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三十八章 解药
    随着感染的人群的迅速扩大,短短几日,万年镇已经变得十分的冷清,极度的恐慌笼罩着整个小镇。

    皇甫殇步入水榭客栈,恰是正午时分。掌柜的一死,客栈闹瘟疫的消息便不胫而走,楼里的客人早就离去,小二等人更是不知所踪。

    天机居士自从离开明兴园便一直有些沉默,上了楼也没打招呼,径自走入了自己的房间。

    皇甫殇进了房间,发现琉璃正眉头紧皱的拖着下巴冥思苦想,显然对这瘟疫尚无头绪。琉璃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见是皇甫殇回来,又低头思索了起来。

    “查不出病因吗?”皇甫殇眉头微皱道。

    琉璃摇了摇头,苦笑道:“方腊等人只要是感染疫情的百姓就都直接杀掉,将尸体烧掉,这手段虽然有些残忍,但也让疫情缓和了许多。只是这种瘟疫我从未听说,刚才我出去找人问了一下,感染者初时只是有些头晕,待过得两三天之后,身上便会出现各种红斑,再往后就开始吐血、皮肤溃烂,然后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就会血流而尽!”

    “当务之急便是要快一点找出病因,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解决这次的疫情!方腊那边已经说好了,只是时间有些紧迫,仅有五天。而且,刚才我和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染病的患者集中在一起,防止疫情继续扩散。”皇甫殇感慨道,将隔离一事提了一下。他对治病救人这些不在行,所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一招了!

    “咦,这个方法不错。若是如此,将来救治起来也方便的多了!”琉璃眼前一亮,又补充道:“染病之人有轻有重,全部放在一起也略有不妥,若是我们能够按照感染瘟疫的时间,将病入分开隔离,岂不是更好!”说着琉璃眼神越来越亮,提议将患者按照轻重分成三类,各自隔离。

    皇甫殇当时只是提了个大概,哪里想到如此详细,闻言也是称赞不已。当下便通知了一个摩尼教教徒将话带给了方腊。

    便在这时,天机居士走了进来。

    “皇甫少侠,在下先行一步,日后你们二位到了东京,可以去红叶斋找我!”天机居士洒脱一笑,留下一句话,便要离去。

    “有了……”琉璃大叫一声,直勾勾的看着他的背影喊道,“居士你先不要走啊!”

    天机居士心中奇怪,不知这小娘皮如何会挽留自己,自得之余不免想到:“难道老子的魅力已经胜过了皇甫殇这臭小子?”这般想着,脚下的步子就慢了起来。

    皇甫殇倒是没有多想,疑惑的瞧向琉璃。琉璃见了,狡黠的看了眼前面欲走不走的天机居士,趴在他耳边小声道:“瘟疫的解药有着落了!”

    皇甫殇似有所悟,这才想起天机居士早年曾经误吞的古丹让琉璃一直念念不忘。心中不禁替这位仁兄默哀一声,嘴上却是朝他叫道:“居士百毒不侵,为何要匆匆离去呢?”

    天机居士等了半天,见琉璃没有继续叫他,心中失望,此时听了皇甫殇的话,没好气道:“摩尼教的绝学都被老子知道了,还敢留在这里吗!”心中更是忍不住骂道,“都怪这小子提什么比试,连带着让老子背了黑锅。那方腊野心勃勃,连斋主都不愿与其来往,老子若是继续留下,岂不是被这老小子屯的连骨头也剩不下了吗?”

    琉璃趁他抱怨之际,脚下一窜,就到了他的身边。天机居士只觉得一阵幽香传来,便再也动弹不得了。

    “啊,什么人?”大惊之下,他忍不住壮着胆子喊道。

    琉璃并无点他哑穴,走到他眼前,狡黠的笑道:“居士不必惊慌,小女子知道你深明大义,这里有一桩大大的功德要送与你!”

    天机居士心里咯噔一跳,见她笑的诡异,心中一阵不安,颤声道:“姑娘这是何意,在下不需要什么功德……”

    琉璃也不理他,一脸好奇的在他身上查看了起来。

    “男女授受不亲,皇甫殇,你还不过来让她将我放了……”天机居士被琉璃瞧的心底发毛,恶寒不已,忍不住又朝皇甫殇叫道。

    皇甫殇耸了耸肩,表示一脸无奈。

    “姑奶奶,您就饶了我吧……”

    琉璃被他烦的不行,终于将他的哑穴也点上了。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皇甫殇上前问道。

    “奇怪了,看其脉象体征,并无什么奇怪之处啊!”琉璃一脸不解,实在不知道那古丹是如何教他百毒不侵的。

    “要不取点血试试?”

    “……”天机居士欲哭无泪,这才知道,感情这两人都是心狠手辣的魔鬼!可怜他文弱的身体,今天不知道要遭多少罪了。

    琉璃眼前一亮,拿来了一个大碗,开始给天机居士放起血来。

    不多时,天机居士已经面色发白,琉璃手中的大碗已经半满。她的医术高明,取血之时其实并无任何痛觉,天机居士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纯属是自己吓得。

    皇甫殇对药理并无概念,无聊之下开始回顾此前的两场比试,企图从中得到一些有意义的经验教训。

    琉璃取出数十枚银针,按照特殊的手法将春阳真气灌注其上,插入血中,开始对天机居士的血液提炼起来。

    “天机居士的体内曾被打入了一道蛊毒,名叫斑斓子午蛊,每日子午阴阳交替,便发作一次,但那古丹却是将这蛊毒中和,那里面肯定会有金银七环蛇血液和冬虫夏草……”

    天机居士阴沉的脸色不知何时变成了惊骇,琉璃的这一手医术简直闻所未闻,他本性难移,见了如此大的新闻,自然是忍不住用心观察了起来。心道:“神医之术,果然非凡。不知这位琉璃姑娘师从何人?”

    只是那古丹虽然留下了一丝痕迹,但想要凭此将其药理完全看透,还是不可能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

    日暮昏黄,彤云如絮。西霞掠过黯淡的苍穹,将天空划出一道血口,染红垂天云翼。

    瘟疫袭来,天地寂寂。万年镇,偶尔出现几个行人,都是仓皇的四下乱顾,带着惊恐的神色与绝望的沉默,沿着晦涩的暮气转入一间间房舍。

    谁也不敢大声喘口气,天灾骤降,人命如蚁。

    琉璃的分配非常的合理,任何的疫情都有潜伏期,分别隔离,既能减少加重病情的几率,又方便治疗。方腊听说之后,对琉璃的医术也信服了几分。事情很快便安排了下去,城外的幽谷也被划分成三块,由教中三位护法监管。

    消息传出去之后,万年镇众人反应褒贬不一,但是普通百姓却纷纷叫好,神医琉璃之名第一次为众人所知。

    镇里不断地有人被感染,只是数量和规模都开始快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