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十八章 离谷
    琉璃一言不发,伸手搭住他右手脉搏,再过良久,又去搭他左手脉搏,如此转换不休,皱眉闭眼,苦苦思索。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皇甫殇心中感动,劝道:“琉璃,我现在好的不得了,不用担心的。”

    琉璃缓缓缩手,只是仍然闭着眼睛,双手相交,两根拇指上下轻敲,显是困惑难解。

    好半天才睁开眼来,一脸忧色,说道:“你体内这寒冰真气看似无碍,但人体如何经得住寒毒日久蚕食。如今你体内的血液循环已初见凝滞,较常人慢了太多。此前我替你搭脉时,你的心脉还很旺盛,有一股勃勃生机。现下却……”说着,琉璃眼睛一红,竟然有些哽咽起来。

    “如……如何?”皇甫殇不想会有这般变化,颤声道。

    “现今连这一股生机也变得若有若无,好似动物冬眠一样,却是何故?”说着,琉璃忽然有些意兴阑珊,可怜兮兮的盯着他。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皇甫殇眉头紧皱,暗自查看周身经脉,发现并无异样。只是琉璃医术之高,让他生不出半点怀疑。

    忽然,他四肢一阵痉挛抽搐,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煞白起来。

    琉璃只觉得眼前温度骤然下降,转眼便如同暮冬之季!

    紧接着便见皇甫殇发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原来这玄冰真气得来太过突然,他肉身又不像玄武一族那般强大,时间一长,竟然开始有崩溃之象。

    皇甫殇将玄武真定功运转至极致,兀自的坚持着,企图凭借这神异的养生法门固本培元。

    小玄龟不明所以,见了他龟息之相,居然如此前一样一溜烟爬到了他的头顶。

    得了神兽血脉牵引,他体内的玄冰真气瞬间暴动,开始遍布其身各处。

    不多时,皇甫殇身上,已经开始结出了冰花儿。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成再次为冰雕了。

    霸道寒气,居然将琉璃眼角泪珠直接冻住。

    便在这时,皇甫殇竟吐出一口口的结冰的心血!气息开始大乱。

    玄武真定功养生独到,乃是阴阳相济而成。此刻他一身真元尽为冰寒,已经发挥不了半分效用。

    琉璃惊骇欲绝,手足无措之间,忽然看到了他左手攥着的那枚龟寿神丹,眼前一亮。不及多想,忙夺了下来,搬开皇甫殇已经冻僵的嘴,投了进去。

    龟寿神丹入体,骤然间碧芒闪动,落在皇甫殇丹田正中,护住了他的心脉,吊住了他最后一点儿生机。

    在琉璃的一脸期待中,皇甫殇终究没能逃过变成冰雕的命运。

    琉璃有些绝望的向巨龟望去,忽然发现这巨龟竟然人性化的朝她点了点头。

    “难道另有蹊跷!”,琉璃心想,“这巨龟如此神异,送出的极阳之物不可能没有丝毫效果啊!”

    想着,琉璃再次仔细打量起冰雕,忽然发现这大坏人的气息已经归于平静。而且,其身上唯一一个没有被冻结的地方,那就是心脉。一股磅礴生机,正孕育而出。

    琉璃心中暗松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冰雕,觉得他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许是走投无路,皇甫殇心境前所未有的平息下来,浸入修炼之中。久而久之,便感觉随心意降头,手足虚无,脐中一点真息幽幽而入,移之不动。肉身与天地相容,山洞里厚重的灵气不断的穿透他的身体,进进出出,形成天地间最为自然的流动。

    丹田之中,龟寿神丹渐渐消融,化成一道金乌炎火,与一缕先天玄寒强势地缠绕旋转,形成了一个太极之形!

    潜息之际,阴阳相济,开始慢慢的修复着崩溃的肉身。

    这龟寿神丹乃是玄龟命丹,吞了那么多的碧海潮生乳,也不过在体内结了两颗。造化玄妙,海龟一族属水,结出的命丹却是火属性。恐怕也正是如此,阴阳相济,才能生生不息,寿元长久。

    如此一连数月,春去秋来,琉璃等着无聊,居然与巨龟相传甚欢。

    这老龟献出自身命丹,自然虚弱不已,琉璃不时的做一些药膳,慢慢的调理着它。

    这天,皇甫殇身上的玄冰终于化去。

    睁眼吐出一口浊气,皇甫殇心念一动,落在了丹田那阴阳鱼纹之上。玄功运转,炎阳玄冰自如转换,潜息之境,已至后期。肉身淬炼,已经不下专修肉身的一流武者。吸收了龟寿神丹之后,皇甫殇隐患尽去。

    玄武真定功最善掩盖修为,此时的他看来就像一个普通的书生。

    琉璃如往日一般给巨龟带来一些吃食,发现皇甫殇清醒,脸上一喜,激动之下居然直接扑在他怀中,哽咽着哭述几日来的委屈。

    趴在皇甫殇胸膛,琉璃感觉到一股结实,一份温暖,一种无比安全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些痴迷,久久不愿离开。

    半年不见,小妮子长得更加水灵,皇甫殇心中一荡,鬼使神差的将嘴贴了上去。

    初吻一失,琉璃这才回味过来,忍不住一阵羞红。只是经此生离死别,羞恼之余,还多了许多愧疚。心道,“待报了父母爷爷大仇,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

    正想着,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哇嘎嘎,哇嘎嘎!”

    原来那小玄龟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过来,见皇甫殇欺负琉璃,绿豆眼眯着,取笑了起来。

    皇甫殇心中涟漪尽去,这才发现了小家伙的存在。

    两人好笑之余,暂时忘了之前的尴尬。皇甫殇见她没有责怪,暗喜之余,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琉璃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握住,先是一怔,接着便是一阵甜蜜,转眼看了看他,恩怨情仇,不知不觉变得安心了许多。

    与巨龟道谢过后,皇甫殇拉着琉璃,顶着小龟,出了山洞。

    带着小龟戏耍几日,琉璃忽然提议,将巨龟带到这深谷之中岂不更好。这样,一个多月的功夫,皇甫殇硬是将洞口再次劈大,将老龟带了出来。

    几日之后,两人再次生出离谷之心。

    祭拜了琉璃爷爷之后,终于带着小龟离开了山谷。

    曲径通幽,终有尽头。佝偻着爬了半天,灰头土脸的二人带着雀跃的小龟,终于来到了外面。

    往山下看去,碧波横空,千帆尽现。

    泉州港历来繁华,站在这偏僻一角,感慨着千古风流,皇甫殇忍不住喊了一声。

    小龟有样学样,嘶吼一声,神兽气息,惊起漫山野兽。

    白了皇甫殇和小龟一眼,琉璃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向前走去,步法轻盈,显然也是激荡不已。

    山路崎岖,灌木密布,两人艰辛的拨开灌木,过了许久终于看见了不远处的海滩。极目远望,所见一片冷清,没有丝毫人烟足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