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十一章 铁掌神鹰
    皇甫殇一阵沉默,对赫斯提娅的安危,他虽然念念于怀,但此时荒山野岭,他更放心不下将琉璃一个人留在这里。

    琉璃看出了他的犹豫,笑道:“我也很好奇那位波斯教皇到底长得如何漂亮,居然让方腊念念不忘,下此毒手,相公大可放心,我就呆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皇甫殇还是放心不过,琉璃已经转身向破庙深处走去。

    苦笑着摇了摇头,定了定心,皇甫殇将宝树王的尸体埋在了外面的一处深坑,也无立碑,整整衣衫,又将破庙里外的痕迹抹去,再三叮嘱琉璃不要乱跑,这才循着宝树王留下的痕迹,向明州城奔去。

    夜黑风高,一股肃杀的氛围笼罩在明州港四周。

    皇甫殇一路顺着正直宝树王的流下的血迹寻来,顺带着将那痕迹抹去,速度却不见丝毫减慢,救人如救火。

    摩尼教的洪水旗本部就在明州港。皇甫殇看的分明,前面的几艘大船上面俱是插着一面火焰旗帜,正是摩尼教的人。

    那几艘船距离岸畔足有三十余丈,没有人能够一下子飞跃三十余丈的距离,不论那人的轻功如何高明。

    皇甫殇踏上港口的石台,正暗自盘算该如何过去,两条人影忽然掠过,速度之快,就如鬼魅一般。

    皇甫殇心下诧异,不知来者何人。

    运足目力看去,见其中一个是位白衣王孙模样的中年男子,轻裘缓带,神态潇洒。另外一人头上的长发用一个金黄色的圈箍着,相貌同中原人有些不同,俨然是个番僧,身穿黄色僧袍,四十多岁,布衣芒鞋。

    正要看看这二人如何过的江面,便见那个白衣人跃至岸边,陡然飞起,身后居然展开一张双翅。

    皇甫殇看的目瞪口呆,这才发现那人身上有两只特殊的装备,就像一只大鹰的双翼,借双翼的扇动之力轻易的飞跃过三十多丈的距离。那是不折不扣,用大鹰羽毛制成的飞翼,精巧的制作,配合着特制的衣服,用双臂的伸展之力操纵双翼。这虽然是一件不太复杂的事情,但一个人,能把两个鹰羽作成的飞翼,操纵的那么灵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很快,那白衣男子已经落着船板之上,收起了双翼,只在他两肋间微微鼓起两道痕迹,看上去,绝对不会妨碍到他和别人动手的灵活。

    番僧见了,虽然着急,但也无可奈何,只能一个劲的破口大骂:“该死的‘铁掌神鹰’!”

    皇甫殇知道这二人可能与他的目的不谋而合,想要上去搭个话。

    蓦地,两道人影飘来,分别落在皇甫殇与番僧身前,白衣乌帽,正是摩尼教徒,显然那位“铁掌神鹰”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巡夜教徒的注意。

    来人将手臂一挥,喝道:“阁下请暂时离开此地。”

    皇甫殇笑道:“我为什么要离开?”

    来人脸色一沉,继续道:“刀剑无眼,阁下最好不要一意孤行,免得自讨苦吃。”

    那边的番僧可没皇甫殇这般好说话,只听“轰”的一声,那巡夜的教徒便“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被震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另外一人面色大变,就要叫喊,皇甫殇无奈之下,只得送上一掌,将他打晕。

    番僧见了,眼前一亮,脚下一晃就到了皇甫殇跟前,双手合礼道:“吐蕃国密教僧人鸠摩智见过少侠,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鸠摩智?”皇甫殇心中一动,不知他为何会在此时出现,笑道:“见过法师,小子皇甫殇,不知法师此来所为何事?”

    “哈哈,皇甫少侠无需如此,大家都是为了那传功舍利而来,何必遮遮掩掩,若是不想办法尽快过去,怕是已经被那上官云信得了头筹。”说着,他也不理会皇甫殇,径直来到岸边。

    皇甫殇心道:“果然如此!”,只是不知道这二人是如何得知消息的。

    那上官云信乃是明州昭武校尉,监察盐运,与不少摩尼教徒都有干系,知道传功舍利也不足为怪。但鸠摩智可是从回纥一路追寻而来。

    拜火教在回纥做出那么大的动静,邻近的吐蕃大雪山岂能不知,鸠摩智自从慕容博处取得少林七十二绝技之后,便时刻不忘《六脉神剑剑谱》,一直在苦苦修炼,企图功力大进之后去天龙寺夺取剑谱。当年他剿灭一处拜火教分教之时曾有耳闻,知道传功舍利的存在。此时听说拜火教教皇在中原出现,便打上了传功舍利的主意。

    只是让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是,上官云信居然也知道了这事。对于皇甫殇他倒是没有太过担心,毕竟太过年轻,虽然从刚才的出手看实力不凡,但也没被他看在眼里。可上官云信就不同了,此人已将铁砂掌修炼到极致,轻功更是卓绝,又极有才略,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身为大宋凌烟阁第一掌自然非同小可。

    沿岸走了一会,鸠摩智终于发现了一只小渡船,船头坐着一个小女孩。他脸上一喜,走了过去。

    “小姑娘,你家大人呢?可否让他出来将小僧摆渡到那边的大船上面?”

    女孩没有回应,一边摆着腿,一边继续唱她的歌儿。

    鸠摩智虽然心急,但也不好跟一个小姑娘生气,以为她没有听见,又加大了音量,道:“小姑娘,你家大人……”

    小姑娘猛的抬起头来,小嘴一撅,气哼哼的娇声道:“谁是小姑娘,我是你姑奶奶,连话都不会说,我很小吗?”

    鸠摩智微微一愕,张了张口,想说什么。

    那小姑娘又是轻轻的“哦!”了一声,娇声道:“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啦!”

    鸠摩智心中一惊,他尚未在中原大肆走动,怎地已经这般有名了?心中动容,忙问道:“你知道小僧是什么人?”

    小姑娘格格一笑,娇声道;“那是当然,你不就是沙和尚吗?对了,你师父呢,他怎么没有来,还有猪八戒,他好吃懒做,我见了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哎呀,还有孙大圣呢?他来了没有,我可喜欢他了!”

    皇甫殇刚刚过了,便听到了这段童言无忌,忍不住啼笑皆非。

    鸠摩智一脸黑色,听到脚步声,回头瞪了他一眼,又沉声道:“什么沙和尚,小姑娘,麻烦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有人要摆渡过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