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五章 霹雳雷火弹
    其时天已昏暗,两道人影一闪而过,行如鬼魅,正是皇甫殇与赫斯提娅。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身后稍远,是从惊骇之中清醒过来的十一宝树王。

    皇甫殇第一次杀人,虽然只是一瞬,但那血淋淋的画面还是让他腹中翻腾,一阵的面色苍白,青鸾剑在手上,竟是有些轻轻颤动。这一战有多惨烈,除了死去的镇恶宝树王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与波斯众人拼斗半日,他虽然仗着内力悠长不绝耍尽威风,但此时浑身上下也落下了许多伤痕,青衫斑驳,血迹零星。若非身后紧追不舍的赫斯提娅,他倒真想找个地方休整一番。

    赫斯提娅碧色的眼睛变得凌厉无比,脸上尽是自责与愧疚。十二宝树王地位尊贵,远渡重洋都不曾折损半分,哪里想到今日镇恶宝树王居然死在了自己眼皮子底下。镇恶此人心狠手辣,向来不被她喜,但拜火教的复兴大业少上一人,就是少了一份把握,事到如今,她根本损耗不起。当初同意镇恶宝树王用毒,也是因为不想承受风险。但事与愿违,只是一个少年,便让他们束手无策。想着,她对前面疾驰而去的皇甫殇既是愤恨,又是欣赏,心情复杂,实在难明。

    终于,皇甫殇的轻功还是差了赫斯提娅一筹,被她拦在了道上。

    皇甫殇也无所畏惧,淡然的看着眼前的波斯美女。拜火教崇尚火焰,看她一身火红长裙,夜色茫茫,当真如一团熊熊圣火。

    赫斯提娅看他此时居然气定神闲,顿时便愣在了那里。她明明已经看到皇甫殇变得虚弱无比,明明看到他连剑都拿不稳了,现在怎么一副没事的样子呢?任谁都不会相信,眼前这年纪轻轻的少年内力已至绵延不绝之境。“难道他是故弄玄虚?”这般想着,她生性谨慎,一时竟然有些不敢动手。

    皇甫殇心中玩味,逗弄之心骤起,淡淡道:“你不敢动手么,实话说我已经没有了还手的力气,你大可不必害怕。”

    赫斯提娅心中疑虑更重,强硬道:“谁害怕。”

    皇甫殇轻笑道:“自然是你。”

    赫斯提娅怒道:“你去死。”目光猛地一定,陡然一声娇喝,双臂一举,宛如天王托塔一般,那柄细剑宛如泰山压顶般砸了下来。剑锋未至,风声猛恶,刮的皇甫殇脸颊生痛。

    皇甫殇笑了笑,一剑上撩,向她剑锋上迎去。

    风声才接,赫斯提娅就觉内息一沉,浊气升至胸口,竟然就无法再吐出。哪里不知是被皇甫殇给骗了,骂道:“卑鄙!”

    皇甫殇嘿嘿一笑,见招拆招。

    赫斯提娅大怒之下,也不在小心谨慎,右手的细剑光影如山,铺天盖地而来。这还不算,她又发出一声清啸,左手突然探出,两指点向皇甫殇眉心祖窍。

    劲风充溢,皇甫殇也不敢托大,俯身避开她的左手指力,猛地踏上一步,青鸾剑向赫斯提娅当头压下。

    赫斯提娅剑身形一变再变,皇甫殇的青鸾剑却如影附形般,紧追不放,一时心中大急,有些气恼自己托大,明明不是这小鬼的对手,竟然还是一个人追了过来。

    散乱光影中,皇甫殇微笑道:“你输了!”

    夜色如染,澄江似练,依稀可见前方的万年镇灯火通明。

    赫斯提娅见他星眸微闭,站在那里也不在击来,落寞的持剑而叹。

    突然间东北角上隐隐响起了一阵马蹄声。听着蹄声,少说也有百来骑。

    皇甫殇睁开双眼,劝道:“多半是我的援兵到了,教皇还是快些退去的好。”

    赫斯提娅脸色一惊,正在这时,身后也传来了十一宝树王的脚步声。嘴角一翘,笑道:“我的援兵也到了!”

