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三十九章 来历
    屋内,琉璃的玉指雨点般点落在天机居士身上,轻重不一,其中两指更是射出一道真气,分由尾闾和后枕两穴透进天机居士的经脉。

    皇甫殇对琉璃的解穴手法毫不讶异,谷中之时,他便没少被用来当成试招的对象。这一手点穴、解穴之法,乃是老张家祖上传承下来的行针引脉之法,专针对人身穴道而创,诡异莫测,远非一般江湖“打穴”的功夫可比。当初张老便用这一招将二人点住了穴,皇甫殇玄功神异,也是过了一夜才将穴位冲开。

    医道一脉,对穴道的研究绝对无人能比,琉璃得了爷爷的真传,无声无息的便用这独门的封穴之法定住了天机居士。一番研究下来,她已经大概有了一些猜测,所差的不过是多试验一番,要不了多久,便能找出那古丹的简化版的配方。

    一天没有进食,琉璃此时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从沉思中醒来,她就发现了一脸颓丧的天机居士正气恼的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这才想起给他解穴。

    天机居士见了,怨念尽去,居然生出一股感激之情。随着琉璃闪电般的解穴起来,他很快就发现有两股劲力,一由督脉逆走,一由任脉顺行,不断的冲开其他的穴位。心中暗凛,原来此女也是一位武功高手,诧异之余,对琉璃的来历更是好奇不已。

    他早年曾被一个苗疆的用毒高手下过蛊毒,若非误打误撞的吞了那颗古丹,早就生不如死。自那以后,及时行乐,就成了他的信条。此后多年,他一直都是浪迹江湖,见识不可不深。江湖中人只知道他混迹三教九流,但却不知他早就归入红叶斋门下。天下消息更是了然于掌,这才敢大言不惭的自号天机。

    但眼前这二人的来历,却是神秘非常。他匆匆忙忙的要赶回红叶斋,除了对方腊的戒备外,更多的是想查证一下两人的来历。

    当最后一个穴位解开之后,天机居士脚下一麻,忍不住“呀”一声叫了起来,毫无形象的跌落在地上。

    皇甫殇闻言惊醒,眼皮一跳,想起了自己当初的境遇,大感难兄难弟。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琉璃多有得罪,这里给你赔罪了!”琉璃过意不去,施了一礼。

    天机居士性子跳脱,有啥说啥,但若眼前是个美女,那便会遮遮掩掩,佯作大方,强笑道:“没事,脚下滑了一下!”

    “哈哈!”皇甫殇上去将他扶起来,一道温和的真气自手上传入天机居士腿部,慢慢的化解着长时间站立出现的不适。

    “算你小子有眼色!”天机居士在他耳边小声的嘀咕一声,又道:“这次的事情,算你欠我一个人情,怎样?”他从来就不是甘心吃亏的主,江湖中人但凡有求于他,必定会付出一些代价。金钱如粪土,对江湖中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一个绝顶高手的人情更有价值。

    “好!”皇甫殇也没多想,见天色不早,便邀二人出去吃饭。

    掌柜的族人不知何时已经接手了这个客栈,三人下了楼,很快便有一个陌生的庄家汉子迎了上来。

    皇甫殇叫了一桌酒菜,几人都是饱餐一顿。

    天机居士知道琉璃用他的血研究解药,心中忐忑,刚用过餐,便朝二人道:“皇甫小子、琉璃姑娘,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就此别过。”

    皇甫殇点了点头,道:“天机兄慢走。”

    天机居士一脸黑线,心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姓天机的了?这般边走边想,却是已经暗下决心,当夜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皇甫殇牵着琉璃的手回到房间,看到桌上放着的那碗凝血,好奇的问道:“解药研究的怎么样了?”

    琉璃嗔道:“哪有这么简单,不过已经有了一些头绪!”说着就将头埋到皇甫殇的怀里。

    皇甫殇爱怜地抚摸着她一头柔美的长发,闻着身上发出的阵阵幽香,安慰道:“不过,我觉得我们现在不仅要治病,更重要的是要想办法找到疫情的根源!若是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这病很可能就出自大家平日里的饮食,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水源!明日我们去查看一番!”

    “嗯,顺便去你说的那个隔离幽谷看看,试试我的药是否可行!”琉璃一脸赞同。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天刚泛白,皇甫殇便带着琉璃往幽谷那边赶去。

    只是一夜,幽谷里面的重症区已经有十几个人死去。大量的尸体被执法教徒抬到地面上集体焚烧,整个幽谷的上空始终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焦味。

    负责重病区的是个老者,姓钱。昨天亲眼见过皇甫殇胜了方腊一招,不敢怠慢,忙迎了上去。一番交谈,几人慢慢的熟了起来。

    “钱老,为何要将这四周要封得严严实实呢?”琉璃很是不解,这幽谷本就封闭,此时更是将每一个透风的地方都用一块大布遮挡了起来。琉璃心道:“这样的环境,不适合瘟疫的治疗啊?”

    钱老一脸自得,笑道:“这不是想怕病害被风吹出去吗?”

    琉璃苦笑连连,摇头道:“当务之急,是掀开这些布。否则,这瘟疫就是给上一年的时间也是好不的。”

    “可是这瘟疫来势凶猛,传染极快,若是通气了,一定会蔓延到外面的。”钱老碎碎念道。

    “不会的。”琉璃交叉着双手,自信满满地说道:“这几日没什么大的风,瘟疫极难传开,正是根治瘟疫的时机。”

    “当真?”钱老显然是不信。

    “……”琉璃两手一摊,整一个信不信由你的样子。

    皇甫殇看着好笑,便道:“信她的没错!”

    见皇甫殇也发话了,钱老不敢怀疑,转身叫道:“来人,来人,掀布了,掀布了。”

    两人看着钱老在忙活,也不好叫,便唤了一个侍者,将需要的药材通知了方腊,只等材料一到,便按照琉璃推测出来的的部分药理熬制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