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一章 方腊
    皇甫殇循声望去,只见从对面客栈方向走来五个人。说话的中年汉子一张国字脸,虎背熊腰,威风凛凛。

    “方十三,莫不就是方腊那厮!”皇甫殇心道。

    “见过教主!”那几个教徒一脸虔诚,忽然拜到。

    方腊一脸和善,扶起几人,径自走到皇甫殇面前,又拱手陪笑道:“不知少侠师承何方,穷乡僻壤,手下人多有得罪,还望原谅则个!”

    那几个教徒甚有眼神,方腊话音刚落下,便见几人恭恭敬敬的到皇甫殇面前躬身道歉起来。

    “误会,误会!在下自泉州而来,复姓皇甫,单名一个殇字!”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皇甫殇又没什么损失,大方道。心中却是凛然,“这方腊果然有一手,不但只字不提跟踪一事,更是随时随刻的收买人心。”

    “爹!”那女子见了来人,跑了过去,有些撒娇的朝方腊叫道。

    “哈哈,这是小女方玲,被我惯坏了!”方腊溺爱的摸了摸玲儿的头,解释道。

    “哪有!”方玲难道脸上一红,羞道。

    方腊往女儿和皇甫殇身上瞧了瞧,心道,“江湖中只有一字慧剑门的掌门复姓皇甫,只是一字慧剑门已经灭了十多年了,这小子年纪轻轻,也不可能与那人有关系。此人一身武艺不凡,年纪又这般小,实在难得,若是能为我所用,将来倒也是个可担大任的人物!”

    皇甫殇被他瞧的有些不自在,尴尬一笑,忽然想到客栈里面琉璃一个人呆着,便道:“方教主,在下尚有一个同伴等着,这便先行一步,咱们后会有期!”说着,歉然的做了一个揖。

    “无妨,无妨!”方腊笑道。他摩尼教耳目遍布,早就知道皇甫殇二人行踪,收买人心也不急于一时。心中却是在想,“到底是风情年少,经不得女子诱惑。实在不行,便将玲儿许配给他!”

    方玲被父亲看的有些莫名其妙,看着皇甫殇离去的背影哼了一声,说道:“爹,这人好生无礼!”

    方腊呵呵一笑,转而向边上四人问道:“几位法王看此子如何?”

    “不错!”四人同时说道,相视一笑。

    方玲见四位叔伯俱是看好皇甫殇,心中一阵不服气。

    ……

    水榭楼的确是万年镇最有名的客栈,刚一踏入大堂,皇甫殇便看到晚上的生意居然比下午还要好了许多。随意的扫了大厅一眼,发现并无任何特别的酒客。

    店小二见他回来,也不忘招呼一声,笑吟吟的问个好。

    皇甫殇脚步不停,很快就上了楼。

    发现房门仍旧锁着,皇甫殇心中一松。

    琉璃是被敲门声吵醒的,发现是皇甫殇回来了,脸上倦意尽去,喜不自禁的投入了他的怀中。

    原来她虽然困乏,但到底是陌生的地方,睡得并不踏实,期间醒来几次,发现皇甫殇不在,担心之余更是心慌。此时听着他的心跳声,才觉得心里踏实起来。

    皇甫殇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头,笑道:“琉璃,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说着,便见他从包裹中取出了那枚金钗。

    只见这钗首装饰着一只用宝石雕刻成的青色鸾鸟,珠光宝气,熠熠生辉。

    琉璃见了,面色忽然一红,挣开皇甫殇的怀抱,夺了过来。

    皇甫殇一头雾水,心道女孩的心思果然难猜。

    原来,这鸾钗在古时乃是结婚时表明心意的饰物,与现代的结婚戒指类似。琉璃见了,虽然心中喜欢,但还是觉得面红耳赤,以为皇甫殇这是在向她求婚示爱。

    再看皇甫殇买回的衣服,琉璃更是喜爱,迫不及待想要梳洗一番,换上试试。

    这上房空间极大,里面尚有一个专门用来梳洗的屋子。只是很快,琉璃就一脸恼色的走了出来。

    “怎么了?”皇甫殇笑道,此前小二带进来的时候已经带着两人看过了,里面洗漱用具很齐备啊。

    “水都是冷的!”琉璃鼓着嘴,不甘心的道。

    “那我去叫小二换上热水好了!”皇甫殇心道,这还不简单。

    “多麻烦啊!”琉璃怏怏道。

    “哎,有了!”皇甫殇心中忽然一动,跑了进去。

    这玄武真定功变异之后,他体内的真气虽然恢复了无属性的状态,但只要他愿意,丹田那阴阳鱼纹自然可以生出冰火两种真元来。

    以极阳真气灌注水中,这可比生火烧水快多了,不到半盏茶功夫,一大桶水已是热气缭绕,摸了摸水温,一直到他满意才收手。

    等琉璃再次进来,发现木桶里面的水已经烧好,惊叹道:“好厉害的真气!”

    皇甫殇脑中忽然闪过琉璃捧着水沐浴的香艳情形,心中一荡,随意的应了一声,道:“好了,你洗吧?”

    琉璃“嗯”了一声,将他推了出去,将门帘放下。

    扯下发带,垂下青丝,缓缓的宽衣解带,露出一抹大好风光,十六岁的花季少女,白腻如脂、光洁如玉……

    皇甫殇盘坐在床上,听着里面不时溅起一溜串的水花声,心中遐想连篇。默念了数便清心咒,才压下旖旎之想,沉入修炼。

    内力连番突破,隐患除去多日,那所谓的剑心却是再也找不到感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琉璃身穿一套青色绣花的衣服走了出来。

    好一个绝世美人:云光巧额鸾钗插,玉色足履绣花衣。

    只见她有些不自然的拖着青色的的裙角,盈盈来到皇甫殇身侧。运功中的皇甫殇只觉得一阵幽香扑鼻,回过神来,转头一望,一脸呆滞。

    琉璃心中忐忑,这类衣服从未穿过,虽然自己觉着不错,但心上人尚未夸赞,总是一阵犹豫。

    皇甫殇心跳加速,见她初浴之后双颊含晕,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好看么?”琉璃轻启朱唇,见他一脸痴迷,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忐忑。

    “好!”皇甫殇下意识道。

    琉璃心情大好,又被他盯得不自在,兀自道:“我饿了。”

    皇甫殇闻言,也是一阵饥肠辘辘。暗骂一声:“没出息,一个丫头片子,至于吗?”脸上却是笑道:“走吧!我带你到楼下吃大餐。”

    见二人一起下了楼,小二赶紧过来迎接,讨好道:“二位好,用点什么?”

    “你们这有什么拿手好菜,都来上一份!”皇甫殇豪气道。

    小二眼前一亮,再次偷偷的打量了一下琉璃,瞬间感觉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暗道:“太美了,这简直是天上的仙女啊!”

    自家媳妇如此迷人,皇甫殇心中得意,忍不住咳了一声,将小二惊醒。

    小二慌了一下,见皇甫殇笑吟吟的看着他,并未生气,心中感激,不好意思道:“二位里面请,大厅还是包间?”

    皇甫殇想了想,说道:“大厅吧,包间吃饭没气氛。”

    “好嘞,二位这边坐。”小二擦抹桌案,不忘将店中名菜介绍一番。

    皇甫殇财大气粗,果然样样都来了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