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四章 激战
    赫斯提娅怒极而笑,冷哼一声,使了一个眼色。

    十二宝树王心领神会,十三人互相点了点头,同时出手。

    赫斯提娅尚未恢复过来,只是掠在一旁,死死的盯着皇甫殇身影,一边暗中调息,一边封死了他的去路。

    十二宝树王不知深浅,早就按捺不住,此时都是拿出了自身绝技。

    大圣宝树王一招“天舞宝轮”,攻防一体,魔音呼啸,直欲剥夺皇甫殇的五感灵识;智慧宝树王手里的流星锤舞的星屑天旋,击向皇甫殇后背;常胜宝树王大刀横劈,锋芒吞吐,砍向皇甫殇右臂;掌火宝树王魁梧非常,一双肉掌,引动“积尸鬼焰”,罩向皇甫殇头颅;勤修宝树王双手执剑,刺向皇甫殇双腿;平等宝树王轻功了得,铁鞭横空,“百龙霸翔”;信心宝树王右手搭箭,圣耀明光,射向皇甫殇要害;镇恶宝树王巨风号角,挥动毒雾卷向皇甫殇;正直宝树王八角锤动,扑向皇甫殇脑门;功德宝树王短戟连击,封死皇甫殇脚步;齐心宝树王暗器连出,荆棘深红,逼向皇甫殇双目;俱明宝树王宝甲在身,横冲直撞,抱向皇甫殇腰腹。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十二人的武功套路精奇古怪,论及招数、耐力都不如皇甫殇太多,但同时出手,又配合默契,也是让皇甫殇头痛不已。波斯明拜火教武功源自极端分子山中老人,诡奇怪异,往往从人所难料之处着手,平等宝树王高高地跃起,铁鞭横空扑向皇甫殇,正常来讲只会是凌空下击,却没想到他居然一个跟头竟然翻到了皇甫殇的身后,然后又是双脚一蹬,自皇甫殇的后心飞起,半渡而击。

    鬼诡奇异,毒辣非常。也难怪赫斯提娅对此前暗袭皇甫殇一事狡辩不已,原来这才是波斯武功的特点所在,皇甫殇看来的偷袭,在他们看来却是最正常不过了。

    幸亏皇甫殇没有托大,一直在凝神防备,才没有一下子就被对方暗算了。

    神海开辟之后,皇甫殇的神魂已经强度已经超乎常人,大圣王一招“天舞宝轮”的音功虽然极为罕见,但对他却是毫无影响。

    倒是那镇恶宝树王的毒功,委实难缠。

    皇甫殇屏气凝神,时刻防备。

    只见镇恶宝树王吹着一个黑牛号角,扑棱棱的便有无数虫子飞来,聚成一片毒雾。随着镇恶宝树王手掌挥动,那毒虫开始有序的结对飞向皇甫殇这边,说不尽的诡异。巨风号角,毒雾滚滚,无数蜘蛛,蜈蚣、毒蛇等等毒物,一个个张牙舞爪,毒气腾腾的冲杀过来。所过之处草木皆枯,青石俱蚀。

    皇甫殇气沉丹田,猛地大嘴一张,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劲,将眼前这气势汹汹的毒物,一口吹散。镇恶宝树王眼睛差点掉落地上,一时不敢向他靠近。

    再次大喝一声,皇甫殇用足十成的力量,向上跃起,避开其他几位宝树王的攻击。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身子尚在半空,右手青鸾剑已经和平等宝树王的铁鞭缠上,左手却是与掌火宝树王拍去。

    剑、鞭相绞,发出一阵阵火花。

    两掌相交,响起蓬的一声。

    青鸾剑锋利无比,破开铁鞭后,直取平等宝树王心口。好在此时镇恶宝树王的毒雾再次飘落,让皇甫殇剑势一缓,给了平等宝树王逃命之机。但那掌火宝树王与他拼了一掌,已经被击成重伤,萎靡在一边,咳血不止。

    “积尸鬼焰”其实只是磷火罢了,皇甫殇肉身之强直逼横练大家,一时无碍。但积尸鬼焰漫上皇甫殇左臂,将他的左袖烧成飞灰,肌肤更是有了轻微的灼伤。

    十二宝树王见了,都是心中惊惧,各自怒吼一声。众人再次扑向皇甫殇四周。

    皇甫殇虽然胜了一招,但他不敢大意,足下轻点,再次飞起,想要突破重围。但赫斯提娅就在一旁,哪里会有机会。

    皇甫殇甫一转身,想要从另外一边突围出去。功德宝树王的短戟已经击到,皇甫殇忙持剑相挡。

    “砰!”的一声,虽然将功德宝树王击退,但身后的智慧宝树王已经拖着流星锤打来。武者的兵器是“一寸短,一寸险”。

    此时剑、锤交锋,不比长枪大戟,中间有那么一段距离,较之流星锤,青鸾剑算是短兵相接,皇甫殇几如肉搏,但他仍旧精芒闪电,手中利刃不断闪过,谁要是稍一疏神,便有血溅碧潭之险。

    勤修宝树王抢上一步,怒极猛搏,点扎戳刺,迅如怒狮,全是进手的招数。皇甫殇背腹受敌,还要分神防备赫斯提娅,很快便是满身大汗。

    只是他的剑术已至宗师之境,端的非同小可。他兀立如山,见式破式,见招拆招,一口青鸾宝剑,横扫直击,劈刺斩拦,竟是毫不退让!

    众人越打越急,越斗越险,百十来招已过,皇甫殇仗着绵延不绝的内息,承然能化险为夷。酣斗声中,围攻着皇甫殇的几大宝树王已经浑身带伤。俱明宝树王深吸了一口气,横冲而来,一招“老树盘根”,想要将皇甫殇双脚拖住,不料皇甫殇身形移动,背后的镇恶宝树王酝酿已久的一口瘟毒浓痰,正正的唾在俱明宝树王的面上,痰落片刻,便见俱明宝树王脸色开始发青。镇恶宝树王知道自家这口痰的厉害,忙掏出一枚碧色丸药,递给了俱明宝树王。此时十二宝树王已是强弩之末,场中出除了不主动迎上的大圣宝树王和镇恶宝树王,其余十人俱是身受重伤。

    战到分际,赫斯提娅忽然身移步换,快若流星,一闪来到皇甫殇背后,“人剑合一”,刺向皇甫殇心口。

    皇甫殇一直都在防备她出手,察觉之后,旋身疾发两剑,足跟一顿,让赫斯提娅的剑锋在耳边削过,他自己却是一个转身,一鹤冲天使出,又绕到众位宝树王身后,青鸾剑按照“玉带围腰”的招式横击而出。

    只见青光一闪,如箭离弦,紫电飞空,满身剑花错落,怪啸声中,一个宝树王的头颅飞上半空,洒下血腥红雨。一众宝树王神情呆滞,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那颗头颅,正是镇恶宝树王。

    一场恶战,皇甫殇连败十一名宝树王,击毙疫病的罪魁祸首镇恶宝树王。酣畅淋漓之余,皇甫殇呼吸紧促,全身滚热,边上的冰河冷气,阵阵袭来,不觉一连打了几个寒噤,头脑为之一醒。暗叫一声糟糕,皇甫殇唰!唰!唰!连刺数剑,趁着众人骇然之际,瞿然带着风雷之声,向远处逃去。

    果然,赫斯提娅醒过神来,神情大变,娇声怒喝着,竟是寸步不让,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