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三十五章 乾坤大挪移
    摩尼教五大高手都是一流高手,邓元觉只比方腊弱上一筹。他们本来以为皇甫殇能够让邓元觉受挫凭借的只是身法灵活和剑法娴熟,便是再妖孽,也仅仅是在一流高手中出类拔萃罢了。

    但此时见皇甫殇负手站在那里,气息浑然如一,又没了丝毫强者的气势,心中难免想到:“难道他早就修为高绝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武艺已经返璞归真,这怎么可能呢,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天下间有这种成就的哪个不是活了近百年的老祖人物!

    方腊几人都是面色凝重。南离天王石宝更是不着痕迹的护在方腊身前,一手按着流星锤,一手斜提长刀,阴鸠眼睛惊疑不定的盯着皇甫殇。但长刀锁定之下,却是丝毫感应不到他的半分破绽。

    “不行,这个小子的潜力太可怕了,比凌烟阁的威胁还大,决不能放走!”王寅眼中杀气一闪,看向了方腊。

    方腊看出了他的想法,却是眉头紧皱,摇了摇头,忽然又松了下来。

    “愿赌服输,这一局是老邓输了,皇甫少侠但有要求,尽管吩咐!”方腊虽然一脸豪爽的微笑着,但心里却是忐忑不已,生怕皇甫殇得寸进尺,提出让人难堪的要求。

    他武功修为俱是教中第一人,又有教中历代高手笔记研读,眼界自然高明,知道眼前的少年不仅内力浑厚,剑法之高,实在也是进入了宗匠的境界,非是一般凡俗的武功可比。摩尼教暗中蛰伏多年,但羽翼尚未丰满,他也不想平白结怨这般高手。何况他对皇甫殇的来历并不清楚,更怕惹出其身后的师长一辈。

    皇甫殇等的就是这句话,闻言喜不自禁,笑道:“方教主客气了,皇甫殇冒昧请求教主可以按照我的方法来处理这瘟疫一事!”

    方腊心里一松,皇甫殇显露实力已经教他有些相信琉璃的医术了,但瘟疫一事牵连甚大,他不得不谨慎对待,迟疑片刻,道:“尊夫人医术或许不凡,但能否解除这次的瘟疫恐怕还不能保证吧?”

    “这……”皇甫殇面色一冷,但人命关天,他也不敢大放厥词。

    “少侠不必误会,方某这里倒是有个想法,那便是给你们一个期限,若是过了这段时间,两位仍然束手无策,那便按照我们的方法来处理这次的瘟疫,你看如何!”

    皇甫殇知道这已是方腊的最大让步,苦笑道:“这疫情来势汹汹,的确拖不得……”

    一番商议下来,方腊终于给了五天的期限。

    皇甫殇对他处理感染疫病者的手法颇有微词,又想到后世隔离病入一说,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方腊等人听了,都是眼前一亮。

    万年镇依山傍水,镇子不远处便有一处幽谷,正是隔离病弱的最好地方。众人有商量了一番,很快,方腊便让人通知当地官员和众教徒,将事情安排了下去。

    天意施然,他这一念之兴,日后却是造就了一处人间地狱——焚尸谷!

    心头之事暂时解决,众人都是面露轻松,方腊笑道:“大宋出了皇甫少侠这等年轻高手,实为武林之福。”

    “教主客气了!”皇甫殇拱拱手,道:“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天下高手何其之多,小子也就是仗着身法轻灵,饶幸没被邓老哥的禅杖打到!”

    王寅眼睛一亮,不断的重复着他的那句“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方玲更是忍不住异彩连连,偷偷的看向他。

    邓元觉自从比试之后便闷闷不乐,这时听了,看向他的神色才缓了下来,心中虽然听着舒服,但他性子光明磊落,不愿占人便宜,苦笑道:“败了便是败了,皇甫少侠不必为洒家脸上贴金,若是连失败都不敢接受,那也只是一妄人耳。”

    皇甫殇心中暗叹,这大和尚倒是不得了啊!

    刚才一战,他的确剑招尽出,连草上飞都运转到了极致,若非自己仗着踏入真定境界,真气沟通天地,源源不息,怕也不会轻易胜出。他又想起那夜与云中鹤的一战,甚至是当年的慕容复,明白自己虽然奇遇连连,但确实缺乏实战经验,一身武艺尚浅没有融会贯通,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忽又想到,眼前不正有一位绝顶高手吗,便朝方腊说道:“在下早有耳闻,摩尼教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威力无比,不知教主可否赐教,让小子见识一番!”说罢,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方腊。

    众人都是心头一紧,此乃教中绝密,不知他是如何知道的。王寅似有所悟,将目光投向了一边的天机居士,眼中精芒闪过,不知在想些什么。

    方腊这才想到皇甫殇身边跟着的这位江湖包打听,心中暗凛,对天机居士多了几分提防。

    天机居士见众人都看了过来,哪里不知道已经被人误会,只是他名声实在太臭,就算有心辩解,只怕也没人会相信。一脸漆黑的看了一眼皇甫殇,便沉默了下来。

    方腊此时已将乾坤大挪移练到了第四巅峰,突破第五层差的也就是临门一脚。他自认乃是教中数百年来少有的武学天才,自信满满,笑道:“哈哈……好!方某也是很想见识一下少侠的高招!”

    皇甫殇点了点头,一脸期待,跟在方腊身后,往演武场走去。

    乾坤大挪移源自波斯拜火教,武学道理与中原武学多有不同,运劲的法门复杂而巧妙,极难大成,练功者若无雄浑的内力与之相副,稍一不慎便致走火入魔,方腊不到四十便修成第四层,的确是少有的武学天才。

    众人虽然对自家教主自信满满,但有了先前一战,对皇甫殇也不敢小觑。

    方玲紧跟着方腊,与皇甫殇并肩而行,一个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江湖侠少,一个是亭亭玉立、冰肌玉骨的多情少女,但皇甫殇心有所属,又见她刁蛮任性,实在是没有任何旖旎的想法。倒是跟着两人身后的天机居士,看着前面少女婀娜多姿的身段,偷偷的吞着口水,眼睛贼兮兮的。

    方玲眼中异彩连连,早就没了往日的脾性。皇甫殇灵识何等敏锐,察觉到身边的目光,便瞧了过来。转头之际,一阵香甜之气,芳甘似蜜,扑入鼻子,不禁微微有些醺醺然。

    见方玲神情怪异,笑道:“可是我打扰了姑娘?”

    方玲脸色通红,少有的垂首而下,酝酿了半天才道:“没……我是在看刚才飞过的一只小鸟……”她神情腼腆,如同蚊蝇一般,支支吾吾的不敢将少女情怀说出。

    皇甫殇见她红晕满脸,登时便想起当年琉璃也是这个模样,心中感慨道:“纵我一生,也不会辜负璃儿半分。”他如此神思不属,方玲不禁微微好奇,抬着眼偷偷望他,目中皎洁如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