    真说着,便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哈哈,前方可是皇甫少侠!”

    赫斯提娅脸色一变,知道来人是个难得的高手。

    皇甫殇心中一动,听出是方腊的声音。

    转瞬,蹄声已经夹杂着阵阵唿哨,从四面八方将波斯众人与皇甫殇围在了其中。

    波斯众人骇然失色,俱是凝神戒备。

    方腊等人下了马,慢慢走来。沉重的脚步声一下一下,便如踏在波斯几人心头之上。几个宝树王的额头已经惊出了阵阵冷汗。

    等看清方腊等人的打扮,赫斯提娅等人的神情明显一松。他们盘桓浙西多日,早就将摩尼教的消息打听好了,识的来人就是分教教众。

    波斯圣教讲究教主兄弟和睦相处,平等相待。但又等级分明,极为讲究身份地位。这几位宝树王虽然说得一口还算流利的汉语,但于中土的人情冷暖却是了解极少。大圣宝树王更是不知好歹,直接上前,傲然道:“波斯圣教在此,你们谁是分教教主,还不上前搭话!”

    方腊脸皮一抽,一脸难看的走了上来,目光却是向皇甫殇瞧去,暗自询问。

    “这几位是大食国拜火教的宝树王,这位是他们的教皇,瘟疫就是他们放出的!”

    “你……”波斯众人气的眉头直跳,大食国乃是唐宋对阿拉伯帝国的统称,波斯人虽然被其统治,但想来是以波斯自居的,皇甫殇的掀掉了他们的遮羞布,如何能不愤怒。但他先前斩杀镇恶宝树王的凶威尤在,众人也不敢发话。

    “原来是总教来人!失敬失敬!”方腊朝赫斯提娅等人抱拳道,“不知几位远渡而来,所为何事?”

    赫斯提娅拦住倨傲的大圣宝树王,温声道:“分教教主阁下,明尊圣地已被异教徒占据,明尊需要他的信徒重现圣教荣光。如今总教已经近乎覆灭,无数信徒被异教徒凌辱折磨,听闻在东方,明尊的光辉仍然强大,我们不远万里想请贵教协助我等驱逐邪恶的异教徒,复兴荣耀!”

    方腊闻声看去,双目相对,心头升起一丝无法诉说的奇异感。怔怔地望着眼前这张清纯无瑕的俏脸,似乎感到一股清澈净洁的溪流在心底划过,整个身心都是一片宁谧。一种想要据为己有的想法忽然涌上心头。

    “大胆!”

    “放肆!”

    几位宝树王见了方腊的表情,哪里不知他心生亵渎,喝骂道。

    方腊脸色一红,暂时将欲念压下,反问道:“那瘟疫一事有做何解释?”他自己都是暗自蛰伏,岂能为了这帮异族出手,正好借着这疫病一事将事情推开。若非他此时迷恋上眼前这位异族美女,早就动手将这帮蛮夷处理了。

    “镇恶已经伏诛,你们还想怎样?”

    波斯众人见分教之人毫无敬畏之心,此时又一次提起瘟疫之事,脸色大变。知道光凭嘴皮子怕是说服不了这些东方教徒,各自从袍子口袋掏出一枚弹丸。

    皇甫殇瞳孔猛然一缩,难道是什么暗器!

    方腊死死盯着几位宝树王手里的那枚黑色弹丸,叫道:“该死,居然是霹雳雷火弹!”见众人一脸疑惑,他又解释道:“听说西域大食国有人从中国学得造火药之法,制出一种暗器,叫做‘霹雳雷火弹’,中藏烈性火药,以强力弹簧机括发射,碰到物体就爆炸。看来便是这种家伙了。”

    “嘶!”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凝神戒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