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十章 摩尼教
    两人的衣服都是从慕容龙城故居找到的,虽然质量上佳,但穿的久了,衣襟边角已经有些磨损。

    皇甫殇出了客栈,便寻了一辆马车,坐在红木车厢里面,既感受了一番宋时的上流生活,又少了自己寻找成衣铺的麻烦。

    他第一次给琉璃买衣服,自然是选城里最好的铺子了。皇甫殇向车夫说明心意,那人也没多说,架车直奔衣铺。

    听着外面的喧闹声,皇甫殇饶有兴趣的撩起帘子往外看去,众生百态。摇摇晃晃,没多久,马车便停在了一个叫做“陈家衣铺”的门店。

    皇甫殇结了车费,一脸好奇的进了成衣铺子。很快,他便失望的发现,挂在墙上的几件普通成衣颜色老旧,衣料普通。心道,难道是那车夫诓骗自己不成,想着,又是摇了摇头。

    “哎呦,这位少爷,你是来看衣服的吗,来来,里面才是新出的成衣,您看看。”见皇甫殇摇头,老板娘心中大喜,忙过来说道。

    皇甫殇顺着这妇人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然里间还有不少衣服,比外面的好了许多。

    这里屋显然是专为大家子弟准备,除了风格各异的衣服,还挂了不少女子的首饰。这古代的女子,服饰太过复杂,长裙、霞帔、襦衣、抹胸、褙子之类,皇甫殇实在弄不明白。

    无奈之下,吩咐老板娘取出成套的女装,选了几件色彩淡雅恬静的,又寻了一枚别致的金钗。而他自个却是简单,随意的选了几件青衣布衫。直看的妇人眉开眼笑,热情的将衣服包好,笑眯眯的递给了他。

    离开衣铺时,已经黄昏。万年镇炊烟袅袅升起,路边的不少庭院里已经传出农家饭菜的香气。

    担心琉璃一个人不适,皇甫殇脚步飞快,很快就到了客栈脚下。

    “呵呵……难道小爷我钱财外露,碰上了打家劫舍的匪徒?”此时路上行人稀疏,皇甫殇耳目轻灵,忽然发现身后跟着几个白衣乌帽的人。

    想着,他心中一动,也不急着回去了,忽然继续前行,拐入了客栈背后的一处岔道。他此时一身内力已至一流,虽然没使如何轻功,但一身脚程也是那些人跟之不及,顿时一个个露了行踪。

    “你们是在找我吗?”就在对方犹豫他从那条路走了之时,皇甫殇跳了出来,一声轻喝,手中青鸾剑荡出一圈剑光,将几人困在了剑网当中。

    “你?你要做什么?我们可是摩尼教徒,明尊在上,还不快快将我们放出去!”

    虽然被剑光困住,但几人大喊大叫,仍旧嚣张之极。

    领头那人更是暴喝一声,拔出一条长刀,将刀势一展,青芒所过,击向剑光。

    只是,寻常兵刃如何奈何神剑威势,“咣当!”一声,直接断成几截,将众人吓得不轻。

    “摩尼教?那不就是明教吗?”皇甫殇吃了一惊,从几人打扮看得出来,这镇子里的教徒可是不少啊!

    此时正是元祐二年,神宗去世不久,哲宗赵煦只有十一岁,太皇太后高氏垂帘听政。新皇年幼,朝中新旧党羽相互倾轧,暗流涌动。

    拜青苗法所赐,大宋繁华之下,百姓已经苦不堪言。王安石的这项措施本是为了抑制土地兼并,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救济百姓,但实际执行却出现了偏差,变质为官府辗转放高利贷,收取利息的苛政。民众受不了苛捐杂税,不时地有揭竿而起的情形发生。

    这浙西一地,自唐末起便成了摩尼教徒的主要分布之处。摩尼教教义“清净、光明、大力、智慧”八个字深得民心,教众中有农民、秀才、吏员、兵卒、绿林好汉、江洋大盗、武林俊彦等不一而足。

    如今百姓疾苦,这帮白衣乌帽之人又开始秘结社,积蓄力量。现今的教主方腊又名方十三,乃是睦州青溪县万年镇人,数年经营下来,早就将此镇暗自控制。为了避人耳目,免遭官府的查禁,但有外人进来,都在摩尼教监视之下。

    方腊今年三十有八岁,正值壮年。已经将震教功法《乾坤大挪移》练到第四层,跻身一流好手。如今更是暗自蛰伏,大肆收拢四方高手。摩尼教光明使者、护教法王、五行旗、五散人之类已经聚首大半。

    “这下子可是捅了贼窝,该怎么办呢?”皇甫殇摇摇头,手中剑势却是不停。以他目前的身手,只要不是碰上天山童姥那样的老怪物,都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但平白结怨明教,实非所愿。想着,他便欲化解这段误会。

    “哒哒哒……”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远奔驰而来,只听着奔驰声就可知对方速度不慢。

    皇甫殇下意识地收回剑势,向着旁边直接退让开来。

    “吁……”来人勒紧缰绳停在了皇甫殇身边。

    “大小姐……”那几个脱困的摩尼教徒死里逃生,都是面色难看,怯弱的看了眼皇甫殇,向来人低着头恭敬道。

    皇甫殇微微皱皱眉,顺眼看去,只见一匹枣红色的宝马正打着鼻响,上面端坐着一个白衣少女,十三岁左右,姿容俏丽。

    那少女瞪了几个教徒一眼,转头见皇甫殇正盯着自己,又“哼!”了一声,抬起抓着的马鞭,直指他,说道:“你是何人,为何为难我摩尼教弟子!”

    “小姑娘好生无礼,这些人鬼鬼祟祟的跟了我一路,教训一下有何不可!”被一个小姑娘指着鼻子,皇甫殇心中恼怒,没好气道。

    “好胆!”这女子刁蛮成性,从来都是被人捧着,被他话语一呛,大怒道。

    见皇甫殇一脸淡漠,更是不痛快,将手中马鞭子往上一卷,舞动开来,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网护着自身,然后就见她用另一只手射出一枚石子,击向皇甫殇面门。

    攻守有据,皇甫殇不由暗赞一声。轻易的避开那枚石子,手中青鸾剑一转,闪过一道寒光,一招天如穹庐,刺向鞭网。

    “嘿!”面对皇甫殇这围魏救赵之举,那女子当即翻身而退。

    皇甫殇无心招惹摩尼教,并未使出半分内力。这一局下来,两人算作是平手。

    “姑娘果然好本事!”

    那女子听了,眉头一扬,心中舒坦之下,也没继续攻击。

    便在这时,从客栈那边走出几个人来,当先一个中年男子,发出一阵哈哈大笑:“玲儿,不得无礼。少侠百般忍让,方十三这厢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