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十一章 四鬼
    一连数日,张老都没有过来,闷在屋子里面研究给皇甫殇调养身体的法门。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黄帝内经》、《华佗内昭图》、《王叔和脉经》、《孙思邈千金方》、《千金翼》等等医学经典,老人都一页页的翻阅过了,只要与医治内伤有关的,俱是细读沉思。

    皇甫殇闲来无事,除了定时修炼温养身体之外,便是和琉璃戏耍玩闹。屈指一算,到了无名山谷来已是第九日了。

    据琉璃所讲,这深谷幽村乃是五代时避难逃来的一帮渔民所造,至于她们老张家,却是后来到的。但是一代神医为何到此,老人却是一直不提。反正自琉璃记事以来,除了偶尔通过山洞到崖下采药,都是留在山村。

    几日下来,皇甫殇也对村民们了解了许多。

    如今,此地村民不足三十户,百来人。但胜在安逸,倒也活的自在。山民朴实热情,知道他来自外界,俱是热心招待。年轻人更是喜欢与他谈天论地,眼神里对外界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这天,张老查遍典籍,寻思数日,终于想出了一个妙法。

    皇甫殇听说已经有了缓解体内异种真气的法子,也是欣喜异常。

    玄武真定功虽然玄妙,但修炼起来实在太慢。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算,光是将他五脏六腑的内伤调养好,便要数年,更不要说化解这变异的阴属性真气了。如今的年岁正是修炼的最佳时期,若是能够早一步康复,对往后修炼也有不少好处。

    屋内,张老取出十二片细小银针,运内力在皇甫殇“中极穴”、“天突穴”、“肩井穴”等十二处穴道上插下。这十二根银针一插下,皇甫殇身上十二经常脉和奇经八脉便即隔断。百会、神庭、风池、檀中、鸩尾、气海、命门、涌泉、太渊这九处大穴中的阴属性真气便不能相互为用,日后皇甫殇自可安心温养器脏。

    张老做完这一切,开始艾灸他肩头“云门”、“中府”、“天府”、“尺泽”、“鱼际”等十一处穴道。这一次以热攻寒,可稍减他深藏肺中的淤伤,但皇甫殇也受到了极大的苦楚。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琉璃呆在一边看热闹,皇甫殇不想被她取笑,硬是一声不吭。

    先前十一处乃是手太阴肺经,皇甫殇不明所以,以为苦头到处结束。不想短暂的休息片刻之后,张老又开始艾灸他的足阳明胃经、手厥阴心包经……

    老人见他一声不吭,心中暗暗称奇:“这小子果非常人。”甚是佩服他的定力。下手时更加快速,陈艾将皇甫殇身上烧灸得处处焦黑。

    果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皇甫殇额上冷汗直冒,脸色憋得通红。

    待得十二经常脉数百处穴道灸完,已经到了日暮时分。

    琉璃早就搬出饭菜,放在桌上,但此时他哪有心思吃饭,简单的敷衍几句,将琉璃支走,开始一阵呲牙咧嘴。

    次日,张老又拟定了一张药方,却邪扶正,补虚养体。

    皇甫殇服了之后,精神竟然健旺了许多,连带修炼之时,也明显感觉真气运转加速不少。心下暗暗称奇,佩服非常。

    此后一个多月,皇甫殇更加用心修炼。

    后患暂消,有了汤药辅助,内伤修养神速,以此推论,大概只需一年多便可痊愈。

    此时已经入冬,往年谷中都是四季如春,今年却是大雪飘飞。

    村子里的许多人都没有见过下雪,一时间俱是兴奋不已,在雪地当中戏耍。

    琉璃到底是孩子心气,见了也是雀跃不已,非要拉着皇甫殇出去打雪仗。

    重生后的第一场雪,皇甫殇心中恍如隔世。

    一阵玩闹,琉璃脸蛋冻得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皇甫殇见了,忍不住伸手去捏。两人虽然时有亲昵的举动,但此时身边都是人,琉璃面嫩,羞红着脸跑了回去。

    皇甫殇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一荡,一抹微笑写着脸上。

    突然,一股杀气铺天盖地而至,皇甫殇眼睛一缩,从山洞中走出了四个蒙面的黑衣人。

    “请问张羽协住在哪里?”其中一个黑衣人沙哑的问道。

    来者不善,但是不等皇甫殇开口,已经有村民上去搭话。

    皇甫殇见势不妙,开始偷偷的向琉璃家里走去。

    “站住!”一个蒙面人发现了皇甫殇的小动作,大声喝道。

    “果然!”见这人一身杀气,皇甫殇一个激灵,快步向张老家里跑去,一边不忘大声喊叫。

    便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神教四鬼一起到来,老朽好生惭愧!”说话间,便看到张老凌空虚度,飘飘而至。

    “张老居然是如此高手!”,皇甫殇心中惊骇,这才发现,先前那四人胸口各自写着一个灰色的篆字,正是魑、魅、魍、魉。

    “啧啧,左护法过奖了,教主有令,务必将护法寻回!”挂着“魑”字的蒙面人阴森森道。

    “不必了,老朽年事已高,无法继续为神教效力了。”张老朝皇甫殇看了一眼,推辞道。

    神教,什么神教?皇甫殇心中震惊,张老若是这神教的护法,看其一身实力恐怕已是一流高手了,这神教实力恐怕非同小可啊!

    “皇甫小子,你先带着琉璃离开这里!”忽然,一道声音在皇甫殇耳边响起。

    “千里传音,不对,因该是聚声成线!”皇甫殇脸色一惊,听出是张老声音,再次镇定下来。“看来张老没有信心完胜这四人啊!”

    知道自己斤两,皇甫殇不敢耽搁,趁着几人谈话之机,折回了张家。

    “琉璃,快和我离开这里!”皇甫殇急道。

    “怎么了,刚才爷爷离开的很匆忙啊!”琉璃一脸迷糊。

    “怕是有仇人寻门来!”

    “啊,那,那……我更不能丢下爷爷一个人啊!”琉璃眼睛一红,就要跑出去。

    皇甫殇顾不得许多,将她拉住,“你爷爷可是高手,若是他老人家自己,多半没事,但有了我们两个,怕是招架不及,这才让我和你先躲起来。”

    “是吗?”琉璃没有注意到自己倚在皇甫殇怀中,有些怀疑道。

    “当然……”皇甫殇说着,便要拉着琉璃向外逃去。

    “笨蛋,这边走!”琉璃将信将疑,但是自己留下的确是爷爷的拖累。

    皇甫殇跟着琉璃从后院小门离开,不多时便到了一处药林。

    “不要乱碰,都是毒药!”见皇甫殇一脸新奇,琉璃忙说道。

    “张老果然早有预料!”,皇甫殇心中暗道。

    两人走了一会,果然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

    “这洞就是张老留的后路。”

    很快,两人便进了山洞。这洞口甚是隐蔽,藏在水洼后面,被各种毒物遮挡。若不留意,不说找到入口,就是闯过这片药林也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