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六章 轻功草上飞
    琉璃眉头一跳,一脸阴沉的看向皇甫殇。

    “没事,这云中鹤也就是轻功了得,若非如此,你我二人随便一个便可将其擒获!”皇甫殇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却是一沉。

    云中鹤深夜前来,定是受了旁人指使。两人初到贵地,结怨的也不过那个纨绔子弟罢了。就是不清楚云中鹤与摩尼教是否有染。

    琉璃听了,心中却是一松。她虽然身负不俗功力,但于战斗一事素来抵触。困于谷中的几年,皇甫殇没少教她剑法,但她就是学不来。

    皇甫殇忽又想到,之前云中鹤使出的那招阴寒掌力,更是一阵怀疑。天下间有名的阴寒掌法,他只知道寒冰绵掌和玄冥神掌。寒冰绵掌见于倚天中的青翼蝠王,玄冥神掌却是倚天玄冥二老的绝学,许是这云中鹤与其中一人的师门有些瓜葛。

    正暗自猜测着,那边整理屋子的琉璃突然惊咦了一声,喜道:“殇,你看这是什么?”

    皇甫殇转头一看,见她手里提着一本泛黄的古书,夜风一吹,书面上面的几个大字映入眼帘:草上飞!

    极俗的名字,皇甫殇眼睛却是一缩。

    莫不是云中鹤身上掉落的武功秘籍,看这名字,还真是一本轻功身法。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嘻嘻,你自己抢来的东西,难道忘了吗?”琉璃手里提起一截灰布,好笑道。

    皇甫殇眼睛一亮,这才想到此前他从云中鹤身上抓下来一块衣服。当时忙着追那恶人,也没注意,随手仍在了地上。这秘籍定是云中鹤衣服撕破时掉落下来的。

    这本轻功秘籍乃是云中鹤早年从一处古庙当中得来的,没想到练了之后,身法居然大大精进。如此一来,这秘籍便被他视为珍宝,贴身藏着,连族老亲眷都不知道。

    至于他猜测的那门阴寒掌力,正是韦一笑的寒冰绵掌。这琅琊郡云家,祖上乃是隋朝大将军云定兴,与当年盛极一时的阴葵派有莫大关系。这寒冰绵掌就是云定兴的拿手绝学,只是后辈弟子当中,少有内力登峰造极者,故此这门绝学一直没有显于江湖。

    三百多年后,韦一笑得了云中鹤遗留下来的传承,才将这门功法发扬光大。青翼蝠王的轻功在倚天中可谓是无人能比,但这种卓绝的功力多半是韦一笑修炼阴寒掌力走火入魔、误打误撞造成。以至于他经脉中郁积了至寒阴毒,自此每次激引内力,必须饮一次人血,否则全身寒战,立时冻死。他的绰号“青翼蝠王”,就是说他轻功了得,而那个“蝠”字则是针对他吸血的恶习。”

    一场争斗下来,皇甫殇也知道自身的不足之处,正愁没一门身法,知道这俗气的身法乃是云中鹤仰仗的技能,也不敢轻视。喜不自禁的接过秘籍,翻看了起来。

    只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功法的绝妙之处。好在他知道无量玉洞里面还有一门“凌波微步”可以修炼,倒也没太在意。如今两人涉入江湖,这门轻功还是大有用途的。

    “璃儿,先不要打扫了,东西留着等明天店里的下人整理好了。先来修炼一下这门身法吧!”

    “好吧……”琉璃摸了摸脸上的灰,看了一眼顶上的大洞,一脸无奈的凑了过来。

    两人都是一流好手,这草上飞也不是什么绝世秘籍,一炷香的功夫,已经将其中要门掌握。

    “草上飞”轻功练成之后,窜上纵下如飞蛾落叶,平地行走,则步履轻疾。只要脚下有一点凭借之物,借得些微承受力,就可履其而上。

    两人在屋内你追我赶,熟悉着身法要诀。身法一共分成三式:推窗望月飞云式、一鹤冲天观云式、八步赶蝉追云式。

    琉璃玩的兴起,脚下忽然一窜,足尖点地,一鹤冲天,身子如孤烟般冲天拔起,一个起落,身子已如一枝箭般从顶上大洞射了出去。

    皇甫殇见了,哈哈一笑。追云式使出,八步赶蝉,紧随身后。

    登高追逐,最是考较轻功,两人俱是初学,轻功并非一流,但他二人一身内力极强,七八个起落,已达几十丈开外。

    乘风踏月,琉璃心情畅快之下,忍不住发出一声清啸,翻墙跃楼,径向西南方飘行,转瞬而逝。

    皇甫殇一时追之不及,想起那云中鹤功力二流,一身轻功却绝非仅此,暗自懊恼。忽又想起那一招阴寒掌力,心中一动,一股玄冰真气自丹田涌出,流向周身。

    果然,身法较此前快了许多。恍然之下,又觉得实是匪夷所思,原来这阴寒真气对“草上飞”轻功还有加成的作用。

    先天玄冥,流转不休。皇甫殇摸出了诀窍,脚下更是越奔越快。初时和琉璃还是相距十数丈,到后来变成九余丈、八余丈、七丈丈……以至于后发而至,反倒是超出了琉璃一大截。

    一余里途程片刻即至,不知何时两人已经到了城门之前。守在楼前的兵士眼睛一花,似见有个影子闪过,竟没看清有人出来城门。

    不久,皇甫殇终于在一处巨大的庄园前面停了下来。身后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黑影飞来,正是琉璃。

    很快,琉璃也追了上来,气息微乱,美目灼灼的盯着他,正要询问他如何突然加速的。皇甫殇已经抢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顺着皇甫殇眼神示意,两人瞧向了前面的庄园。

    “明兴园!”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庭院空旷阔大,周围更是松竹垂柳相映衬。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一直伸向最里。

    只是,大半夜的,这里面居然灯火通明,人山人海。

    两人互视一眼,都是一脸狐疑,点了点头,携手跃上附近的一处高楼。

    借着火光,终于看清了其中情形,俱是眼睛一缩,异口同声,吐出两个字:“方腊!”

    方腊为人看似性情豪爽,仗义疏财,其实心机深重,暗中广散钱财,结交江湖豪杰,蛰伏等待。

    如今,这数百名江湖豪杰共聚此地,正是在歃血为盟。

    只见方腊登台振臂,带着众人一起喝了血酒。各自盘膝而坐,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状,跟着方腊念诵道:“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过了许久,又听得众人齐声道:“庄主一方侠士,名播寰宇,四海归心,我等明尊坐下,愿为所驱。”

    方腊脸红耳热道,兴起言酣之际,不忘继续蛊惑道:“朝野于今暗无天,正是丈夫出头时!常受快乐光明中,若言有病无是处……”

    距离实在太远,皇甫殇虽然极力的侧耳静听,但还是断断续续,只是多次隐隐约约听到一句“信明尊,避瘟疫!”

    “装神弄鬼!”皇甫殇暗骂一声,心道:“老子前世若有方腊三分演技,也不至于落魄道街头算卦啊!”

    琉璃起初还能听到一些口号,只觉得听着热血沸腾,当下便是一惊。但越是往后,场内越是吵杂,她也听不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对方腊加深了许多提防。

    很快,皇甫殇便拉着伊人,几个闪落,回到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