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八章 传功舍利
    大圣宝树王见教皇赶来,忙收起了魔音,跳出了战圈。波斯众人围在一起,相顾茫然,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老邓,你怎么样了?”王寅扶起一边的邓元觉,关心道。大和尚此刻衣衫褴褛,一脸灰烬,凄惨不已,苦笑道:“洒家无妨,只是可惜了这帮弟兄了!”

    四面瞧去,摩尼教百来号人,已经有半数直接毙命,剩下的也都是浑身带伤,狼狈非常,残废者更是随处可见,场中不时地传出几声苦叫。至于他们来时所乘马匹,早就跑的不知踪影了。

    “都怪自己鬼迷心窍,被眼前这妖女柔弱的外表蒙蔽!”方腊心中暗恨,但见波斯一方实力尚存,他也不敢继续挑衅。虽然心中滴血,但面上仍旧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淡然笑道:“我中原摩尼教早已与波斯总教没了干系,念你们远来是客,今日之事就此别过,你看如何。”

    赫斯提娅尚未搭话,众宝树王已经勃然大怒,怪叫起来。虽然听不懂,但也能够猜到不是什么好话。

    大圣宝树王更是指着方腊的鼻子,用半吊子的汉语骂道:“你胡说九道。”波斯众人的汉语说的还算勉强,但他们所学的成语大都从书上而来,大圣宝树王最是自以为是,经常擅自加以改动,自以为高明,说是“胡说九道”,那便是觉得比“胡说八道”还要厉害上一分了。

    “休要放肆。”邓元觉被霹雳雷火弹打的灰头土脸,正在气头,闻言就要挽起破衣烂袖上去教训一番。

    方腊将他拦下,没有理会大圣宝树王,看向赫斯提娅。

    “够了!”赫斯提娅声音嘶哑难明,显然处于暴怒的边缘。她虽然在教中地位尊贵,但年纪太小,颇有些镇不住这些老经学究。若非她武功乃是教中第一,怕是连半分话语权也没有。大圣宝树王不识好歹,到了这种时候还孤傲无人,实在是让她气愤。

    “我们走!”这一声用上了她八成的内力,只在十位宝树王耳边响起。众人虽然心中多有不服,但被她的气势震慑,也没敢反驳,都是气哼哼的转身离去。

    大圣宝树王最是桀骜,边走边咕哝道:“黄毛丫头,气煞我也!”

    “你说什么?”赫斯提娅耳尖,听到点声音。

    大圣宝树王脸都绿了,大敌在后,他也知道分寸,不敢辩解,快了几步,往前面走去。

    皇甫殇看着赫斯提娅凄凉的背影,一阵出神!

    “皇甫少侠难道也对那婆娘感兴趣?”方腊不知何时到了他背后,见了打趣道。

    “教主见笑了,只是有些感慨异族之中居然也有如此的天骄人物!”

    “天下之大,高手辈出啊?”方腊说着,忽然眼前一亮,阴翳之色一闪而过。见皇甫殇没有注意到,他又继续道:“别的不说,西夏就有一个李延宗!”

    皇甫殇心中一动,那不是慕容复所扮吗?

    一场惨烈之战,大家心情都是沉重之极,一时间噤若寒蝉,都不言语,只闷着头将死去的同伴的尸骸收起,打算带回万年镇安葬。

    皇甫殇一个人站在那里,再一次见识了这个世界的真切与残酷。

    方腊不时的上去安慰一下这些教徒,方神棍的实力果然不是盖的,皇甫殇清楚的看到那些如丧考批的教徒被他一开导,居然变得如同打了鸡血,有些亢奋起来。

    只是离得太远,听不清究竟方腊跟他们说了些什么。亏得他耳尖,只能隐隐听到几个词,诸如“浴火重生”、“光明神国”之类。心下好奇,便不着痕迹的靠近了几步。

    此时方腊正跟王寅小声嘀咕着什么,居然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

    “王兄弟可有办法追踪到刚才那些蛮夷?”方腊小声问道。

    “教主,那妖女虽然长得好看,但也……”王寅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显然对他贪恋美色有些不满。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方腊打断了。

    “王兄弟误会了,你也见了,我们坐观井底,小觑了天下英雄,光凭现在的实力,何时才有机会成就大业?”

    “那教主的意思是?”

    “你可知道那臭婆娘年纪轻轻,为何有这般功力?”

    皇甫殇心中一动,难道有什么隐情吗?正暗自猜测,便听方腊继续道:“我从一本教中秘要中看到过,波斯总教有一种‘蜕凡大法‘,可以让上代高手将功力凝结成一枚传功舍利,传承给后辈。”

    “教主的意思是?”

    “哼,我们这次折损了这么多人,岂能就此甘休。那秘法这妖女肯定也知道,若是能够将其擒获,便可让她用这秘法将这传功舍利吐出来,到时候……”方腊阴测测道。

    皇甫殇心中一寒,脚下不觉用力狠了一下,踩断了一个树枝。

    “谁!?”王寅喝道。

    “咦,原来是皇甫少侠?”方腊一边说着,一边暗中打量起他的反应。

    “打扰二位了!”皇甫殇脸色不变,平静道:“不知琉璃她怎么样了?”

    方腊心头一松,以为他记挂琉璃,也没多想,打趣道:“你们二人的感情可真好,小医生她已经回了客栈,我们这就回去吧!”

    王寅也是哈哈一笑。

    皇甫殇暗叫可惜,虽然知道了方腊所谋,但对其计划丝毫不知。

    收拾妥当,众人开始返回。

    走了一程,翻过道山梁,忽见得清溪流淌,一道独木小桥飞渡两岸,几户人家一路散落着,夜光之下,袅袅炊烟随风飘荡。

    进入万年镇时,夜色已深,但镇中却是灯火通明,不少人还在朝水榭客栈走去。

    路上皇甫殇已经知道琉璃的解药奏效,但却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形,怕她有个闪失,忙向方腊等人告罪一声,展开轻功回了客栈。

    方腊急着安排追踪之事,吩咐手下一声,将外面陆续赶去客栈的百姓劝回家中,自己却是回了明兴园。

    原来,琉璃在回去客栈的路上救治了一个老妇人,没想到居然很快的传了开来。众人一打听她就是日间盛传的小医生,便带着自家的特产上门答谢。琉璃不见皇甫殇回来,等的心急,但乡亲们的热情她也不好推去,一边不断的劝大伙儿将东西带走,一边还开起诊来。小医生出手,自然医术非凡,老百姓平日的不少顽疾,居然让她三言两语就解决了。

    这一下,来的人可是更加的络绎不绝了。

    皇甫殇回到客栈时,琉璃正端坐大亭内为一老妇人把脉,看那老妇和身旁陪着的媳妇,以及在一旁或站或坐、排着老长队伍等待看病的人们,这义诊还不定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皇甫殇见她额头生汗,心中一阵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