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二章 波斯圣教
    碧眼美女虽然占尽上风,但是心中的震骇却绝不下于皇甫殇。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她的乾坤大挪移早已到了收发由心的境界,可刚可柔,千变万化。一代教主以外,古往今来拜火教教中虽然能人辈出,但从没有人能在她这样的年纪修至这种境界。但是眼前的这个宋人少年,左右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一身内力之浑厚却是闻所未闻。

    “难道中土世界的人都是如此的厉害吗?”她心中想着,却是对此行的目的少了几分自信。

    此时的西方,拜占庭帝国与阿拉伯帝国各执一方,波斯帝国早就成为历史。******征服波斯后,******教迅速取代了拜火教,虽然拜火教历代教徒多次起义,但都未能成事。无奈之下,这些波斯教徒才远渡重阳,聚焦于神秘的东方。

    比起西方和中亚一带的四分五裂和波涛暗涌,此时的中原大地,宋、辽两个庞大的帝国,在难得的和平岁月里,正处在繁荣的巅峰。三十多年后,十字军第一次东征,以宗教名义,倾举国之力,贵族骑士连同贫下中农都抡起锄头上岗,参战人数也不过八万多人。而此时的大宋国,常备军队就有百万左右,大辽国因为全民都服兵役,数目只会更加庞大。宋与辽、甚至西夏打上一仗,各领十几万、二十万大军,已经是非常平常的事了。

    这帮波斯人顺着蛛丝马迹,终于找到了大宋分教的地址。只是想要将这股东方的力量据为己有,少不了要使些手段。

    这瘟疫便是十二宝树王之中的镇恶宝树王的手段,此人最善用毒,原本就是打算利用瘟疫的厉害来迫使分教教徒回归总教门下。

    皇甫殇心中猜测:“难道这异族女子来自波斯,那她岂不是拜火教的圣女了?”想着,他对眼前这个异域风情的美女更是满怀好奇,见她肤如凝脂,白里透红,碧眼生辉,秀发飘拂,觉得当真是美妙难言。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深深的盯了碧眼美女一眼,冷冷的道:“姑娘是什么人?”

    “放肆!”

    忽然,一道发音生硬的喝声自两人背后传来,原来是载着这些人的那只小船靠岸了。

    皇甫殇见那船头上插了一面火焰旗帜,下方设着十三张虎皮交椅,当中的那张正空着,其余均有人乘坐。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心中一动,知道船上这十二人便是波斯拜火教的十二宝树王了。这十二人依序排在,从左到右,分别是:大圣,智慧,常胜,掌火,勤修,平等,信心,镇恶,正直,功德,齐心,俱明十二王。

    说话的这人刚好排在第八位,正是那镇恶宝树王。是个四十多岁的黄须男子,身材瘦削,穿着一袭红袍。

    镇恶宝树王大喝一声后,也不理会皇甫殇,率先跳下船只,朝那女子跪拜道:“教皇!”

    皇甫殇皱眉道:“教皇?”脸色陡然显得有些凝重,道:“你们是什么教?”

    镇恶宝树王自傲道:“波斯圣教。”

    皇甫殇心道:“果然如此!”见这人倨傲非常,十分不爽,“嘿嘿”一笑,道:“哦,原来是是波斯的拜火教啊,难怪口气会这么大。小爷曾听说波斯圣教教皇武功通神,早就想去会会他,只是路途太远,没有前去。不想今日一战,原来也不过如此!”

    “你!”十二宝树王脸色俱是一变,若非看到刚才教皇与此人不分伯仲,少不了就要上去教训一下眼前的这个臭小子。

    “我叫赫斯提娅,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忽然,那被尊称教皇的女子说道,音调虽然有些奇怪,但温声细语,听来却是别有韵味。

    皇甫殇没想到这女子还会说汉语,心下诧异,随口叫道:“皇甫殇!”

    他哪里知道,波斯众人远渡重洋,又是一心收复东方分教,早就提前将汉语学会了。若是没有皇甫殇横插一杠,不久之后,这些人便会被方腊设计灭杀,自此波斯明教武学传承中断。

    皇甫殇想到此前对瘟疫一事的猜测,又问道:“不知诸位远道而来,有何贵干?近日盛行的疫情,可是与你们有关!”说道后来,已是一脸冰寒的喝问。

    镇恶宝树王脾气暴躁,又贵为圣火教宝树王,地位尊贵只在教主之下,哪里受过如此冷喝,一时脸色涨红,道:“是我又如何?”

    “哼,该死!”皇甫殇大怒,“番邦恶狗,也敢草菅人命!”说着,便化身一道犀利的剑影,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镇恶天容穴,杀意凛然,意图割断他颈部动脉。

    刺骨冰寒的杀气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镇恶宝树王抬眼望去,只看到满目跳动的剑光,心中惊惧,遍体生寒。他一身实力尽在用毒之上,皇甫殇出手太快,根本容不得他施展抵挡。

    波斯众人惊怒交加,波斯拜火教凌驾皇权,他们哪里会将寻常百姓放在眼里,不说是大宋子民,便是波斯平民,杀起来也是毫不含糊。释放瘟疫震慑分教乃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好手段,可以兵不血刃的便将分教收归,死上一些平民百姓又有何妨。

    赫斯提娅眉头一皱,她脑海中仍盘旋着皇甫殇刚才的冷笑,一时有些羞愧。但此时皇甫殇已电闪至镇恶跟前,容不得她多想,猛的提起乾坤大挪移劲力,将双袖扬起,往镇恶身前挡去。

    “蓬!”的一声,剑袖相撞。

    皇甫殇目射奇光,一剑劈在赫斯提娅交叉架起的双袖处。但觉对方双袖似实还虚,使他不但无法着力催劲,还感到有一股吸啜拖拉的怪劲,让他觉得若是继续强攻,便会掉进一个不可测知的险境里。

    波斯武功果然诡异!皇甫殇一时不敢冒进,骇然抽剑后退。只是他对镇恶宝树王的恶行实在太过痛恨,临走也不忘给他一个教训。

    身在半空,瞅准赫斯提娅双袖的空当,皇甫殇一连刺出四剑,虽不致命,但招招见血。

    这四剑出招捷迅无伦,更是凄厉之极。第一剑穿过镇恶宝树王的左肩衣衫,第二剑穿过他的右肩衣衫,第三剑刺入他的左臂之旁的衣衫,第四剑刺过他的右胁旁衣衫。这四剑均是前后一通而过,很快就在他的大红袍上刺了八个窟窿,剑刃贴肉掠过,留下一道道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