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三章 软玉温香
    一直等众人离去,琉璃的话才多了起来。

    “皇甫,以后还是少和这些人来往吧!”方腊此人给她的感觉十分不好,这人太过城府,言语间又处处流露出掌控之势,后来更是劝人造反。她心思聪慧,虽然从未离开幽谷,但爷爷藏书极多,她自小便熟读诸子百经,许多典故了然于胸。即知方腊等人的目的,哪里肯让他渋及其中。

    “嘿嘿,放心好了!”皇甫殇心里一暖。改变历史这种伟大的任务,他从来都没想过。见琉璃兴致不高,转而俏皮一笑,自袖口掏出了小玄龟。

    “这小家伙?”琉璃莫名其妙,见小龟摇摇晃晃,忍不住伸手摸去。

    “咦!”琉璃娇声叫道,发现小家伙这次居然没有躲避。好奇之下,就将它四脚朝天,抓了起来。

    可怜的神兽小玄龟,英明尽失,被她翻来覆去的看了个遍,果然是喝酒误事。

    琉璃越是翻看,越是觉得有一道酒味飘出。寻找气味来源,将瑶鼻凑在龟甲之上,嗅了嗅,这才一脸恍然,原来小家伙不知何时喝醉了!

    “哈哈,这小家伙是个小酒鬼,你看!”皇甫殇笑了一声,小声道。便见他将杯中倒满,放在了玄****前。

    小东西虽然醉的摇摇晃晃,但一闻到酒香,还是伸出了头,一咕噜的将满杯陈酿吞下,身子连动的懒得动弹。

    琉璃好笑之余,忍不住责怪道:“不要将它给喝坏了!”心中却是暗暗奇怪,这巴掌大的东西,如何吞下了数倍于己身的酒水!

    此时店中已经冷清下来,皇甫殇提议回房休息。

    琉璃一滞,面色一红,小声的“嗯!”了一声,跟着他上了楼。那模样像极了出嫁的小媳妇。

    皇甫虽然觉着好笑,但知道她面皮薄,便捂着圆滚滚的肚子,满足的笑道:“好饱。”

    果然,被他这么一插科打诨,琉璃暂时忘了羞怯。

    “一下子吃道这么多的好东西,人家也不小心吃的有些多了!”看了眼自己鼓胀的小腹,琉璃忍不住蹙眉。

    皇甫殇看着她捧着肚子,像是吃饱喝足的小猫似的,忍不住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琉璃被他的眼神看的一慌,连忙别开眼,抢先一步进了屋子。

    皇甫殇讪讪一笑,想起了什么,又折回了大厅。再回來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个茶壶。

    替她倒了一杯:“來,喝点茶顺顺气。”

    琉璃心中甜蜜,笑眯眯的接过了茶水。凑在鼻间闻了闻,原来是老姜茶。

    原来她这几天真好天葵,皇甫殇怕她不舒服,专门泡了一壶姜茶。只是这种事情说起来太过私密,琉璃如何感激他的细心呵护,也免不了有些羞怯,但还是乖乖的凑到唇边喝了一口。

    “真好喝,还有点甜。”说着已经将姜茶尽数倒入口中。古时糖极贵,琉璃长于绝世之地,哪里尝过这中滋味。

    见皇甫殇乐呵呵的盯着自己,她心中一软,扫了一眼那大床,小声道:“要不,晚上你也睡在床上吧!”说着,便见她脸上更红,率先向床上爬去。

    “无妨,你睡吧,我打座就好了。”皇甫殇别过眼,盘坐在了床边。

    姜茶温热,白雾袅袅。

    蕴洇雾气将他的脸印得隐隐绰绰。

    残灯如豆,浓长的眉发在俊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琉璃清眸定定的看着前面的男子,安心的藏在被子里面,将衣衫退去。

    “皇甫,这段时间风尘仆仆,你也休息一下吧,我……”琉璃心中不忍,伸出玉臂,推了推他。

    其实皇甫殇听着她稀疏的脱衣声,哪里静的下心来。听到这话,二话不说,鞋子随意的踢开,一轱辘钻上了床,伸手拉向被子。

    “啊!”琉璃本以为他会学君子一般推让几下,那知道这坏人如此的沉不住气,下意识的将被子押紧了些。

    两人之间的关系虽然亲密,但同眠之事从未有过,一想起书中记载的那些男女贪欢之事,琉璃便觉着慌乱无比。

    “这么快就反悔了吗?”

    谁知,皇甫殇完全将这意会成了欲迎还拒,嘴角敛起一个邪魅的笑容,直接将琉璃连同被子揽在自己的怀中。

    顷刻之间,琉璃便是一身燥热,软成了一滩水似的。熟悉的气息,宽阔的胸膛,正迷醉于皇甫殇的怀抱时,琉璃胸前突然遭袭。

    原来这坏小子竟趁她不注意,偷偷握住了那一抹柔软。感受着有节奏的揉捏,琉璃浑身都颤抖起来。

    好在皇甫殇知道她身体不适,没有再进一步。

    强忍着悸动,皇甫殇怀中软玉温香,惬意无比。抬手轻划,一道指劲射出,真丝帘子遮拢下来,给两人营造出一个温馨的小空间。

    琉璃慢慢的放弃了抵抗,任凭那只大手又在身上游移不定。一阵阵的麻酥,让她像是喝下了醇酒一样醉意朦胧,刚刚挡在胸前的两只盈盈小手,也被皇甫殇轻轻拿开,只剩下一根细弱的丝带缠在胸前,若是解开,其中美妙便全然表露出来。

    锦缎华裳一般的月光照射进来,将屋内映照的更加美不胜收,宛若仙境一般。

    “殇,你说我们回到谷中在不理会这淼淼红尘,怎么样?”平静下来,琉璃半裸的靠着他,喃喃道。

    两人关系再做突破,已经像是成婚多年的爱侣,再无任何羁绊感。

    沉思片刻,皇甫殇露出苦笑,摇头道:“也许吧,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爷爷的仇,难道不报了吗?我一字慧剑门上上下下数十条人命,难道就这么算了吗?”说着,皇甫殇越来越激愤。心底一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琉璃心里也是一沉,“是啊,爷爷,父母,甚至是尚未见过的姥爷!”

    两人各种想着心事,沉沉入睡。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升的很高,明晃晃的照的人眼花。

    琉璃慵懒的坐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个腰。床上残留的皇甫殇的气息将她包围,一想起昨晚那坏人的举动,她就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捂住胸前泄露的风光,又藏进了被子。

    许久,小心翼翼的露出一条缝,确定那坏痞子果然不在,才从被子里出来。随即看到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华丽的衣服和鞋子,心中一甜。

    这样式繁琐的衣物,琉璃一阵折腾了半天,才重新穿好。

    看看镜子中的自己,琉璃忽然发现,脖颈还留着皇甫殇盖的章,脸红之余,又是患得患失!

    “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吗,居然留下我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哼!”琉璃愤愤的想着。

    “琉璃,起来了吗!”门外忽然响起皇甫殇的声音,不等她回话,便见他端着一盘早点走了进来。

    琉璃瞪了他一眼,心中竟然泛起一丝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