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十四章 剑心
    翌日一早,皇甫殇一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动弹了。

    想到死去的张老,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转头向琉璃瞧去,发现她泪污满面,两眼无神,仍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显然尚未解去身上穴窍。

    皇甫殇心里一阵疼惜,走上前摸去她的泪痕,安慰道:“琉璃,爷爷虽然已经去了,但你还有我呢,便是那大仇人神璇玑,我们也共同面对……”

    说着,便见琉璃眼光闪动,一行清泪又流了出来。

    “傻丫头,没事,你这个样子,爷爷也不希望看到,他老人家一片苦心,只是希望你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想是皇甫殇的话起到了作用,或是哭去了心中疾苦,琉璃目光里闪过一丝坚定,怔怔的看着他。

    “你看,这便对了,当务之急,便是先解了你身上的穴,只是这个解穴……那个……”皇甫殇抓耳挠腮,有些不好意思道。

    他自己能够解开张老的点穴,多半是玄武真定功的妙用,但要他给别人解穴,却是没有丝毫头绪。

    “你看,要不我先将你的哑穴解了,其他的咱们慢慢的来。”说着,皇甫殇开始在琉璃发髻后面凹陷处一阵乱摸。

    对于周身穴巧的位置,皇甫殇倒是大概了解,只是闻着琉璃幽幽发香,看着她难掩的俊秀之色,感觉着她清澈如泉水似的盈盈妙目,心中总会有些悸动。

    琉璃被他弄得痒痒的,加上心中羞怯,很快已是满脸通红。

    终于,满头大汗的皇甫殇解开了琉璃身上的哑穴。

    琉璃慌忙避开皇甫殇投来的目光,不敢正眼对视。

    “笨蛋!”琉璃小声的嘀咕一声。

    “什么?”

    “我说你真笨,好歹也是习武之人,怎地连个哑穴的位置都要找上半天?”

    皇甫殇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心道这人与人的穴道位置怎么可以一样,脸上却是赔笑道:“琉璃,还是先解了其他穴道吧,看你都站了一夜了!”

    “哼,怎么又不叫姐姐了?”琉璃娇嗔道。

    “嘿嘿,爷爷不是已经将你托付给我了吗?”皇甫殇得意一笑。

    “你……”琉璃羞怒,只是身上穴道未解,无法动手动脚,气哼哼的瞪着他。虽然早就芳心暗许,但就是看不得他如此得意的样子。

    “还不赶紧替我解穴!”终于,琉璃雌威大震道。

    皇甫殇唯唯诺诺,在琉璃的指点下,开始解穴大业。

    好半天,琉璃身上的穴位才解了大半。

    琉璃娇骂连连,羞涩之下,一阵红到了耳根。

    这时,皇甫殇正一脸通红,满头大汗的看着她翠绿的贴身丝绸小衣。这檀中、关门二穴,所处位置实在尴尬。

    皇甫殇心中怦怦而动,手掌心早就渗出汗来,手指抖个不停,本是想解她的膻中、关门二穴,却总会碰到她的小馒头内侧,如同触电一般,慌忙缩手。

    琉璃红霞满面,嗔道:“大坏蛋,你点哪里?!”

    皇甫殇欲哭无泪,狼狈不堪,不敢回头看她一眼。

    琉璃羞怒之余,觉得这坏人倒也好笑,便柔声道:“你过来,我再给你仔细说一遍,这回瞅准了再点!可别胡乱……”

