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三十一章 江湖
    “难怪这几日镇里往来之人渐少!”,皇甫殇恍然大悟,忽然又好奇道:“既然这瘟疫来势汹汹,居士为何还敢待在这里呢?”

    “嘿嘿!”天机居士自得一笑,讲出了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

    原来他虽然修炼多年,武道修为都没入得了流,但早年间曾误吞了一颗古丹,居然变得百毒不侵,这区区瘟疫,却是奈何不得他。

    皇甫殇听了啧啧称奇。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原书中段誉误吞莽牯朱蛤之后就能变得百毒不侵,这天机居士既然误食了上古丹药,那变得百毒不侵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所谓的百毒不侵,必然也有个极限。碰上真正的用毒高手,也难保一命呜呼!

    琉璃听了,却是对他吞下的那颗丹药好奇不已。异彩连连,时不时地往天机居士身上扫去,恨不得将此人马上解剖一番,做个医学研究。

    天机居士见佳人美目连连往自己看来,心中得意非常。

    他自称天机居士,乃是因为他自觉知晓乾坤,对天下之事无所不知。也正因此,他走到哪里,都能混的风生水起。毕竟,谁都会有有求于人的时候。

    皇甫殇忽又想到早上尚未听完的江湖新秀榜,心中好奇,便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时店小二正好端上了饭菜,皇甫殇有心多了解一下江湖秘闻,便知会小二一声,又拿来一副碗筷,递给了天机居士。

    这人即以惜花公子为榜样,那便有一个毛病,就是见了美女脚下会变得走不动。此刻见两人都是一脸好奇的瞧来,心中一阵飘飘欲仙,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

    “这江湖新秀榜,选取的都是三十岁之下的一流高手,入榜的一共有五位天骄,依次排名为:丐帮帮主乔峰、惜花公子慕容惜花、冷面罗刹炼幽然、玉箫公子高升泰、姑苏慕容慕容复!”

    “冷面罗刹?”

    又是一个没听说过的名字,皇甫殇忍不住奇怪道。那慕容惜花明显是官宦子弟,居于庙堂之上,不显于江湖也是理所应当;大理高家乃是不弱于段氏的门阀,高升泰武功高明也不奇怪;姑苏南慕容更是意料之中,但这个突然冒出的炼幽然又是何人?

    天机居士喝了一口茶,润润喉,贼笑道:“说起这位冷面罗刹,可是个大大的美人,长得那个水灵,啧啧!”

    “咳咳!”皇甫殇见他说的猥琐,忍不住咳道。

    “额,嘿嘿!”天机居士这才反应过来,再见琉璃一脸鄙夷,更是恨不得摔自己几个巴掌,尴尬道:“这位冷面罗刹是个美女刺客,听说是明月楼新生代的杀神!”

    见两人一脸茫然,他又解释道:“明月楼传说是上古四大刺客的后人组建,传承久远,太过神秘!”

    “四大刺客?”

    专诸、聂政、豫让、荆轲名留万世,皇甫殇自然听过,但他们后人创建的这个明月楼,却是闻所未闻。只是这个刺客组织太过神秘,天机居士也了解的不多。

    “那你见过这位冷面罗刹吗?”琉璃忍不住问道。

    “额……姑娘见笑了,这种传说中的人物,在下如何能够见到。但前年凌烟阁的老幺就是被她杀的,可想而知,此女实力的确不凡。”天机居士说着,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摇了摇头。

    “凌烟阁?”皇甫殇奇道,这不是唐太宗那时候才有的吗?

    “是啊,凌烟阁二十四使俱是一流高手,神秘的阁主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天机居士一脸向往,一边吃着饭菜,一边娓娓道来。

    江湖之外,庙堂之上。西夏有一品堂,大理有天龙寺,大辽有啸月府,吐蕃有宁玛派,这大宋,自然也有自己的官方武道势力。

    当朝太祖赵匡胤本身就是一位绝顶的武学高手,当时天下高手何其之多,光是创出“六脉神剑”的段思平和创出“斗转星移”的慕容龙城就不容小觑,何况还有一个修炼了《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的逍遥子。但他生就凭借一手盘龙棍打遍天下敌手,震慑四方,一身实力通天彻地,可想而知。

    这凌烟阁就是赵匡胤当年效仿唐太宗的凌烟阁所建,目的就是收揽天下高手。虽然百年过去,但也不是寻常武林门派可以比拟。相传,凌烟阁主,俱为太祖后人,修为极为了得,阁中二十四使,都是当世一流高手。

    炼幽然能够击杀凌烟阁二十四使的老幺,不管是得益于刺客的绝学,还是她本身功力,都是非常了得了,成为明月楼的新生代杀神,也在情理之中。

    “果真是尽信书不如无书!”,皇甫殇心中暗叹,天龙八部整个故事也不过短短四年,书中便是再包罗万象,又如何能够将世间百态尽数描绘。

    江湖是江湖人的江湖,天下却不是江湖人的天下。

    中原王朝富甲天下,虽然四方俱是蛮邦强邻,但当年赵匡胤积累下来的底蕴还是有的,足以使其继续苟延残喘下去,直至靖康之难。

    小镇瘟疫悄然横行,客栈里面已经开始冷清下来。三人虽然已经吃饱喝足,但依旧聊得起劲。

    天机居士的确有些能耐,但也只限于江湖传闻。

    皇甫殇有书中记忆,时不时插上几句,便另其刮目相看。逍遥子一出,更是将天机居士哄得一愣一愣,心痒难耐。

    此人的确极为八卦,对各种隐秘向来是刨根究底。

    皇甫殇被他问的苦恼非常,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

    边上的琉璃却是一脸古怪的笑意,以为他是在忽悠这位八卦男。

    为了从皇甫殇这里得到更多的秘闻,天机居士又抖出了不少江湖传闻。只是皇甫殇自己也是猜测居多,这时半真半假的扯着,哪里经得住他追问不休。见琉璃已经打起哈欠,便告罪一声,上楼休息去了。

    天机居士已经将他当作同道中人,岂能就此放过,便也选择此地落脚,也定了一间上房。

    看的小二眉开眼笑,跟着他身后,热情的招呼着。

    回到房间,琉璃很快便睡着了。皇甫殇躺在那里,却是思绪飘荡,忍不住想起刚才听来的江湖消息,盘算着接下来的去向。

    目的很明确,那便是川蜀之地。但如何过去,走那些地方,却是要好好考虑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