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五章 云中一鹤
    路遇恶人,两人兴致尽去,走马观花的将胭脂街逛完,便回到了客栈。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万年镇,官衙内。

    王钦正躺在床上向老娘哭述这半天来的不幸遭遇,伤心之处,听得王夫人那个心疼。

    “这人是什么来厉,居然不将王法放在眼里……”王夫人气愤道。虽然从下人口中得知这事与自家钦儿脱不了干系,但她琅琊郡云家世代豪门,做事向来霸道,却是没想过是自己的不是。

    忽然,她想起来,自己那侄儿这几日就住在府上,便道:“待会让你表哥去教训一下那二人。”

    “不要啊娘亲,只是那小子动的手,与那姑娘没关系的!”岂料王钦一听,不顾腿上传来的痛楚,叫了起来。

    “你啊!”王夫人好笑的点了点他的头,她倒是觉得凭借自己这等家世,儿子好色也不是什么坏事,将来偌大家业,少不得多几个后辈继承。

    王钦有些不放心,自己的表哥什么德行,他一清二楚。他被琉璃迷得神魂颠倒,如何肯与别人分享。要说他变得这般好色,多半与这表哥脱不了干系。

    王钦还要继续劝说,就见门外进来一个十来岁的白衣少女,正是方玲。

    “玲儿妹妹……”王钦一脸尴尬。两人自小一块长大,知根知底,这时被方玲瞧见,必定能够猜测些什么。

    “哼!”方玲撇了撇嘴。

    “哎呦,玲儿来了!”王夫人笑嘻嘻的叫了一声,起身离开了。

    “王姨好!”

    等王夫人离开,方玲开始问起他这身伤势的由来。

    虽然王钦遮遮掩掩,但她也不在意。心中却是暗骂:“这王钦果真是个废物!”原来,王钦碰上琉璃二人并非巧合,乃是她暗中作梗。

    两人各怀心思的搭了几句话,方玲就借口家中有事,离开了。

    王钦的老子王玉玺早在十年前便皈依摩尼教了。方腊深知,只要控制住了王玉玺,就相当于控制了万年镇,还在大宋朝廷内安插了一枚棋子。

    在这个时代,想要控制一名官员并不困难,只要抓住他的把柄就行了。比如让王玉玺写下诋毁污蔑官家的言辞,然后签字画押,或者是逼迫他亲手杀掉同僚,递交投名状,甚至是给他服下********等等。当然,这官邸上下,也少不了安插一些教徒密探,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夜色很快降临。

    清冷的街道上,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来人速度极快,犹如夜中黑豹,不可捉摸。不多时,黑影来到就到了水榭客栈跟前,三纵两跃上了楼顶上。

    只见他耳朵贴在房瓦上面,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开始听了起来。时不时的还伸手轻轻掀起一片瓦片,向房间里望去。

    皇甫殇耳朵一动,忽然发现了隔壁顶上传来的一声轻响。脱胎换骨以后,他五感越来越灵敏了。

    “顶上有人!”

    皇甫殇暗暗留心,发现这人居然一路向自己这边寻来。

    不一会儿,已经有一股轻烟缓缓落到屋内。

    皇甫殇第一时间秉住了呼吸。

    自家女孩还在洗澡,皇甫殇听着里屋“哗哗”的水声,心想女人就是麻烦,连洗澡也要洗上老半天,这不是给别人机会有机可乘嘛!

    若不提醒,岂非便宜了贼人。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皇甫殇一个健步,闪进了里屋。

    只见玉人粉背,光洁明晰。

    皇甫殇一眨不眨的盯着琉璃雪白的背面肌肤,心跳加速,体内燥热不已,胸中有股莫名的冲动。

    “咕噜”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琉璃听到有人进来,心头一紧,闪电般的速度伸手拉过澡盆旁的衣物,快速裹住上身,转过身来,正欲大叫,却被皇甫殇的大手捂住了。

    皇甫殇有些心虚,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琉璃鼓鼓的****。

    突然手掌心一痛,被琉璃狠狠的咬了一下。

    皇甫殇忙在她耳边道:“有采花贼!”

