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十九章 万年镇
    皇甫殇想了想,根据记忆里的地图猜测,前面船只出没的地方应该是泉州港口,沿着海岸往东北方向,应该就是浙西一带。

    想着,便朝这边走去:“我们走这边吧,看能不能碰到一个小村镇,先找地方歇脚再说。”

    琉璃初涉红尘,哪有主意,闻言也没什么意见。

    随即两人提步又赶起了路来。

    这沿海山丘实在荒芜,好在皇甫殇野外生存经验老道,凭着一身武艺,打猎捕鱼,轻松之极。两人深居幽谷数年,对饮食倒也没什么讲究,何况皇甫殇的手艺也不差,只是吃多了,未免味同嚼蜡。

    好在琉璃孩子心性,见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一直亢奋不已。如此风餐露宿,两人步行约莫半月之后,果然远远见到了一个小镇,心下都是有些欣喜。

    当下连脚下步子也快了许多,半个时辰就赶到了镇口。只见得大路旁立着一块石碑,写着“万年镇”三个大字,龙飞凤舞,想来当年写下这三个大字之人也是有些文采的。

    不过两人一路赶来,风尘仆仆,也顾不得多想,当即就进了镇去。这番赶路可累的二人不行,虽然都是一身深厚功力,但也禁不住这原始人般的赶路,特别是琉璃,此时小脸苍白,嘴唇干裂,让皇甫殇看了大感心疼。

    两人进得镇去,发现镇里居然十分热闹繁华,琳琅满目的商铺和络绎不绝的行人,不说让琉璃大开眼界,便是皇甫殇也是忍不住东张西望。

    只见皇甫殇一身青衫,背负长剑,面容俊逸。琉璃更是一身月白色袍服,秀发柳眉,瑶鼻玉腮。

    两人一出现,就引起不少人的侧目,其中有几个白衣乌帽的行人,已经暗自盯上了两人。只是他二人这时太过兴奋,没有发现。

    “哪里来的小娘子,来,过来让大爷瞧瞧!”忽然,一个粗鄙的声音带着坏笑自二人背后传来。

    皇甫殇收起游览之心,和琉璃对视一眼,向着声音之地看去。只见一个硕大的脑袋缩在脖子里,骑在马背上上面,朝着琉璃调笑道。

    “无耻!”琉璃心思再单纯,也受不了被人轻薄。虽然气愤,但实在想不出其他的骂人之语。

    这缩头的矮冬瓜一身锦衣,身后跟着三个黑衣武士,显然是个本地的豪门执绔。听到琉璃的话,居然不知死活的将双手插腰,一双贼眼不断的来回扫瞄,道:“小娘子,你身材真真不错。”

    皇甫殇神色一冷,一股寒气透出。藏在袖口的小龟这时也钻出头来,不屑的看了一眼矮冬瓜的坐骑,小家伙发出一声轻唔。

    这兽类最将血脉尊卑,那马被它一惊,居然四腿一软,挣脱了仆人的手,朝镇子里面跑了进去。

    矮冬瓜大呼小叫,吓得半死,身后跟班追着,街道一阵乌烟瘴气。

    “原来是个绣花枕头!”皇甫殇无奈一笑,将小龟塞回袖口,歉意的朝琉璃笑了一笑。

    “外面果然好多坏人!”琉璃嘀咕一声,只是她生性善良,并无记恨,不以为意。

    两人笑闹之时,没有发现,不远处的一个街口,一直盯着他们的三个白衣人已经汇在了一起。

    “看出什么了吗?”

    “没看出来,王钦这马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跑了呢?”

    “谁知道呢,这二人气质凌然,绝非常人,还是继续盯着吧,我去向教主汇报一声!”说着,其中那位年纪稍长的白衣人就转入了身后的巷子。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入了小镇中心,皇甫殇诧异的发现,这镇子里的很多人都是白衣乌帽的打扮,只当是此地风俗,也没多想。

    很快,二人便到了一处高大的客栈。

    竹楼三重,门书水榭;红烛高烧,豪客满座。

    皇甫殇带着一脸好奇的琉璃,进了其中。小二见到了两人身影,看其气质不凡,知道都是出手阔绰的主,极为热情的迎了上来。

    “两位客官,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小二将手中抹布甩到肩上,一脸谄媚的看着两人道。

    皇甫殇出发之时便从古墓收刮了不少金银细软,此时财大气粗,笑道:“住店!两……嗯,一间上房”

    小二闻言依旧带笑,偷偷打量了琉璃一会儿,暗道:“这位爷好福气!”

    琉璃不明所以,自困谷中,便是同居一室,也没多想。

    小二道:“好嘞,您这边请。”

    随即一边请两人往楼上走去,一边嘴中高声喝道:“掌柜的,一间上房。”

    那边柜台上等着的掌柜,早就看见皇甫殇两人了,生意入门,笑逐颜开,点了点头,随即开始低头记账。

    很快,小二便带着两人找了三楼上的一间豪华的房间,环境不错,看了也舒适。

    皇甫殇不由点了点头,道:“你们这房间还算不错。”

    小二闻言,又是赔笑道:“多谢客官夸赞,小店在这万年镇也算得上是最好的客栈了,公子您真是好眼光。公子有事招呼一声即可,定金一共是三两银子!”

    皇甫殇自胸口衣带掏出两定银子,塞入了小二手里。

    店小二两眼放光,暗呼自己赚到了,满意的赔笑着,离开了屋子。

    琉璃第一次见到这般华丽的住处,眼睛乌溜溜的这里瞧瞧,哪里看看。等小二一走,更是迫不及待往床上一躺,好半天也不愿意起来。

    皇甫殇笑意盈盈,想到她单调的童年,怜爱之余更是疼惜。

    伸了个懒腰,琉璃忽然想通了什么,脸色一红,瞪了皇甫殇一眼,道:“呀!怎么只有一张床?”

    “嘿嘿!”皇甫殇得意一笑,以为奸计得逞。

    “哼,这床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了,皇甫你就睡地上吧,哎呦,连这底板看着都比山洞的石台强多啦!”琉璃有些傲娇道。

    “啊!”

    这小妮子原来也如此腹黑?果真是自作自受,皇甫殇暗叹一声。

    琉璃见了他吃瘪,笑吟吟的继续躺在了床上,实在是太舒服了!

    两人毕竟还小,皇甫殇也就是想要吃吃豆腐,并不在意。溺爱的看着她,见女孩有些疲倦,便道:“琉璃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买几身行头,等晚上到楼下吃大餐!”

    “额……”琉璃着实困的不行,放松之下已经有些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答了一声。

    这酒楼人来人往,大白天安全的很,但他自重生以来就劫难频频,不敢放心。拉起一脸不情愿的琉璃,再三叮嘱她反锁好门之后,才出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