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四章 惩戒
    用过早餐,皇甫殇带着琉璃,迈着轻松的步伐,慢慢踱出了客栈。

    此时阳光明媚,寒气已弱,正是出门漫步之佳时。两人早已臻至寒暑不侵之境,冷热对他们而言,皆无痛苦之感。这时吹着冷风,反而觉着凉爽。

    “殇,你还没说如何结识的方玲等人呢!”看左右无人,琉璃便上前抱住皇甫殇的胳膊,腻声撒娇。

    “嗯,我想想,说来话长……”皇甫殇细细品味着胳膊上传来的柔软,闻着琉璃递来的阵阵清香,眼睛略眯。

    “哼,那就长话短说!”琉璃一直觉得那少女对自己充满了敌意,若非皇甫殇只是出去半天,她都要怀疑这大坏人在外面招蜂惹蝶了呢。想着,琉璃又在他腰上拧了一把,恶狠狠望着他。

    “那刁蛮的大小姐惹了你不成?”皇甫殇一脸迷惑。这时被她一拧软肉,忙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一一道出。

    琉璃听了,摇了摇头,小声嘀咕着:“那是为何呢?”

    “怎么了?”

    “没事!”琉璃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娇蛮多疑,暂时压下了心中疑惑。

    皇甫殇看了看四周,感觉镇子里比昨天日里冷清了许多。不过他初来乍到,也没多想。昨天他坐马车溜达了一圈,对城里的布局已然了解。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这会儿正带着琉璃往买胭脂装饰的那边走去。

    一路走来,鳞次栉比的店铺依次排开。其中,展在两人面前的南北大街最为开阔,可容三辆马车并驾齐驱。以此为轴,再以另一条东西主路为线,将万年镇分成四块,规划得颇为齐整。西城多为住宅,商铺俱在东部,他们要逛的是南街,就在靠近城门之处。

    城内气氛有些诡异,这时本该是一天人气最旺之时,胭脂街却是冷冷清清,偶然路过的几个结伴女子,也是形色匆匆。

    这胭脂街专卖一些女人戴的小饰品和胭脂水粉之类,象牙玳瑁、珍珠琉璃、胭脂粉盒……琳琅满目,缤纷繁杂,总能让女人们挑花了眼。

    皇甫殇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但为博美人一笑,还是硬着头皮越走越深。这地方莫说是他不想来,给了任何一个男子都不太敢到这儿,这就如同现代社会中男人钻进女性内衣店一般。

    此时,琉璃正站在一个摊前,仔细在几个暗绿玉坠中间来回打量,时而轻蹙弯眉,时而舒展带笑,神情极为专注。

    皇甫殇实在是难以理解,这几个玉坠都差不多,有必有这般费神的去挑选吗?换成是他,早就随便闭眼拿一个走人了。他一个大男人愣愣的站在这里,被老板娘异样的眼光看得腻味,便道:“璃儿要是喜欢,那就都买下好了!”

    老板娘一脸鄙夷,这些玉坠可不便宜,心里不信。

    琉璃白了他一眼,襦裙摆荡,风情万种,又低头挑了起来。

    皇甫殇看到心中一荡,痴痴的看着她。

    “就是这个了,殇,好不好看?”琉璃终于下定决心,将其余那几个圆润的玉坠放下,手中剩下的那个往雪白的颈间比划了一番,问道。

    “好看好看,真是漂亮。”皇甫殇忙赞叹着说道,这倒是实话。

    正聊得起劲,矮冬瓜王钦带着三个狗腿子从前面街口走了过去,很快,又折了回来。

    这纨绔子弟闲来无事,最爱到处调戏美女。但时间久了,镇里的女子也知道远远的避着他。谁料刚才他无意往这边瞧了一眼,居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时再看琉璃如今的装扮,觉得比昨日更是美貌。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王钦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神迷离。

    三个狗腿子也好像看出了不对劲,其中一个马脸大汉说道:“少爷,怎么了?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谁料这王钦竟然没有听到大汉的话,还是一副白痴相的盯着琉璃看。

