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九章 唐门弟子
    琉璃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倏然抬起头来,见是皇甫殇回来了,眉头一松,眼睛里充满了情意,柔声道:“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啊,你受伤了?”

    “没事,都是别人的血迹!”

    琉璃放心不下,忙和那老妇道了声歉,起身跑到皇甫殇跟前查看起来。

    皇甫殇见她神态娇憨,怜惜不已。

    琉璃发现他果然没有大碍,心头石块终于放下,情到深处,不自觉的倚在了他胸口。皇甫殇替她擦掉额头的汗,将她拥在怀里,小夫妻心里都是一阵踏实与幸福。

    又过了一会,琉璃才发想起跟前还有许多人看着,不觉的一脸羞红,责怪起来,说:“站在这里给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皇甫殇心中好笑,也不辩解,转身朝那些排队的百姓笑道:“家妻劳顿一日,还望大家见谅,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公子哪里的话!”

    “哈哈!”

    众人见他气质不凡,又这般知情达理,心生好感,夸赞了二人几句,又向琉璃连连道谢,这才慢慢离去。

    简单的用了一点餐,两人回至房间,免不了腻味一番。琉璃心中好奇,又问起了日间所法生的事情,听说是一帮波斯人作怪,忍不住一阵新奇,对没能见一见这些异族人感到一阵遗憾。

    ……

    明兴园,聚义堂。

    王寅不知从何处寻来了一把新的折扇,一边扇着,一边说道:“教主不用急着,那妖女的身法奇快,在山林之地,实非我等所能追及。不过毋须担心,他们离开之时必定是走水路的,我等只需在港口安排人手盯着,便能瓮中捉鳖,到时候,谅她胁生双翅,亦不能在我等围困之中逃脱!”

    方腊听得此番话后,不由心神大震,一脸喜色:“王兄弟眼光倒是犀利得很,就这么办吧!”说着,迅速自怀中掏出一枚圣火令,递给了一旁的散人寒江孤雁尚云霄,吩咐道:“传令洪水旗兄弟,将将沿海各口岸给我盯好了,但凡发现这几人踪迹,快马加鞭通知我等!”

    “是!”尚云霄应了一声,人已到了三丈外,壁虎般贴在高墙之上,转瞬间,身子凌空飞起,倒翻了出去。此人乃是教中五大散人之首,轻功实乃教中第一,有“寒江孤雁”之称。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方腊便登门道谢,镇恶一死,瘟疫也在慢慢消退。有了琉璃的药方,病患也在陆续的康复着。

    皇甫殇见了方腊,这才想到昨夜听到的那个计划,心中一紧,有些担心起那个倔强的异族少女,不知她是否能够逃脱这一劫难。

    为表谢意,方腊专门带来了一座美味。

    “小二。”众人落座,方腊叫道:“有什么好酒尽管上来。”

    小二陪笑道:“这就来。这就来。”顺手擦了下桌子,乐呵呵的往掌柜那边走去,不多时,几瓶尚好的女儿红便送了过来。

    皇甫殇袖口深处一阵蠕动,原来那小玄龟睡了好久也不见醒来,此时闻到这酒香,却是悠悠转醒。

    皇甫殇觑眼看去,见它虎头虎脑,一阵无奈。依着上次的法子,将杯中之酒尽数递给了它。

    琉璃一身绣花百折裙,体态婀娜,满头青丝用一支金钗束起,露出脖子上雪白的肌肤,光彩夺目。加上她此时名声大噪,当是此中焦点。方腊几人也没发现皇甫殇的小动作。

    “小医生,这可是在下专门从苏州那边带来的名菜。”方腊推开一个白瓷盒子,含笑道:“名叫‘药里横行’。”

    皇甫殇二人看去,只觉得一股迷人的药香顿时钻进了鼻孔。定睛细看,只见盒子里装着十多个红通通的大螃蟹。

    “啊!”琉璃困在谷中,哪里吃过这种东西,瞅着有点害怕,不敢下箸。

    皇甫殇哑然失笑:“不就是‘大闸蟹’么?居然还起了个这么个风雅名儿。”

    听皇甫殇的语气,琉璃恍然,原来也不是什么奇物,这般一想,更是没了沾染的欲望。反倒是其中混杂的药材,另她眼前一亮。

    “大枣、人参、枸杞、五味子、茯苓、沙参、附子……”琉璃一边闻着,一边将其中的药材一一道出,心中却是在推测着这药膳的功效。

    “这个……”方腊一愣,这般美味怎么被他二人一说到成了平常之物了呢,尴尬笑道:“小医生医术果然高明!”

