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八章 剑气归元
    知道他此时正是修炼的紧要关头,琉璃也不敢打扰,只能在一旁骇然的捂着嘴,慌神无比。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剑心引气,成就剑元。这引出的剑元之气,极为强悍!这才是剑修攻击强大的依仗所在。

    此时古武一道早已没落,上古剑道更是不闻于世。但一字慧剑门传自西周时期的剑修之法,却是实实在在的上古剑道。

    东周以后,春秋开始,百家争鸣,古武不兴,道儒渐盛。至魏晋之后,更是佛魔相传。期间虽然武学再兴,但已大为不同。江湖高手,所求不过是纵横天下,与古武战天战地,追求天地大道,相差甚远。

    那青鸾古剑传承久远,是当年一字慧剑门的老祖常年携带之物,两者互通剑意,已经生出一丝剑魂,有了几分灵智。这时被皇甫殇发出的上古剑道气息吸引,终于再次露出神剑锋芒,无意透出的纯正剑意,更是与皇甫殇修炼的周公剑一脉相承。

    气机相应之中,皇甫殇丹田剑心凝聚之时便融入了古剑之中的几分剑意。这原是大大的好事,但那古剑千年以来,韬光养晦,其中剑意何等凝实。何况一字慧剑门当年的那位老祖修为如何高深,说是剑仙都无不可,这抹剑意又岂能寻常。

    皇甫殇自身领悟的那点剑意与之相比,只是莹莹之火。本来剑客之境便是慢慢的将一身真气转化为剑元的过程,但他此时剑心太过强大,凝实的剑意生就直接将毕生真气尽数化为了剑元。

    此时,皇甫殇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周身穴道,统统被剑元暴力的涤荡着,也就是他得天独厚,经脉结实,肉身强健,这才没直接爆开。

    但时间一久,再强的肉身也经不住剑元无休止的冲击。皇甫殇默默运转玄武真定功,小心的梳理着沿途剑元,企图将剑元归拢与剑心。这一过程,稍有一招不慎,便是爆体而亡。

    随着剑元不断流转,皇甫殇体内隐隐生出了一指剑芒。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剑客修炼的巅峰,便是将一身真气化作剑元,再往后,便是剑宗之境,那时便能使出剑气来进行攻击。

    此时他的真气已经全部转化为剑元,剑心已然大成,踏入了剑宗境界,剑法威力更是跻身当世超一流好手。

    原书中卓不凡得了前辈遗馈,也修成了一手剑芒功夫,但他自己对剑法的理解,却不见得如何高明。加上他内力平平,虽然境界有了,但实力却是普通一流,这才被虚竹几招制服。

    但皇甫殇却是不同,此时他的剑心何等了得,孕育出来的剑芒虽然只是一缕,但也是正宗的上古剑气。若非他此时肉体修为跟不上来,只就这一手剑芒绝技,便可纵横江湖。

    终于,当体内最后一道剑元收入丹田之后,剑元带来的隐患才暂时压下。此时剑元归心,只要他不动用剑心之力,便无大恙。如此一来,虽然他的剑道修为跻身超一流高手行列,但困于剑意与肉体的不相称,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敢都用剑心力量。

    为今之计,便是将肉身强度修炼上来。炼体的功法里面,皇甫殇只知道西域密宗有一门龙象般若功,或许少林寺的易筋经也算一门。

    青鸾剑没了气机吸引,“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暂时没了性命之忧,皇甫殇心中一缓,终于睁开了眼睛,神海残留下来的一丝剑意自眼中透出。

    琉璃这时正眼巴巴的盯着他,岂料这一缕无意泄露出来的剑意,居然凭空形成一道微弱的剑芒,扑向她的面门。

    女孩也是倒霉透顶,好在她的春阳功修炼有成,危机时刻,一道护体罡气自动生出,当即便弹开了皇甫殇无意泄出的剑气。

    琉璃眼睛一瞪,生气的看着他。

    “嘿嘿!”干笑两声,皇甫殇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你就不知道小心一点,武功再高,没了性命又能怎样?”琉璃一脸委屈,责怪他没个分寸。

    皇甫殇一滞,这才知道琉璃是在责怪他鲁莽修炼,强行突破之事。嬉皮笑脸的道了歉,皇甫殇再三保证下次修炼一定找她护法,不再鲁莽行事,好话说尽,才将她哄的露出满意的笑容。

    平静下来,皇甫殇这才发现琉璃只穿了一袭宽松的袍子,胸前露出一抹大好风光。美人在前,青丝垂落,又是衣带宽解,皇甫殇只觉脑中一荡,便迷醉在这幽香当中。

    琉璃察觉过来,目光与他相触,脸上一红,立即转头回避,想要回到棉被当中。

    皇甫殇哪里肯让,下意识的拉住她的一双素手,将其搂入怀中。

    琉璃浑身瘫软,娇嗔连连。

    皇甫殇如坠魔障,却是不管不顾,径直解开她宽松的袍子,露出芙蓉初绽一般的雪白娇躯,当下两眼更是发晕,深吸一口气,缓缓贴身上去。

    ……

    夜正深,屋内烛光微微摇曳,两人终于初试云雨。

    激情渐渐褪去后,皇甫殇心头舒畅,半靠在床头。

    琉璃依偎在他怀中,双颊含晕,眉目间犹自挂着一抹春意。

    离谷之后,她便如飘飘荡荡的在云端行走一般,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一宿激情过后,她便不是一个人了,靠着皇甫殇坚实的胸膛,一种安心与温馨涌上心头,很快便沉沉入睡。

    人逢喜事精神爽,皇甫殇佳人在怀,心满意足之余,觉着连楼顶传出的风声都变得可爱起来。

    这种感觉有些微秒,皇甫殇陡然间觉得似乎整个房间的光线,变得明亮了太多,视野之中,便是那飞舞在空中的纷乱微尘,也十分清晰可见!原来,神念不知何时已经再次有了突破。

    躺在那里,皇甫殇忽然一震,似乎某种临界点,被忽然打破一般。

    心中一惊,原本已经归拢与剑心的剑元,再次散开。

    只是这次剑元好似得到了升华一般,有了几分淡淡的颜色,随着越来越多的红蓝二色出现,剑元也慢慢消失,丹田之中,重新出现一个相互纠缠的阴阳鱼纹。

    皇甫殇心中一颤,不明所以。好在剑元尚在丹田里面,没有向周身散去的趋势。

    其实他现在乃是剑、道双修,剑心虽成,道法未失。阴阳交合之后,玄武真定功似乎与上古剑道达成了某种协议,此后修炼,元气成剑,剑气归元,两者便可自由转换了。

    摸索出体内的变化之后,皇甫殇却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之前他还在苦思冥想修成剑元之后如何继续修炼内家真气呢。

    欣喜之下,皇甫殇重新盘坐起来,开始修炼玄武真定功。

    随着剑元还原为玄武真气,中正平和的先天真气很快便窜出丹田气海,自章门、沿辉耀、途太虚等玄奥脉门,一一的流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