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一章 疫病源头
    虽然已经有了对症之药,不过目前看来,这疫情并不乐观,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些普通人感染疫病,等到现在,已经有部分修为低下的武者也感染了疫病。药方中的不少药材都是极为昂贵,随着患者越来越多,耗费的金钱也不容小觑。何况,如此多的药材,便是明造坊,一时半会也难以筹集。方腊等人兴奋过后,便发现了这个问题。

    “琉璃姑娘,这药方可否能改善一下?”方腊犹豫片刻,忍不住问道。

    琉璃坐在那里,神情不安,没有理他。

    “这……”方腊有些头疼,半天下来,他早就发现了,眼前这位女子实在是太难交流了。

    王寅察言观色,猜到琉璃有心事藏着,便朝方腊摇了摇头,问道:“姑娘可是有什么担忧的事情吗?”

    琉璃闻言,不安道:“皇甫他自从上午离开,到现在都没回来……”

    众人这才恍然,原来是在担心自己的情郎,当下都是一阵好笑。皇甫殇查看水源一事他早就知道,但先前皇甫殇败尽教中高手,大家对他的身手都是极为相信,倒也没太过担心。镇子方圆百里只有一个水源,便是前面浙西大峡谷流出的一条河流。

    方腊心中无奈,也不在提及什么药方的事情了,劝慰道:“姑娘放心好了,皇甫少侠修为高绝,能有什么事情!”

    ……

    那河水为钱塘江水系,贯穿整个大峡谷,山高水急,沿途花木遍地,地貌奇特,峡谷两旁悬崖奇峰秀石,有“白马岩中出,黄牛壁上耕”之誉,与长江三峡相比,自有不同诗情画意的领略。

    山中向来以多毒虫多猛兽著称,但对武功高手来说,的确并无大碍。皇甫殇当时找人问明路线,便施展轻功,一个时辰便到了山脚之下。

    山涧入口,有五尊并峙的岩峰横挡河流,形成一道关门,左右两侧山中有宝剑石一对,当地人称之为剑门。剑门一边是坡地,一边是峭壁。壁上有观景台,壁下为剑门潭。

    河、潭相合,涛声如雷。接近正午时分,山林中却是万籁俱静,鸟语绝迹,连虫子的嘶鸣声也消失不见。皇甫殇感官灵敏,心知必然是有异常状况发生了,当下眼睛在四方游走,同时暗暗提神。

    那河潭所在,便是方圆百里之内唯一的水源了。

    皇甫殇见两旁栈道曲桥,娓娓而来,赞叹之余,忍不住的赏心悦目!一步一步向前,一直到他靠近河潭,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潭前水汽茵茵,雾气弥漫。皇甫殇见了,更是小心起来。

    “难道这雾气有古怪?”嘀咕一声,他转为龟息之态,屏息上前。等他慢慢靠近水雾之后,那雾气突然炸开,一阵紊乱,化为了铺天盖地的虫子涌过来,扑面而来。

    皇甫殇心头一跳,眼前一黑,便见无数蝗虫、蟋蟀、蜜蜂、苍蝇、蚊子扑来,心中恶寒,下意识的就是转身而逃。

    那虫海却是紧追不舍,皇甫殇跑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修为有成,还怕这区区虫子不成。想着,忍不住老脸一红。先前的反应纯属本能,皇甫殇气恼之下,浑身真气一震,靠近过来的虫子直接被他的气劲震晕,密密麻麻的落了一地。

    心中一定,见远处的虫海仍旧不要命的扑来,他长啸一声,抽出青鸾剑,寒光一闪,跳入了虫海。剑光流转,几个呼吸间,已经被他杀出一条血路,折回了河潭边缘。

    突然,皇甫殇眼睛一缩,这才看到河潭对面,有几个人正看着这边。

    “果然有人作祟!”

    皇甫殇冷哼一声,忽然发现身上不知何时已经被虫血染了个遍。绿油油的,看着实在不舒服。但也没备用的衣衫可换,皱了皱眉,若是此处没人,说不得就要清洗一番。无奈之下,他又朝对岸的那几人看去,想要将他们的容貌看清楚。只是隔得实在太远,他也只能隐隐看见这些人打扮不像中土之人。

    便在这时,他身上突然开始传来一阵麻木感,低头一看,好端端的皮肤不知如何也成了绿色。皇甫殇面色大变,知道这虫血当中有毒。当即便自胸口掏出一枚解毒丹药,扔进口中,闭目凝神,将玄武真定功运转到极致,遏制住了毒气漫开。

    心中忍不住猜测:“难道瘟疫便是这些虫子身上带来的吗?”忽又想到前面的那几个怪客,暗道,“恐怕这怪异的虫子与这些人脱不了干系。”随着真气运转,绿色的毒力被逐渐驱除,皇甫殇慢慢睁开眼睛。

    环视了一眼周围的地势,皇甫殇脚下轻点想要绕到对面查看一番,只是刚走了没几步,忽觉脚下有异,一阵剧痛已是袭来,方知中了暗算。但他轻功着实了得,脚下轻轻一点,身形拔起,右足已脱了埋伏。这一跃有丈高,他在空中已是探明周遭情形。待得身子将落下,身影如离弦之箭,已是到了一处空地。

    皇甫殇料想来敌人应该埋伏在侧,暗中戒备,略将功力运行周身,片刻之后,足上痛觉已经无碍,知道所中毒药实在是不入流,心神稍定。

    皇甫殇向对面望去,只见那边的几人已经划船过来。其中一人,更是直接踏着水面,蜓蜓点水般快速飞来。皇甫殇见这人在水上都能施展绝顶轻功,不禁为之耸然动容。

    很快,这人已经踏上河岸,手持一把长剑,刺了过来。

    皇甫殇身影微动间,闪开长剑,并指成剑,反手点向来人肩井穴。这才发现,这人居然是个俏丽的女子。高鼻碧眼,显见的不是中原人物。

    一招落空,皇甫殇剑指已至,碧眼女子却急旋了一圈,衣袂飘扬,纤指往上点去。

    皇甫殇与此女指尖交触,体内真气狂涌而出。

    这女子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有如此功力,浑身一震,仰脸便朝皇甫殇瞧来,神色幽怨迷人,檀口微张,吐出一股劲气。皇甫殇惊人劲力刚钻入此女的肩井穴,便化为乌有,再不能对她的经脉生出任何破坏作用。

    更要命的是,此时对方指尖也射出一道似无还有的怪劲,刺入了皇甫殇的经脉,怪劲到处,饶是他洗精伐髓之后的经脉,也是痛的欲裂,那只手臂更是立时麻木不仁,不要说反击,一时连化解都不知何着手。

    这还不算,那女子吐出的那股气劲,此时居然一分为二,一左一右刺向他的双眼,倘若真的给她击中,少不得要变成一个瞎子。

    危机之时,皇甫殇反而冷静了下来。冷笑一声,丹田再次生出一股强劲,以电光石火的速度走遍全身,不但解去了手臂的僵麻和痛苦,还借机飞退半空,堪堪避开眼盲之祸。

    此时他已经发现,这女子吐出的那道气劲实乃源自他自己。不由的想到此前方腊运转乾坤大挪移时的那道怪异的劲力,一阵明悟,原来这碧眼美女也是摩尼教之人,而且她的乾坤大挪移显然比方腊的高明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