    说完才觉不妥。

    果然,琉璃乌溜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眼里写满了鄙夷。

    皇甫殇忙解释道:“是别人,不是我了。”

    琉璃显然不信。

    便在这时,一股奇怪的气味传了进来。

    皇甫殇忙用旁边的浴巾捂住两人的口鼻。

    琉璃出身医道世家,自然闻的出来,这怪味乃是一阵迷香。

    不一会儿,两人就听到外面传出一阵轻微的声响,一道人影从顶上跳了下来。借着屋内昏暗的油灯,两人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样貌。

    这人二十几岁,嘴唇上有一撇小胡子,身材极高,却又极瘦,便似是根竹杆,一张脸也是长得吓人。手中握着一兵器,下身为棍,上身为爪,亦颇为奇特。

    只是看他那副模样,便知不是好人。

    “小美人,我来了!”这人脸带淫笑,直扑里屋而来,一边走一边又道:“真是便宜了老子!”

    皇甫殇心中冷笑,杀意凛然。募地抽出青鸾剑,刺向来人。嘴上更是骂道:“哪里来的淫贼,敢在爷爷头上动土!”

    “好小子,让你云中鹤爷爷来教训一下你吧!”这人原来就是王钦的表哥,云中鹤。

    只见他一扬手中兵器,横在半空,钢爪抓向皇甫殇。鹤蛇八打使出,身形如同仙鹤。

    皇甫殇将手中青鸾剑一挥,周公三剑一气呵成,剑光如清冷的月光,削向云中鹤钢爪。

    “叮!”的一声,两人兵器相撞。

    云中鹤不想他功力居然超出自己一大截,胸中被震的难受之极。借力高纵而起,强提着一口真气,再次自空中抓下。

    岂料皇甫殇剑式忽然一变,一剑西来使出,虚空作画,荡出一圈云剑,咻咻咻,刺向他头、心、腹三处要害。

    云中鹤狼狈异常,忙自半空提气,避开其中两剑,胸口却是没能逃脱,一道殷红血迹慢慢渗出。

    若不是他轻功高绝,怕是已经死于剑下了。

    “贼婆娘,这小子剑法如此了得,也不提及,岂不是在坑骗老子吗!”云中鹤心中将姑姑骂了个狗血喷头,心慌之下,已经生出逃命的打算。

    云中鹤念头辗转之时,皇甫殇剑式不休。剑光迷漫,很快又在他身上留下几道血痕。

    云中鹤惊骇欲绝,他才刚出江湖没多少时日,一直顺风顺水,被云家众人称为小辈第一,这时被一个小了自己十来岁的少年击的没有丝毫招架之力,羞愤交集,惊惧不已。

    恼羞成怒之下,大喝道:“好小子,大爷跟你们拼命了!”

    蓦然,尚未练成的寒冰绵掌使出,一掌直取皇甫殇胸口。

    而他自己,却是趁机凭借轻功,纵身一跃,想要逃离宅院。

    皇甫殇不想他还有这等攻击,硬生生的吃了一击。见他逃走,忙伸手朝云中鹤前心抓去。

    云中鹤一心逃命,也不回头。

    皇甫殇抓到他的衣衫,被他用力—挣,“嘶啦”一声,撕下—大片来,露出薄薄的白色衬里。

    这时琉璃刚好穿戴整齐,正拿着火烛走出,云中鹤刚巧到了门口。

    见了这大坏人,琉璃下意识的一脚踢向云中鹤。

    此时云中鹤下盘跨位,这一击却是正中****处。当时脸色就是刷的一白,看表情,怕是半条命留在阎王那里了。

    皇甫殇受了寒冰绵掌一击,丹田阴阳一转,并无大碍。这时看到琉璃的攻击,忍不住呆了一呆,心中一凛,觉着下身一丝凉意穿过。

    云中鹤强忍着不适,飞至顶上后,才松了一口气。只是下体传来的剧痛,让他并无死里逃生的喜悦,怨毒的看着下方的两人,厉声道:“姓云的说得出,做得到,你二人能防得我一年半载,却防不得十年八年。今日之辱,来日必加倍奉还!”

    这“还”字一出口,早已人影不见。

    逝如轻烟,鸿飞冥冥。云中一鹤,当真是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