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六章 激怒
    皇甫殇心中一动,原来是火器,也不知道威力如何。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只是看他们到此时才将这大杀器祭出,想来数量不是太多。但他也清楚,火器的破坏力从来就不小,武者终究还是肉体凡胎,恐怕一不小心便要被炸个终身残废。皇甫殇饶有兴趣的看着几位宝树王手里的那枚黑色弹丸,也不见任何的引线,一时却是弄不明白这霹雳雷火弹爆炸的原理。

    江湖中高来高去的武者如过江之鲫,但你见那个敢明目张胆的与朝廷作对。火药发明至今,早就应用到了军事之上。江浙一带的江南霹雳堂便是大宋的火器衙门之一,像什么火药箭、霹雳炮、震天雷之类爆炸性较强的武器也是种类繁多,哪个武林人士听了不是面色大变。

    也难怪众人听了方腊的解释之后便是暗自戒备,一脸紧张。

    “分教教主果然见识非凡,这是独属于我们波斯总教的神器,辉耀之下,皆为焦土。明尊在上,我等再次询问你们,是否愿意真诚地沐浴在总教的荣光之下?!”大圣宝树王倨傲道。

    “哼,大言不惭,洒家倒是想要见识一番你们所谓的神器!”邓元觉怒道。

    “咦,原来东方分教里也有这种秃厮!”常胜宝树王大刀一横,护在前面。其他几位宝树王也是各自警惕。

    方腊等人俱是莫名其妙,哪里知道拜火教在波斯混不下去时曾经妄图在天竺传教,被天竺菩提会高手打的鼻青脸肿,狼狈窜逃。这时再见邓元觉的打扮,居然与前代教徒所述的天竺僧一模一样。便是手里握着大杀器,也免不了心生戒备。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此时的印度半岛,鼎盛一时的菩提会早就随着佛教的衰落烟消云散,反而是流传在中土的佛教却是开枝散叶。

    邓元觉却是个暴脾气,波斯众人一口一个“秃厮”,气的他暴跳之极,叫道:“蛮夷欺我,先吃俺一百禅杖。”便要轮起禅杖便奔将过来。

    王寅忙将他拉住,那霹雳雷火弹听着便让人胆颤心惊,若是鲁莽出手,少不了弄个灰头土脸。

    方腊阴沉道:“若是我等不归入总教门下呢?”

    宝树王们见了,却是以为方腊等人被震住了,叫嚣道:“若不归顺,就让你们葬身在神器之下,连那灵魂都不能前往光明国度,永世在地狱中沉沦。”

    方腊双眼泛出冷芒,被一帮蛮夷威胁,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王寅素有小诸葛之称,瞥见皇甫殇居然气定神闲,很快就发现了奇怪之处。再听这些人刚才的口气,这皇甫殇不仅全身而退,还诛杀了其中一位好手,心中一动,知道这帮人先前居然没有动用这霹雳雷火弹。面色一正,笑道:“火药罢了,难道诸位不知道这东西本来就是我****所发明之物吗?何况,若是在下猜的不错,你们手里的这种霹雳雷火弹数量也不多吧!”

    听说他们视为神器的东西居然是来自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波斯众人都是将信将疑。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等听完王寅后面的话,更是面色一白,强自镇定。

    霹雳雷火弹数量的确不多,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选择用毒这种下作又不得人心的手段了。波斯总教几百年积累下来的神器肯定不止这些,但他们横跨中东,曾经绕道西域回纥,与当地的拜火教教徒发生冲突,绝大多数的火器,都在那里耗损了。虽然将那里的分教震慑收复,更是派遣风云月三使留下坐镇,但当地分教早就不复鼎盛,也是苟延残喘,实在没太多作用。

    方腊心中一定,哈哈一笑,道:“想我们帮助你们与异教徒征战,也不是没有可能?”

    “什么,分教教主果然深明大义……”赫斯提娅闻言,喜不自禁。

    话还未完,便听到方腊继续道:“只要教皇阁下下嫁与我,中土摩尼教与波斯拜火教自然成了一家,那样……”

    “放肆!”众宝树王面色大变,脸色气的涨红,骂道。

    “你……”赫斯提娅一脸煞气,面上带霜,浑身发抖,指着眼中这个铮铮君子模样的分教教主。

    波斯拜火教规定教主须由处女担任,凡有动情失贞,违反了教规,就要受火焚之刑而死。方腊此言,当真是挑战众人的底线。

    方腊却是丝毫没有在意众人反应,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佳人。见她肤色奇白,杏眼桃腮,端丽难言,比之中原女子,另外有一份好看,更是喜爱。

    皇甫殇不作他想,只是暗暗咂舌,没有料到方腊居然想要老牛吃嫩草。这波斯教皇看着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一身武功可是胜了方腊不止一筹,也不知道一会儿等他见识了赫斯提娅的武功,是否还是如此自信。

    果然,赫斯提娅终于暴怒,娇骂一声:“无耻之徒,受死吧!”身形已经在空中化成一道轻烟,闪电一般杀向方腊。

    十一宝树王手持重器,与摩尼教众人相持不下,一时没有动手。皇甫殇站在一旁,显然不欲掺和方腊搞出的破事,反而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红色的剑影很快就将方腊围住,却没有传出丝毫的破空之声。就剑道领悟而言,皇甫殇对赫斯提娅也是自叹弗如。

    两人一交手,方腊脸便黑了。拼命招架之间,忍不住看向场外的皇甫殇,心道这帮年轻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当真是见怪了。再瞧着皇甫殇居然看的津津有味,丝毫没有援手的意思,方腊心中早就骂娘了。只是眼前这臭娘们实在了得,一招一式更是处处将他克制,让他疲于应对。

    波斯正宗的乾坤大挪移对上中土的乾坤大挪移,高下立时见分。何况赫斯提娅的乾坤大挪移本就高出他一大节。方腊周身六枚圣火令早就浮出,但赫斯提娅人剑合一,丝毫不比此前的皇甫殇差。

    赫斯提娅转折跃动,面带凛然。清叱一声,举剑一刺,乾坤劲力一涌,一丈外的落叶忽的飞散开来。双手持剑,气力尽灌,居然然有种“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意味。

    “噗噗噗!”一连三剑,招招刺向方腊心口。三枚圣火令早就被击落在地,赫斯提娅此刻人剑合一,孤注一掷,步步紧逼。

    方腊忍不住连连后退。

    皇甫殇见了眼前一亮,隐隐猜测了她的剑道奥妙,居然是将灵魂付诸于剑中,淬炼出一柄绝世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