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九章 江湖见闻
    一夜未眠,但他精神却是十足。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天刚蒙蒙亮起,他便起来出去给琉璃买早餐去了。

    琉璃对昨天早上的馄钝赞口不绝,皇甫殇神清气爽,直扑那个馄钝摊而去。

    快十月份的天气,大清早已经开始显冷。

    那位卖馄饨的老人生意不错,小小的摊上,一早便坐满了食客。

    皇甫殇叫了两份打包的,径自坐在那里等着。

    锅中水气热腾腾的上冒,老妇手里的馄饨担不时地敲着竹片,发出“笃笃笃!”的声响。

    这个时间段,出来的人们多是一些跑南走北的商人,因为急着赶路,期间少不了催促。

    皇甫殇却是不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的食客,希望从这些人口中听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方腊太过城府,这万年镇还是早离去的好。

    “喂,给洒家再多煮三碗馄饨,各加一个鸡蛋。”一个风尘仆仆的大汉嚷嚷道。

    “是!是!”老妇应了一声,揭开锅盖,将馄饨抛入热汤中,过不多时,便煮好了三碗,放上鸡蛋,热烘烘的端了上来。

    路过皇甫殇时,老人不忘歉意道:“客官稍等片刻,这些人时间急了些!”

    “无妨!”皇甫殇微微一笑。

    四周商客见了,都心生好感,朝他点了点头,又开始低头狼吞虎咽了起来。

    “四爷,听说梁将军这次居然将西夏和吐番联军打的落花流水,是不是真的啊?”那汉子很快便将一碗馄钝吃下,挑着牙缝,忽然向边上的一个老者问道。

    “那可不是!”四爷一听这话,也顾不得继续吃了,一脸涨红,又眉飞色舞道:“这帮蛮夷这次当真是吃了大亏,听说两国联军二十多万人,都被梁将军一举歼灭。哼,要我说,咱大宋好汉若是个个向梁将军一样,哪有大辽、西夏这帮蛮夷的活头!”老人越说越是激动,显然这个难得的胜利让他兴奋不已。

    “哎,还不是欺负上面孤儿寡母吗,没想到我大宋人才济济……”其余等人附和道。

    皇甫殇听得认真,很快便知道了事情缘由。

    原来,自神宗驾崩,新皇登基之后,大辽、西夏与大宋的关系便变得紧致起来了。事实上,就在今年四月,西夏就借与宋划分疆界发生争议之事,发兵攻掠泾原路。到了六七月开始,更是与吐蕃联合,开始对大宋数次作战。

    当然,武林大阴谋家的慕容博老同志期间也没少推动这次战乱的发展。

    众人口中的梁将军叫做梁乙逋,焚黄河浮桥,断鬼章援路,使青唐吐蕃十万大军不能渡河。又指挥宋军主力连夜抢渡洮水,兵临洮州城下,乘鬼章不备,一举破城。其实夏蕃联军兵力据绝对优势,但因缺乏统一部署和指挥,兵力分散,这才被梁将军四面出击,不能相顾,终致大败。

    “元祐二年,也就是1087年。这一世乃是嘉祐五年出生,也就是1060年,如此算来,我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皇甫殇一脸怪异,自从众人口中得知今年年号,他便陷入了沉思。

    他上一世专研古籍,对历代年号都有了解。自从昨天夜里开辟神海以来,前世的记忆变得越发清晰。这些繁琐的纪年本来已经抛在脑后多年,这时硬是被他重新找了出来。

    苦涩一笑,这才知道,当年被卓不凡埋在地下,一晃便是十年。但玄武真定功实在玄妙,那几年里面,他居然没有丝毫长大的痕迹,如今光看外表,确实是十六岁左右的样子。

    他心中暗自推算,大师兄比他大了十八岁,也就是1042出生的。那上丹田在后世又被称作上帝禁区,此时他的大脑就像一部电脑,须臾之间便将天龙里面一些人的出生年代推算了出来。

    耶律洪基是1032年,黄裳是1054年,方腊是1048年,年萧峰1062年,虚竹1070年,段誉1073年,慕容复1065年。

    若是将1091年大理无量剑东西宗的比武作为天龙故事的开篇,那么此时距离天龙元年还有不足四年。

    商客们已经离去,叫的馄钝早就打包好了,但他仍旧呆呆的坐在那里,迟迟没有动弹。

    旁边的食客已经换成了几个歇腿的武林中人,正围在一起谈论着江湖上的奇闻异事。

    “听说了吗,少林寺被人上门盗经了。”一个独臂汉子得意道。

    “哦,少林寺身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怎么会有人敢去盗经呢,瞎说吧!”边上的老者震惊道。

    “绝对没错,我一个兄弟就是少林俗家弟子,上次亲口跟我讲的,好像叫波罗星什么的!”独臂汉子急道。

    老者惊异道:“什么时候的事?”

    “上月吧,听说是个番僧。”

    “嗨,这事有什么奇怪的!少林寺号称武学之源,窥视之人向来不少。”边上一个青年不屑道。

    皇甫殇听得一乐,心道当下便有两个人藏身少林藏经阁,将其中武学翻了个遍。正寻思着自己是否也去凑凑热闹,学上几门少林绝学,便听那青年继续说道:“要说稀奇,我这里就有几桩。”

    众人闻言,都将目光投向了他。

    “快说,快说,有什么稀奇事。”

    “是呀,天机居士你就别卖关子了。”

    天机居士,什么鬼东西,皇甫殇心中想着,便听那人咳了一声,娓娓道来:“这第一桩,就是京城红叶斋新近排名的江湖新秀榜。”

    “快说说,都有些谁?”独臂汉子双眼瞪得溜圆,一脸好奇道。

    “这第一位,便是丐帮帮主乔峰!”天机居士鼓弄玄虚,也不急着道出其余人物。

    下面众人一听,俱是哄笑一声,叫道:“快说其他的,乔帮主自四年前接任帮主以来,威名赫赫,大家都晓得的!”

    “好了,这第二位便是惜花公子慕容惜花!”

    “不是南慕容吗?”众人都是一脸疑惑,皇甫殇更是眉头一跳,忍不住抬头望去。

    “这你就不知道了,南慕容威名自然赫赫,但自慕容博老前辈两年前去世以来,他姑苏慕容一脉哪里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年轻高手!”

    “那这慕容惜花又是何人?”皇甫殇心中诧异,忍不住问道。

    天居居士见他背负宝剑,以为是武林同道,也没多想,继续道:“说起这惜花公子,当真乃是我辈楷模,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啧啧。”天机居士一脸向往,见众人眼巴巴的望着他,这才继续道:“惜花公子乃是当朝三品中郎之子,母亲乃是王相公之女,书香门第,武艺不凡……”

    “糟了,居然把琉璃给忘了!”皇甫殇见四周聚拢的人越来越多,这才想起此时已经是大上午了。

    当下也顾不得继续听下去了,提起桌上已经变冷的馄钝,快步走向客栈。

    心中一阵自责,小妮子刚刚破身,哄还来不及呢,若是因此惹她生气,那可大大不妙。至于什么江湖新秀榜,想来也只是附庸风雅的名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