。

    龙月双手持桨,闻言神秘一笑,脚下向后一踏,便听到“镗”的一响。

    皇甫殇二人足底一虚,身子一个劲的向下直沉去,“扑通、扑通”的掉在了水中。

    皇甫殇的龟息之法比那闭气之法高明多了,只是他尚未在水中待过,不知其中妙处。此时虽然落在海中,却无丝毫不适。心喜之下,他又试着在双掌运气,猛地向下一拍,哗啦一声,人已经飞出了水面。

    皇甫殇眼睛一亮,半空中身子微微一侧,落向龙月的小船。

    这些不过发生在一瞬之间,此时那船底的机关才刚刚合上。

    不等龙月反应过来,皇甫殇抢上一步,伸手去夺船桨。

    龙月单手持桨,一掌向他打来,船失一桨,登时在急流中横成一字,皇甫殇身子晃动,这一掌又突如其来,竟没避开,被她结结实实击在左肩之上。好在龙月功力较浅,也没多少力道,皇甫殇没有丝毫滞带,夺下了龙月手中之桨。

    皇甫殇厉声喝道:“姑娘是要劫财还是要劫命?”

    龙月见自己奋力一掌居然只是使他一晃,连脚步都没带动,一时难以置信,实在想不到这比自己小了许多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功力。心下骇然,手中的桨一松,已经到了对方手里。

    此时小船顺潮而去,疾逾奔马。一阵风过,掀起龙月长裙,赫然现出里面绣有红色火焰状的短衫。

    皇甫殇蓦然憬悟,才知此女也是摩尼教人。心中顿时便没了顾忌,趁她愣神之际,一脚将其踹入水中。

    龙月醒悟过来,人已经飞出小船,叱道:“狗贼子,敢……”

    同时,船如脱缰的野马,在水上涌起冲下。

    皇甫殇从未在水面生活过,更不懂操舟之术,他两手用力一扳桨,“喀喇”两声,两柄桨都给他扳断在手里了。

    看着前方灯火阑珊的大船,皇甫殇心中一阵着急,又借着潮涌之际靠近了少许,终于脚下借力,飞身而去。

    但水中到底不比陆地,皇甫殇再次落下后想要往水面借力,脚下一踏,却是软绵绵的无处下脚,堪堪飞起,就掉在了水里。

    好在此时离得大船已经极近,没多久,他便钻出了水面,慢慢向大船游去。前世他就不识水性,这一世更是出身娇贵,哪里会去水中戏耍。好在他不虞担心闭气之困,胡乱的扒拉着水面,居然慢慢的悟出了几分技巧,越游越顺。

    心中一松,便忍不住往身后看去。

    回头之际,猛见两人从海中跃起,正是鸠摩智与龙月。

    鸠摩智到底功力深厚,落在海中居然一时无恙,与落入海中的龙月缠斗了起来。

    若在岸上,龙月拍马也不及鸠摩智一掌之力。但此时龙游深海,虎落潜水,二人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那小船没了主人操纵,早就被海浪击成了无数碎片。

    鸠摩智拿着小船残骸,舞的呼呼声响。龙月游龙戏水,钻上转下。

    二人斗的正欢,皇甫殇已经慢慢的靠近了其中最大的一条双舵桅杆大福船跟前。

    ……

    夜幕飘然,船艄隐约可见一杆绣着火焰的风锦。

    这是一艘福船,高大如楼,共有四层。首尾高昂,灯影绰绰。这船舫的四周贴着不少喜字,楼角还悬着大红灯笼,显是在办喜事。

    薄霭微漪,间歇的桨声夹杂着灯影,甲板之上,摩尼教一众主干正在畅饮吆喝。

    方腊与教中弟兄们热闹一番,龙行虎步地走进了顶楼。一想起那个白嫩艳丽的美娇娘,他便激动不已。这天的行动非常顺利,突袭之下,波斯众人哪里是他敌手。赫斯提娅虽然厉害,但也招架不住摩尼教各大高手轮流上阵,十位宝树王更是被打杀的生死不知。

    方腊人财两得,自然要大肆庆祝一番。这茫茫大海,他可不相信会有人寻来。他虽然已是中年,但外形依旧英俊,气质高贵,确是少女的深闺梦里人。可是赫斯提娅觉得世上再没有人比他更可恨可憎了。

    赫斯提娅别过脸去,不肯看他,这是她被囚禁在这华丽楼船里唯一抗议的方法。

    方腊也不在意,见她呼吸隐约变得有些沉重,心中一阵暗喜。来到她身后,笑道:“我知教皇你恨我入骨,但你换个角度想想,嫁给本教主,你依旧是波斯圣教的教皇,更是大宋摩尼教的教主夫人,等我夺了这大好江山,定会起兵助你夺回圣教昔日的荣光。”

    赫斯提娅冷笑不语。

    方腊见她沉默抗议,心中不快,阴测测道:“臭婆娘,不要给脸不要脸,等会儿有你求我的时候!”

    赫斯提娅不明所以,只是觉得气息越来越沉重起来。

    方腊见了,心情大佳。他自负相貌才情,无论在内在外,不知迷倒多少少女,伤了多少芳心,但赫斯提娅气质高贵,长相美艳,都胜过他往日众多情人不止一筹,更令他心痒难熬的是,她那不可侵犯的圣洁,想到立时可以得到她,心头便是一阵的烈火熊熊,烧遍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