    三人见状,还当他是得了失心疯,顺着自家少爷目光看去,不想也是呆了一下。

    只见前面摊子上,一个十六岁左右的绝美女子,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金钗插着蓝色丝带轻挽的发花,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汪清水,一颦一笑,都有一番清雅脱俗的气质。

    仿佛是感觉出有人在注视着自己,琉璃也有些不自在,四下里一看,正看到那边的四人,发现原来是昨日碰到的那个登徒子,登时大怒,对着那边高声喊道:“看什么看?有病啊!”

    皇甫殇后知后觉,闻声看去,眼睛一眯,脸也黑了下来。本想着放过这纨绔子弟一马,不想他倒是自个撞了上来。

    三个狗腿子正寻思着如何找事欺压这小女子,如今一见琉璃竟然主动招惹他们,心中都是一喜,立刻围了上来。

    一见皇甫殇腰间挂着的剑器,心中都是咯噔一下,只是看他实在太小,没有丝毫的高手气势,又变得嚣张无比。

    “你们是何人?”皇甫殇皱眉问道,这万年镇已经被方腊暗中掌控,也不知道是这些人是否与方腊有瓜葛。

    “呦呵,连我家公子都不知道,还敢出来逞英雄!我家老爷乃是此地县丞!”其中一人傲然道。

    一股大蒜味扑鼻而来,皇甫殇不得不猛地退开两步。

    三人瞧了都以为这小子被自家老爷的名头给震住了,俱是哈哈大笑。

    那王钦醒过神来,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他生的矮小肥大,没了坐骑,连走上几步路也气喘吁吁的,显然一副身子被酒色掏空了。

    到了两人跟前,端倪道:“小妞挺辣吗,本公子就是喜欢这样的,以后跟着本公子,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各种金银首饰,随你挑选!”说完,两眼色眯眯的在琉璃的身上扫来扫去。

    琉璃一脸气愤,天性恬淡的她居然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话来争吵。

    皇甫殇脸色愈冷,挡在琉璃前面,喝道:“不知所谓!赶紧滚,省得老子忍不住教训你。”

    狗腿子们脸色涨红,不知是被他气得,还是能够在主子面前露脸兴奋的。

    王钦脸色五官早就挤在了一块,气道:“把这个小子给我废掉,小美人给我弄回府去,今天晚上本公子就要和她洞房。”

    三个狗腿子阴阴一笑,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成掎角之势将皇甫殇二人围在。袖子往上一抹,恶狠狠比划着拳头。

    皇甫殇大怒,管他是否与方腊有关,至于这纨绔那位县丞老爹,更是没放在心上。拳头直接就撩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长着两颗黄板大门牙的小子。

    “哎……呦,陆哥、酒哥,还不动手!”这个小子的两个大门牙被打落在嘴里,口齿不清的叫道。

    皇甫殇不屑,脚下动都懒得动弹,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三人只要一有凑到他的跟前,全都被他一巴掌给扇飞了,就听“乒、乓、哎药,妈呀”,一个个已经被他揍了个鼻青脸肿,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了。

    王钦两眼一傻,知道碰上了硬茬子,就要拔腿而逃。

    皇甫殇脚下一顿,一跃而至,落在这矮冬瓜身前,冷冷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废掉。”

    王钦吓得体如筛糠,再看四周众人议论咻咻,死要面子,强撑道:“我表哥乃是……是……”

    皇甫殇有心教训,抬起脚就向他踢了过去。

    随着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王钦的双腿已经骨折,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琉璃到底是医者仁心,见了四人的惨样,心中不忍,拉了拉皇甫殇衣袖。

    皇甫殇转身会意一笑,对那群恶奴呵斥道:“赶紧带着你们的主子滚,不然我也把你们的双腿一个个的都打断。”

    三人一个激灵,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抬上已经哭晕的王钦,夹着尾巴灰溜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