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二章 招揽之心
    大厅里坐满了形色各异的人,其中不少还是一些佩刀带剑的江湖中人。

    皇甫殇也不奇怪,这万年镇即是摩尼教的老巢,多些武林人士也正常。这明教行事诡异,但也是个武林门派。

    事不关己,皇甫殇暗中留意众人谈话,见琉璃精神不错,跟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虽然此前并未行走江湖,但他有了两世的玄奇经历,各种趣闻说来都是头头是道。

    琉璃不疑有他,虽然皇甫殇再三告诫江湖险恶,但想要亲自去体验一番是心思却是越来越重。

    很快,小二便端上了几个精致的菜肴。清蒸石斑鱼、土法盐水鸭、梅干菜汤,等等,让两人食指大动,很快就兴致勃勃的吃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门外忽地进来六人,大厅内的喧哗骤停。

    皇甫殇心下诧异,抬头一看,原来是方腊等人来了。

    “十三爷!”

    “教主!”

    众人见了方腊几人,或是一脸热情,或是一脸恭敬,纷纷起身行礼。方十三素有侠名,又是当代的摩尼教教主,自然人气旺盛。

    “哈哈,皇甫少侠也在这里啊!”与大伙儿客气一番,方腊像是突然发现了人群之后的皇甫殇二人,双眼一亮,径直往两人桌边走来。

    大厅众人虽然早就发现了皇甫殇两人气质不俗,但这时见方腊如此热情的招呼着,还是吃了一惊。暗自猜测,不知这两位是哪个豪门出来的子弟。

    琉璃更是一脸好奇,哪想他只是出去半响,居然还结识了这般人物。

    “原来是方教主,小子和您真是有缘,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皇甫殇笑道,话里有话。

    “哈哈,我就说怎么与少侠一见如故呢。哦,佳人相伴,皇甫少侠好福气!”方腊嘴滑溜的很,一脸玩味的笑着,自顾自的搬了一张椅子,顺势坐了下来。

    皇甫殇眼角一抽,对他的脸皮之厚啧啧称奇。

    “方教主见笑了,这是拙荆,您叫她琉璃好了!”皇甫殇拉着琉璃的手介绍道。

    琉璃听他胡说八道,一阵慌乱,心中窃喜,让她否认,又舍不得。一脸晕红的默认之中,却是将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掐向了皇甫殇腰间软肉。

    方腊心中一突,没想到他果然已经结婚了。古人十五六岁结婚实属正常,他也没有多想。心道,“若是再将玲儿许配给他,岂不是太过委屈了。”

    这些想法都是他一念之间,面上却是哈哈一笑,开始夸赞起琉璃起来。

    琉璃矜持着笑了笑。

    方玲自小便是摩尼教的明珠,见众人都不吝言辞的称赞琉璃,心里颇为不服。再瞧皇甫殇,此刻真拉着琉璃的手大秀恩爱,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更是来气。

    琉璃心思细腻,很快就发现了方玲无意露出的一丝敌意。虽然莫名其妙,但碍于方腊等人在此,也没多想。

    方腊有心招揽,坐下之后便没了离开的意思。吩咐小二并来一张大桌子,又叫了许多酒食,与皇甫殇把酒言欢。

    皇甫殇心思老成,很快就看出了他的目的。只是故意装傻,不断的喝酒,时不时的插上几句,暗中却是将其余四人的底细摸了个大概。

    方腊左边的方玲自不必说,刁蛮的大小姐。

    其右侧的那人却是一个儒生打扮的青年,二十四五,一袭淡蓝色长衫,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看上去温文尔雅,乃是摩尼教的光明左使,唤作王寅。

    排在王寅边上的是个黑脸大汉,腰挂一柄乌黑大刀,是摩尼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的夺命阎王厉天闰。

    再往外,是个三十出头的蓄胡猛汉,腰身两侧都是武器,一边是劈风刀,一边是流星锤。摩尼教四大法王之首的南离天王石宝。

    这最后一位,却是个笑眯眯的中年的酒肉和尚,背着一把宣化斧。众人里面属他最能吃,唤作邓元觉,是摩尼教的光明右使。

    这四人得了方腊眼色,轮番上阵,想要将皇甫殇灌倒,好趁机将他哄上贼船。

    皇甫殇酒量一般,只是他袖中另有乾坤,虽然学不来段誉用功逼出酒精的手段,但那贪睡的小玄龟却是个十足的酒鬼。

    古人袖口宽大,玄龟闻到酒味后就醒了过来。两者相处日久,皇甫殇见它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中的酒杯,便在拂袖之际,偷偷的将杯中烈酒倾倒而入,正巧落在玄龟口中。小玄龟饮了之后,欲罢不能,刚好解了皇甫殇燃眉之急。

    如此一来,他来者不拒,竟然将四位摩尼高手喝道晕晕乎乎,说起话来,也变得口无遮拦。

    只见王寅把折扇“唰”的一声打开,在胸前轻轻摇晃,笑道:“今日一见皇甫少侠,我便觉得你是个值得结交的人。啧啧,看这酒量,果然是人中龙凤啊。哈哈哈……”

    皇甫殇见他不复温文尔雅,心底暗笑,说道:“王大哥过奖了,在下初出江湖,见识浅薄!”

    “赵家无能,以致北方大好河山陷入夷人之手,我大汉民众深受压迫,任人宰割,如同草芥。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教高举圣旗,替天行道,饥民趋之若鹜,已聚……”

    见王寅就要将明教实力透露出来,方腊脸色一变,忙将他拍醒。

    皇甫殇眼睛一缩,发现他看似随意的一拍,居然是门不闻于世的绝学,心下凛然。

    方腊能在不久之后把黄裳逼迫的自创了九阴真经,一身功法自然绝顶。他向来以豪饮闻名,除了自身天赋,靠的便是一身奇异功法。乾坤大挪移自是不必多说,那传自西域的圣火令,更是包含了不少奇门绝学。

    这一拍自有一道真气灌入王寅经脉,沿着诡异的奇经,将他灵台酒气击散。

    王寅一脸迷茫,显然不知自己方才险些露了明教暗自实力。

    方腊无奈一笑,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不过既然王寅已经将话说开,倒不如趁机试探一下这小子。想着,便见他朗朗一笑,低沉道:“皇甫少侠可知我摩尼教又称明教,传承数百年来,一直都希望还天下一个大光明世界。如今朝中羸弱,蛮夷虎视眈眈,天下百姓时有灭亡之灾。若是我等有志之士,能聚百万之兵,趋蛮夷,还清明,指日可待!少侠文武双全,乃当代武林俊彦之魁首,若是能够献上一份力,何愁大事不成。”

    皇甫殇无意掺和这趟浑水,蹙蹙眉头,推却道:“教主此言差矣,在下不敢苟同!当今外寇入侵,我族更应同仇敌忾,团结对外,岂能同室操戈,自毁长城!”

    “够了!”光明右使邓元觉目怒争,早已忍耐不住,只见他把宣化斧猛一撴地,就要指着皇甫殇破口大骂。

    方腊厉色一喝,将他激醒,赔笑道:“少侠不必在意,这憨货喝多了。刚才之事,还请多多考虑一下。方某一番苦心,实非为了一己之私!今日时候不早了,方某等人这便先行告退了。”

    说着,便见他和小二招呼一声,将账都记载自己头上后,带着众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