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三十二章 愚昧
    此时武林,太祖一辈已成神话。中原、塞北、西域、巴蜀、海外,各有无数大小门派。

    皇甫殇二人要去巴蜀,肯定会路过一些门派的势力所属,不管是去见识一番,还是暗中提防,心里有个路线计划,总归是不错的。而且,出发之前,少不了要到姑苏慕容那里了结一下当年的恩怨。

    这般念念叨叨的想着,皇甫殇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天刚刚蒙蒙亮,水榭客栈里的掌柜以及打杂的店小二早已经披星戴月的起床,为打尖住店的客人准备洗脸水、早餐之类。

    这是个中年商客的房间,掌柜的叫他老柳。老柳是店里的常客,又是摩尼教教徒,掌柜与他倒是极为相熟。

    店小二端着一盆洗脸水,敲了敲门,根据以往的经历,一般敲门之后,老柳都会很快的回应。店小二对他印象极深,这人出手阔绰大方,说起话来也难得的颇为知书识礼。店小二向来是位卑言轻,自是受宠若惊,每次都是抢着为他服务。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可是,今早已经敲了好长一会儿的门了,依旧没有听见屋内有人回应。

    “难道已经出去了?”店小二暗道,他清了清嗓子,喊道:“客官,洗脸水来了。”

    屋内依旧是杳无声息。

    店小二摇摇头,疑惑地将门推开,自言自语道:“先把洗脸水给他送进去吧!”说着,已经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但等他看清屋里的情形,手上却是一抖,洗脸水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撒了一地,两腿潺潺,脚下一软,连滚带爬,爬出了房间,语无伦次地高声喊叫起来:“不好了……死人了!”

    楼下的掌柜楼下忙着,没有听清,见他大呼小叫的,一脸怒容的呵斥道:“什么事,大呼小叫的,惊动了客人,小心我揍死你。”

    “不……不是呀,掌柜的,死人了,瘟……瘟疫……”店小二连滚带爬,面色发白,支吾道。

    掌柜是一个胖墩墩的中年男人,戴着一顶羊皮圆帽,一脸不信,也不害怕,“噔噔”地就往楼上走去,边走还边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信明尊,避瘟疫’,老柳不是早就入了明尊座下了吗?”

    来到楼上,掌柜终于见到了死去的老柳。

    只见他全身都是溃烂,嘴角溢出一大滩黑血,两眼大睁,神情狰狞可怖。

    掌柜虽然坚信“信明尊,避瘟疫”,但亲眼见了老柳的死状,还是一阵怀疑。忽然,他又想到,许是老柳心意不诚,被明尊抛弃了呢。这般想着,他又开始坚定起来,壮着胆子,走到了老柳尸体跟前。

    忽然,掌柜发现那老柳的胳膊上面长了许多红斑,那些溃烂的表皮,显然是红斑发脓之后形成。眼睛不由的一缩,怎么看怎么觉着有些眼熟。

    掌柜忽然想到,他这几天身上也莫名的长了不少红斑,与老柳胳膊上面的一模一样。脸色一变,浑身发冷,忍不住向明尊祷告起来。

    客栈里面的人早就被店小二的呼喊吵了起来,一些脾气不好的,已经开始破口大骂起来。只是店里的伙计们从小二口中知道了楼上情形,早就一哄而散。

    掌柜的疯疯癫癫的高呼着摩尼教的口号,早就忘了和气生财的做人原则,根本不去理会一众客官的不满。

    皇甫殇出了屋子,便见到了对面房门前两眼无神的掌柜正不停的挠着胳膊,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斑。再听他一直不听的说着“信明尊,避瘟疫”,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正要过去询问一番,楼下已经走上几个白衣乌帽的摩尼教徒,手持大刀,来到掌柜跟前,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已经将掌柜的头颅一刀砍下,咕噜噜的掉在了楼下。

    琉璃闻声出来,便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眼前一黑,差点没被骇的昏迷过去。

    皇甫殇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她,忍不住朝那几个摩尼教徒喝道:“为什么要将他杀了!”

    “哼,杀了又怎么样,我教败类,自然由我教处置!”

    “哪来的臭小子,敢管大爷们的事!”

    几个比较暴躁的桀骜汉子,闻言向他瞪了一眼,你一眼我一语的骂了起来。

    边上有一个见过皇甫殇的教徒见了,轻轻的推了推那个叫的最狠的家伙,小声道:“这位公子好像与教主有些交情!”

    几人听了,这才住了口,但面色依旧狠厉,扫向周围众人。

    方腊蛊惑人心的确很有一手,城里但凡有人染上瘟疫,便有教徒上门斩杀,然后一把火烧掉。他们坚信,这些人都是背叛了明尊的人,死有余辜。

    何况,摩尼教崇拜火焰,向来有浴火重生的说法。这些死去的病弱之人,有不少乃是教徒们的亲朋好友,便是为了他们能够浴火重生,得到明尊救赎,教徒们下起手来也是坚定无比,果决之极。

    皇甫殇见这些人实在愚昧之极,气愤之下,便想上去教训一顿。

    琉璃见了,忙拉了拉他,道:“殇,你教训他们又有何用,归根究底,还是方腊此人妖言惑众。”

    “姑娘所言甚是!”天机居士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插嘴道。

    皇甫殇撇了撇嘴,他自然明白事情的根源所在,但见了他们草菅人命,不管出于何种目的,都觉着应该得到一定的惩戒。

    “好,我们这就去找方腊理论一番!”皇甫殇朝琉璃说道。

    “相公自己去便好了,我留下来看看这疫情的症状!”琉璃笑道。

    “相公?”天机居士面色一僵,终于注意到琉璃的发髻,果然是妇人打扮。但听她要去研究疫情病症,又忍不住奇道:“姑娘原来还是杏林高手?”

    琉璃也不理他,温柔的看着皇甫殇,眼里写满了坚定。

    皇甫殇知道她外柔内刚,又是医者仁心。明白劝她不得,只好道:“那你自己小心,我去找方腊理会一番!”

    “嗯!”琉璃上前整了整皇甫殇的衣衫,向掌柜尸体那边走去。

    天机居士见了,笑道:“皇甫少侠,在下与你一同前去!”他正想去窥探一番摩尼教的小道消息呢。

    皇甫殇也没多想,当即便带着他往明兴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