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十三章 龙城遗墓
    皇甫殇与琉璃二人便进了山洞,便是眼前一黑。

    琉璃走在前面,跌跌撞撞,忽然,一股冷风呼啸而过,琉璃吓得一个哆嗦,直往后面退了几步,不巧刚好撞倒了皇甫殇。

    这洞中常年不见日月,阴冷潮湿,石壁缝隙间尽是苔藓。皇甫殇没有防备,被她一撞,直接滑倒在地上。

    琉璃落在他身上,倒是无恙。皇甫殇后背却是刚好躺在了一排石尖上面,忍不住一阵呲牙咧嘴。

    吃痛之下,皇甫殇下意识的向上扶去,不料刚好抓到一团细软,心头一荡,连忙松开了手。

    “哎呦,姐姐你这路带的可真好!”尴尬一笑,皇甫殇忙不迭的岔开话题,将琉璃扶起。

    琉璃早就羞红了脸颊,默不作声,细细的“嗯!”了一声,却是再也不敢继续往前走了。虽然一直知道这密洞的存在,但她一直都没有进来过。

    皇甫殇心道,“到底是小姑娘!”便将她护在身后,慢慢前行。

    有了先前的暧昧,两人都是默不作声,一个劲的赶路。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前方才透出一丝光线。

    两人都是一震,加速前行。不多时,终于出了密洞。

    这密道不知如何走向,皇甫殇抬头望去,只见乌云蔽空,四周仍旧是山峰林壑一片。时值寒冬,山峭间昏昧黝暗,冷风刺骨,眼看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

    ……

    与此同时,张老也逃到了密道的入口。

    只见他站在洞口,磅礴掌劲击向洞顶,“轰隆!”一声,便击落了数块巨石。顾不得手心传来的剧痛,张老推着石头压住洞口,一直将密道遮掩好了,这才放心深入。

    不多时,洞前水洼漫出,合着泥雪,将所有的痕迹尽数掩去。

    ……

    皇甫殇见琉璃已经冻得发抖,急切的想要寻找一处可以避风雪的地方。

    忽然,冬雷一震,风雪骤至。

    琉璃到底是个弱女子,几个时辰下来,已经浑身无力,渐渐跟不上皇甫殇脚步。此时雷声一惊,突然脚下一滑,又折了脚骨。

    皇甫殇心中自责,当下便将琉璃背着,开始尽力的奔驰,但一时之间,连一个足可容身的洞穴都看不到,而一片片鹅掌大的雪花,已逐渐开始飘落。

    琉璃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忽然感到一阵安全,一时间有些莫名的安心幸福。

    突然,皇甫殇瞥见远处峰脚之下,有一座形似馒头的小山丘,山丘前面,隐隐现出亭台似的建筑,大喜过望,纵身驰去。

    近前才看清,那小山丘般的东西,竟是一座巨大的古墓,墓前整齐的排列着两行石翁仲,中间夹着各种石雕的兽像,两根石华表,高耸入云,古柏参天,墓前两侧,各有一座石亭。

    他背着琉璃,脚下借力,一跃入亭。

    仔细一看,墓前是一道高约三丈的圆形拱门,两扇铁门紧闭,上面生满苔碑,隐约可以看出“龙城”二字。

    雪越落越大,此时,山野林丘,已是一片白茫茫。

    皇甫殇茫然四顾,看到那龙城二字,心头不觉一震,难道是慕容龙城?

    慕容复逼他坠岩,不料居然将自己送到了他祖宗的墓地?

    原来,当年慕容龙城复国兵败之后,曾在此地避世隐居数年,后来他悟出“斗转星移”这等绝学,复国之心又起,这才离开深谷,重出江湖。此后慕容家收拢江湖好手,名字响彻江南,“斗转星移”更是震慑天下。

    这衣冠冢便是慕容龙城早时给自己准备,规模极大,尚未坠了大燕皇族威仪。只是世事难料,慕容龙城这次离开,却是再未回来。

    想起慕容复,皇甫殇脸上杀机倏露。

    “皇甫,怎么了?”见他目露凶光,琉璃忍不住上前说道。

    闻着她身上的幽香,皇甫殇心中一暖,目光重归清澈。摇了摇头,慢慢将与自己的身世来历及结怨慕容复等人一一道出。

    不知何时起,琉璃已经将他搂在怀中,怜爱之意尽书脸上。

    二人相处多日,早就情根深种。

    突然,一声咳嗽将两人惊醒。

    两人脸上一红,原来三丈之外,石翁仲之旁,张老已经不知何时追了上来。

    琉璃扭扭捏捏,嗔怪道:“爷爷!”说着,还不忘白了皇甫殇一眼。

    皇甫殇心头一荡,被小女子风情一扫,居然呆滞了一下。暗道一声妖精,有些尴尬的朝张老笑了笑。

    “臭小子!”张老佯怒一声,脸上却是写满了笑意。

    “……”皇甫殇。

    琉璃抓着衣角,羞涩不已。

    忽然,张老脸上一红,喷出一口黑血。

    “爷爷!”琉璃惊叫一声,就要跑过去。

    “不要靠近我!”张老声音沙哑,伸手向两人示意道。

    话音刚落,便见那口黑血落在地上,眨眼之间,便将地上石台腐蚀出一道断纹。

    “嘶!”皇甫殇倒吸一口冷气,琉璃更是眼角含泪,呆在那里,看着老人。

    “不必如此,皇甫小子,琉璃以后就交个你了……”说着,张老慢慢将琉璃生世、五仙教恩怨一一道出。

    禁忌蛊毒入体,内功未达化境,张老已经没有几天好活。将埋在心中的秘密道出,张老欣慰的看着两人,哈哈一笑,在两人莫名之时,眨眼间便飞至两人跟前,将二人点了穴。

    “老朽身中蛊毒,已经回天无力,一身功力留下也是浪费。琉璃你自幼练习的呼吸吐纳之法,乃是我医圣一脉历代单传的《春阳功》,有了爷爷这身功力,将来跟着这臭小子行走江湖也算有了自保之力……”

    琉璃眼泪汪汪,怎耐张老早就将两人哑穴点了,发不出一丝声响。

    很快,皇甫殇便看到张老双手搭在琉璃背后,开始传功。

    “春阳功”乃是医家养生诊脉的功法,本身并无特殊属性,倒是与玄武真定功有些类似。练到火候,会在体表形成一道护身神罡,自保有余,攻击不足。

    片刻之后,皇甫殇便发现老人没了动静,只留下双眼直直的盯着二人。

    皇甫殇心中一酸,忍不住泪流满面,心中更是发誓,此生定不辜负琉璃半分。

    石亭之外,风雪正旺。

    琉璃不知何时已经昏了过去。

    皇甫殇尝试几次,奈何不得张老留下的点穴之法,茫然四顾,渐渐的陷入了龟息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