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十章 药方
    琉璃给出的药方里面不仅有金银七环蛇血这等绝毒之物,更是包含了冬虫夏草、人参、首乌、芝草、伏苓等数十种珍奇的药物。

    方腊见了,也不由得一阵肉痛。便朝身边的一位老翁询问道:“黄老以为如何?”

    这仙风道骨的老人乃是他托了不小的关系才从东京请来的杏林高手,年轻时曾做过太医院的首席医官。只是让方腊失望的是,老者对此次的疫情也是束手无策。不过对于老者的医术,他还是极为信服的,这才向他询问起来琉璃给出的药方。

    “简直是不知所谓,不知所谓啊!”谁料老者一看这张药方便是吹胡子瞪眼就,连连摇头。

    方腊心头咯噔一下,深深的失望涌上心头。

    医道一脉虽然一直都在进步,但终究有着时代的局限性,很多古老的理论渐渐遗失,新的理论虽然也层出不穷,但始终没有形成完备的体系。“瘟疫”在医道中一直都是一个大课题,琉璃在实践方面或许远不如这位黄姓老者,但她得了医圣张仲景的真传,理论知识之扎实全面,绝对超过老者许多。何况,支撑琉璃的,是医圣一脉传承数百年的精华之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腊一脸阴沉,但还是叹了一口气,心道:“这老家伙口口声声说自己如何了得,也不见他提出一点建议。如今来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在摩尼教这些年积累颇丰,这些药物虽然耗费不小,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方腊想着,便吩咐手下一声,开始购买所需药物。

    镇中便有明造坊的分店,筹齐药材也是简单。这明造坊乃是川蜀唐家堡所有,是大宋第一富商,生意遍布九州十域,东西向来齐全。

    方腊与镇中分店的掌柜私交甚密,甚至连方玲的都是这掌柜的弟子,此前方玲用石子当做暗器的手法便是源自唐门的一门暗器手法——“一石二鸟”。

    掌柜的叫做唐遥,乃是唐门的一位长老,虽然武艺算不得出众,但颇有生意头脑,江浙一带的商号,就是他一人拉扯起来的。这些年唐门与五仙教明争暗斗,元气大伤,便将重心移到了商道之上,唐家堡大肆制造暗器、配置毒药,并公开售价卖与武林中人。唐门暗器天下无双,配置的毒药无色无味,在江湖上颇有威名,每年死于唐门暗器和毒药的武林中人数以百计。生意越做越大,名下的钱庄、布行、酒楼等产业也是极为了得。

    药材很快便送到了幽谷,琉璃按照不同的比例开始调试药剂。皇甫殇见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结果,便和琉璃商量一下,去镇子的水源那边查看起来,企图找到这疫病的起源。

    不多时,便开始在一些自愿以身试药的百姓身上临床验证起来。这些病入膏肓的百姓都是一脸死灰,听说消息后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但等他们服下琉璃的汤药,居然惊喜的发现,病情开始很快稳定下来。

    琉璃知道这药方毕竟不是古丹,见能够缓和病症,已经很满意了。略一沉吟,便取出了银针,开始在患者的“紫宫”、“中庭”、“关元”、“天池”四处穴道中扎了下去。这特制的银针硬中带有韧性,刺入穴道后并不流血。过了半晌,那患者便呕出几大口黑血来。琉璃见果然逼出了他体内的毒血,心中暗喜。又开始给其他患者施针,等将众人体内毒血逼出之后,她又穷思苦想,拟了一张药方,向跟在一边的侍者说道:“请你照方煎一服药来,给他们服下。”

    这人不敢怠慢,忙将药方拿去呈给方腊看,问他是否照煎。

    一旁的黄老见了,不屑道:“只是温养之药,并无奇怪!”当下还冷笑三声,心道,“连老夫都没有把握治好的疫病,你一个小女娃娃,我倒要看看是如何治好的。”

    方腊眉头紧皱,只是先前昂贵的药材已经投下,这时岂有半路放弃的可能,无奈的吩咐这人依方煎药。

    此时众患者对琉璃的医术已经彻底信服,各自都是仰脖子将一大碗药喝得涓滴不存。只是这汤药下肚之后,众人都是面色惨变,腹痛如刀割,不住的呕血。

    方腊早就听说了这边的情况,一言不发,显然失望之极。

    那黄老见了,又不忘开始数落起琉璃的不是,听得方腊烦不胜烦,一个人回到了屋子。

    琉璃见众人都是一脸惊惧,温声安慰一番,劝道:“大家不必惊慌,这是在排除体内的余毒!”

    众人半信半疑,果然,呕着呕着,血色也自黑变紫,自紫变红。

    当下琉璃又开了一张调理补养的方子,甚么人参、鹿茸、首乌、茯苓,诸般大补的药物都开在上面。

    方腊心灰意冷,早就不对琉璃这边抱有希望,但看在上次的赌约上面,还是吩咐下人尽力满足琉璃的要求。

    如此调补了半日,那几个患者竟是神采奕奕,尽复旧观。众人心下感激,当下便是跪在地上谢道:“多谢小医生救命之恩。”

    琉璃也是欢喜不已,见了忙将众人一一扶起。

    幽谷中的执法教徒听说了这事,都是双眼放光,纷纷小声交头接耳着。百姓们听说不用整日生活在恐慌中,几乎是喜极而泣。

    傍晚时分,消息已经传遍了万年镇。小医生名号更是成了街头巷尾的议论话题。

    黄老知道了这事,整张脸都绿了,“那丫头的药方居然真的有效?”,老者下巴微微的颤了颤,一脸的不可思议。

    “黄老似乎有些不高兴?”

    方腊不知何时到了黄老身后,一双幽深,透着冷意的眼眸直直的凝视着黄老的一举一动,冷冷道。

    听到方腊的冷漠,老者心下就是一个激灵,忙眉开眼笑,假装起来。

    “高兴,非常高兴,只是老夫有点想不到,这么快就找出了治疗时疫的方子,一时无法适应。咳咳……”他被人抬举太久,自负惯了,此时被方腊冷淡的态度激的一时怒火攻心,不由咳嗽起来,面色泛红,在黄昏的灯火下有些吓人。

    方腊双眸泛出幽幽的鄙视之色。这种小人,亏他还将其当做有道高人佩服半天。“若非有那个赌约约束,说不好老子便被这老家伙给说服,错过了琉璃姑娘的药方!”方腊越想越是气愤,当下也没理会这人,径自往幽谷那边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