    皇甫殇闭目默念一阵玄武真定功心法,平静下来,终于解穴成功。

    解穴完毕,二人略作休息,皇甫殇四处寻来一些野果,暂解腹中饥渴后,便将张老葬在了这现成的古墓当中。

    皇甫殇将圆形拱门上面的“龙城”二字划去,重新刻上“张羽协”三字,青苔一扫,居然成了一座雄伟墓地。

    五仙教左护法再如何显赫非凡,也不及皇室规模的墓葬。如今张老枕龙而眠,也算是无可憾了。

    这古墓占地极大,慕容龙城早年长居于此,在这墓地后方,留有一处山洞,里面桌椅床帐,各式各样的衣服用具,井井有序的陈列着,灿烂夺目,不同凡品。

    虽然因为年代久远,那些衣服装帐,一碰就成灰末,但其中尚有一件青衫和两件月白色袍服,入手却是光鲜柔软无比,也不知是什么原料所制。

    里面生活用具一应俱全,皇甫二人一边为张老守墓,一边住在了当年慕容龙城住过的雅居。

    如此,神仙眷侣,山中无岁月,不觉已是两年有余。

    皇甫殇一身内伤在玄武真定功和琉璃精心熬制的汤药之下,已经痊愈,只是当年留在体内的阴属性玄武真气,数年下来,也有了几分火候,一时间,竟是没办法驱除化解。

    琉璃正在洞内泉水边梳洗着妆,已是十六岁的琉璃越发的风姿卓越,加上她得了张老毕生功力,此时已经跻身一流好手,浑身气息飘渺淑婉。

    皇甫殇识趣地窜出洞外,两年来,二人虽然郎情妾意,但除了偶尔拉拉手并无任何逾礼之处。佳人在旁,不是他不想更近一步,只因他不是琉璃对手。有次他偷看琉璃换洗衣服,被人家发现之便是一顿胖揍。一想到此,皇甫殇便是泪流满面。

    这山洞侧边乃是一个地下密室,应该是当年慕容龙城闭关修炼之地。密室中大放光明,洞顶每隔一丈左右,就镶嵌着一粒明珠,照得明如白昼。

    这是一间宽大的石室,中央一列放着几排书架,上面已经没有半本武功秘籍存在,只留下一些诸子百家、医卜星相之类的书籍。

    皇甫殇随意的拿起桌上放着的一本笔记,翻了几下,如往常一样,开始练习剑法。

    这本笔记是慕容龙城当年研读百家武学之时记录而成,乱七杂八的,光是各种剑招就有数百种。

    两年多来,皇甫殇对其中记载的剑招已经了然指掌。虽然没有对应的修炼法门,但也让他的见识大涨。

    剑法是死的,有了这诸多的剑招积累,皇甫殇于剑道之上,也大有所悟。

    这些剑招出自数十个不同门派,要将这许多不同路子的招法融为一体,几乎绝不可能。皇甫殇也不在意,不去分辨是甚么招式,一经想到,便随心所欲的使出。到了后来,更是将一字慧剑门的几门剑法也混入其中。

    如今,一字慧剑门周公剑的三式剑法已经可以尽数使出,只是每一招里面又多了许多变化,隐隐可以看出是来自那数百剑招。

    只见他三式周公剑使出,各种剑招变化,自然流畅,配合上三门剑招心法,威力更是大增。

    这三招一气呵成,又变化万千,行云流水,任意所至。

    单以剑法而言,皇甫殇已经踏入了剑客之境。只是那所谓的剑心,却是困于体内异种真气,无法突破。

    忽然,皇甫殇手中“玉带围腰”剑锋一转,又是一剑刺出。

    这一剑,有别于周公剑法意境,倒像是一缕云气蜿蜒飞射而来,随着皇甫殇继续出剑,弯曲,勾勒,变幻,凝聚,剑光渐渐形成一朵飞动的云的轮廓。

    “一剑西来”,很烧包的名字,乃是皇甫殇近日的得意之作。却是他几年来观悟云海而创。

    剑成画笔,以虚空为布,勾勒出一朵飞云的轮廓。

    青鸾剑一震,一剑西来,云生云聚。

    只见剑光闪烁,道道痕迹,缕缕云气蜿蜒汇聚,眨眼间凝聚成一朵米许的剑光云团。

    皇甫殇剑锋一转,往前一送,已凝聚成型云朵的剑光带着呼啸之声,往前急速飞出,冲向山壁。

    等剑光震散,随着一阵“咻咻”声,山壁上,留下道道淡淡痕迹。

    就在这时,皇甫殇感觉到四肢内的真气涌动,不受控制,全部冲向身躯,好像狂暴怒蛟,冲向肚脐下三寸的丹田处,势如破竹般的灌入丹田之内,似乎想要孕育些什么,但真气流进异种真气盘桓的穴巧之时,气势忽然一顿,余力不足,终究又于丹田之中散开。

    皇甫殇持剑站立,闭目凝神,意识急速变幻后,看到自己的丹田那一缕气机的融合戛然而止,叹了一口气,“剑心啊剑心!这可恶的异种真气!”

    想着,一股杀气闪过,“慕容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