    “皇甫少侠见笑了,可知秋高蟹肥,这时节的螃蟹脂肥膏满,可是正当吃的时候。”王寅有些看不下去了,这药膳乃是他连夜派人带来的,也算是费尽心思了,忍不住说道。

    “对对,两位一试便知。”方腊极力怂恿道。

    琉璃望向皇甫殇,皇甫殇微微笑道:“大家一起吃吧。”

    方玲性子最急,别看她身为摩尼教的大小姐,但方腊家教甚严,对吃食也不太讲究,这般奇怪的东西,她也没有吃过。拈了一只螃蟹,噌的一下丢进嘴里。

    琉璃见了,刚刚伸过去的手又缩了回去,一想到要将这样丑陋的东西吞下,便没了胃口。皇甫殇却是一个劲的笑了起来,王寅等人也是目瞪口呆。

    方腊暗暗叫苦:“忘了这丫头没吃过螃蟹,这下子脸可丢大了。”

    方玲莫名其妙,举目看去,正巧对上了皇甫殇的眼睛,一下子又变得面红耳赤,一颗心儿砰砰直跳,将嘴里的螃蟹咬个不停。

    “咯吱咯吱!”,像是石磨坊里传出的声音。

    良久,似是不见众人出声,她才抬起头来,笑道:“嗯,好吃,外酥内嫩,当真好吃。”

    皇甫殇见她居然一副很在行的样子,忍不住就是目瞪口呆。方腊面色漆黑,恨不得扇她几个巴掌。

    便在这时,边上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四川口音,道:“师兄,原来螃蟹也可以这么吃吗?!”

    方腊脸皮一抽。

    众人看去,只见那女子二十出头,瓜子脸儿,雪白中透着红晕,瑶鼻挺翘,柳眉弯入鬓角,顾盼之间,撩人遐思。

    身边的那个师兄,一身黑袍,年龄大约三十左右,闻言嘴角嘴角微扬,看着方玲,一脸不屑。

    方玲见了,柳眉一竖,就要起身教训这人。

    “坐下!”方腊喝道。

    方玲一脸委屈,觉得脸面尽失,眼中隐隐有泪光出现。

    方腊却是不管不顾,起身走了过去,抱拳道:“原来是唐长老的高徒,这位就是唐老常常提起的关门弟子吗?”

    “方先生客气了,这是在下的小师妹唐婉儿!”黑袍男子起身回道,那少女也跟着做了个万福。

    “来,玲儿,过来见一下你的师兄、师姐!”方腊朝方玲招招手,又道:“小女是唐长老的记名弟子,说起了也是你们的师妹!”

    方玲一脸的不情愿,但父亲威严在那里,只好硬着头皮上去拜见。

    疫情得了控制,所需药材成了短缺之物。那唐遥听到药方起来作用,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商机,飞鸽传书,让自己的弟子从杭州连夜赶来,将药方所需药材凑足。唐婉儿刚刚出蜀,自然不会错过这次的机会,跟着她这位师兄来到了万年镇。

    一番客气,方腊父女别了唐门师兄妹,又回到了桌上。

    皇甫殇二人自是不知曾经与唐门弟子擦肩而过。

    方玲见皇甫殇正在喂琉璃吃蟹肉,脸上一红,哪里不知刚才出了大丑。再看他二人郎情妾意,心中忍不住黯然。虽然很快就掌握了正确的吃法,但那味道连之前的半分都没有了。

    方腊席间多次邀请皇甫殇二人留下,但都被拒绝了。虽然失望,但想到即将到手的传功舍利,心中火热之下,他也没太过在意。

    整整一天,琉璃都在为乡亲们义诊。此地盘桓已久,二人已经决定明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