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三章 人剑合一
    皇甫殇四剑招式之妙,出手之快,拿捏之准,势道之烈,无一不是第一流高手的风范。

    十二宝树王见了,尽皆失色。此前他们离得太远,只是隐隐看到教皇在这少年手中并未讨好,却是不清楚皇甫殇的剑术居然如此的高明。

    西洋剑术崇尚速度与力量,主要的攻击手段就是刺。赫斯提娅见了皇甫殇的剑法,惊叹之余,忍不住便想与其比试一番。

    “皇甫殇,我要与你比试剑术!”赫斯提娅性子憨直,上前一步,死死的盯着皇甫殇道。

    “哼!不必看了,刚才暗算我时,已经见识过了你的剑法。”知道瘟疫就是这些人搞的鬼,皇甫殇对这些波斯来客实在是没任何好感,眼前这位美女教皇,在他看来更是蛇蝎毒妇!

    赫斯提娅俏脸一红,怒道:“凭什么说我暗算你了?”

    皇甫殇冷然道:“不必惺惺作态了,先是用毒药麻痹在下,然后又一言不发便行刺而来,不是暗算是什么?莫非教皇寂寞难耐,见在下玉树临风,想要投怀送抱不成!”

    赫斯提娅虽然听得不大明白,但那“投怀送抱”的意思还是能够猜测出来的,闻言脸色一寒,冷哼一声道:“便有暗算,那也是防备罢了。”

    皇甫殇一愣,不想这波斯美女居然如此的牙尖嘴利,讥讽道:“嘿嘿,堂堂波斯圣教的教皇,居然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在下这次倒是长见识了。”

    “你……”十二宝树王大怒,只是碍于赫斯提娅尚未发话,不敢擅自动手。

    赫斯提娅自幼长在教中,平日里都是一脸的尊贵高傲之态,教中上下,那个见了不是恭敬有加。此时见皇甫殇被她气急,居然露出一丝小女儿性情,得理不饶人,奚落道:“那是你年幼无知,今天这比试却是由不得你了,君子成人之美,本教皇再让你见识一下我波斯剑法的厉害。”说着,已经持剑刺来。

    皇甫殇这时才看清她掌中的这柄长剑,剑身狭窄,看来竟似比筷子还细,却长达五尺开外,由头至尾,银光流动,似乎时刻都将脱手飞去!

    皇甫殇左手中指轻弹,青鸾剑发出‘铮‘的一声轻吟,剑已出手!

    赫斯提娅轻功比之皇甫殇高了不止一筹,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刺,但快速之下,已是银光流动,眩人眼目,剑光展开,宛如乎从天而泼的一盆水银。

    皇甫殇一连使出九剑虚招,乃是他从慕容龙城的笔力里面学来的,此时居然下意识的使了出来。虽然皆是虚招,但在赫斯提娅眩目的剑光下,谁也不敢拿稳这是虚招的,倒也使得恰到好处。任谁都会忍不住去招架闪进,但是无论她如何招架闪避,却早己全都在这九剑的计算之中。

    但赫斯提娅作为拜火教第一高手,除了将镇教神功修炼至第五层巅峰外,一手剑术更是已经掌握了属于自己的“剑道”,那就是“舍剑之外,别无他物”,走上了一条旨在“人剑合一”的剑道。虽然此时仅仅是小成,甚至不过初窥门径。但也不容小觑。只见她双手持剑,一招“以势压人”,直指皇甫殇心口,无疑是要施展“人剑合一”的剑道力量。。

    皇甫殇九个虚招之后,剑势一变,三式周公剑使出,各种剑招变化,自然流畅,虽然不能轻易动用剑心力量,但他此时内力何等雄厚,这三剑配合上三门剑招心法,威力岂非小可。

    赫斯提娅见这三招一气呵成,又变化万千,眼前一亮。皇甫殇剑法的许多精艺绝招,诸式剑法,博大精深,让她不由得欢喜赞叹,看的出了神。

    但此时劲敌在侧,纵见对方剑招精绝,也只有竭力应付,哪有余暇来细看敌手剑法?赫斯提娅很快便回过神来,长剑飞舞,电闪而刺。两人出手都是极快,转眼间数十招已过,仍是不分胜负。

    但人力有穷时,时间一长,赫斯提娅的乾坤大挪移修为再高,也不比皇甫殇内息沟通天地、源源不绝。

    很快,她手里的剑术开始变得凌乱起来,慢慢的已经不能继续保持人剑合一的状态。

    皇甫殇发现了她的变化,笑道:“教皇大人,看招!”剑随声出,直刺其胸。赫斯提娅横剑急挡,却挡了个空。

    赫斯提娅横娇骂一声:“狡猾!”

    皇甫殇第二剑又已刺了过来。赫斯提娅无奈,持剑封架。皇甫殇不给她停顿的时间,很快又发出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攻势既发,竟是一剑连着一剑,一剑快似一剑,连绵不绝。

    赫斯提娅胆战心惊,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招架才是,皇甫殇每冲刺一剑,她便退后一步,刺得十余剑后,赫斯提娅已退到了潭边。皇甫殇得势不饶人,丝毫不缓,刷刷刷刷,又是四剑使出。三式周公剑之后,剑锋一转,一招“一剑西来”,一缕剑光云气蜿蜒飞射,带着呼啸之声,冲向赫斯提娅。

    无奈之下,赫斯提娅虚晃一招,后退数尺,喘气道:“不比了,你们东方男子都这般没有绅士风度吗?”

    皇甫殇知道有十二宝树王在一旁,自己也奈何不得她,便没再出手,哈哈笑道:“那就要看是否值得在下怜香惜玉了!”

    赫斯提娅知道他对镇恶宝树王的手段怀恨在心,心里一暗,忽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拜火教历代教主都以光复明尊盛事为己任,她也不忍心乱杀无辜,但又没别的办法可以使出。思虑良久,她试探的说道:“皇甫殇,你既然知道我教来历,想必与东方分教大有干系,若是你能为我们引荐一下分教教主,替我们说些好话,我便叫镇恶宝树王解了这疫病,你看如何?”

    皇甫殇冷笑一声,道:“教皇难道没看清楚现在的形势?是我的武功胜你一筹,姑娘何苦自讨没趣?”

    “哼,我就不信你能够离开此地!”赫斯提娅脸色一冷,威胁道。手下十二宝树王更是将皇甫殇围了起来,一脸不善。

    皇甫殇哈哈一笑,道:“你也忒小瞧我了,本大爷来去自如,想要离去,你们谁也拦不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