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十章 伤势
    皇甫殇面北而坐,五心朝天,静心绝虑,意守丹田,一缕先天真气沿督脉上行,一个周天之后,又顺任脉汇于气海。

    此时他已经踏入潜息境界许久,龟息一始,收发自如。与此同时,他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内视的状态,想要借此观察一下体内的状况。

    皇甫殇现在的情况可以说很好,也可以说很不妙。

    很不妙,是因为他的身体伤势的更严重了,如果说先前掉下悬崖后五脏六腑像是一个满是裂纹的瓷娃娃,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娃娃已经彻底碎裂了,轻轻一碰,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好在玄武真定功养生独到,将散在周身器脏的真气重新归拢之后,已经开始慢慢温养修复着五脏六腑。

    不过,如今他体内的玄武真气微乎其微,尽数用于修复内伤。激斗中,慕容复留在他体内的异种真气趁势作乱,已经淤积在身体之中的各处大穴之中,几乎就要堵住了百会,神庭,风池,檀中,鸩尾,气海,命门,涌泉,太渊这九处大穴,让他使不出半点内力。

    说是很好,是因为琉璃之前拉他之时,凑巧将淤积在皇甫殇檀中穴的异种真气引动,打通了这一处大穴。虽然害的他走火入魔,吃尽苦头,但也打通了檀中死穴,让他恢复了大约十分之一的功力。

    内伤修养是个水磨的活儿,急之不来。此处世外桃源,也不急着与人争斗,皇甫殇运功之余,便开始研究起慕容复留在体内的异种真气。

    慕容复此时的功力也不过二流巅峰,但他打斗之时使出的“斗转星移”之术,不只有转换有形兵刃拳脚之力,更能转换无形内力之效。这门功夫上虽然限于此时慕容复的年岁,未能达到登峰造极之境,但遇到的皇甫殇内力更是菜到了家。是以,如今留在皇甫殇体内的真气,乃是他自己的内力。

    若是单单如此便也罢了,都是玄武真气,举手便可化去。但这反转回来的气息受了斗转星移影响,属性大变,居然生出一种诡异的阴寒之力。

    玄武真定无极而生,本来是中正平和没有属性的,但被慕容复这么一转,居然道生一,一生二,化成了阴属性内力。至于那另外的一半阳属性,早就被打散在空气当中了。

    这么一来,皇甫殇也是有些傻眼,一时间没了头绪。

    便在这时,琉璃走了进来。见皇甫殇安心打坐,有了先前的教训,也不敢突然打扰,端着一盘素菜,跺了跺脚,就要将饭菜留下。

    皇甫殇刚刚醒来,就瞧见她的小性子,心中一乐,嘴角一翘,笑道:“琉璃姑娘,还是你好,知道我饿了,可是我动不得,就是饿死了,也该听天由命了。”

    琉璃气道:“活该,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哼!”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套衣衫,扔在皇甫殇身上,作势要走。

    皇甫殇知道他面嫩,也不敢激她,赶紧陪笑道:“姑娘自然是我的救命恩人了,衣服不错,多谢了。”

    说着,已经将衣衫穿上,略显肥大,显是张老的。

    琉璃眼珠子一转,忽然笑道:“你今年多大了?”

    “十三岁!”

    “喔,那你可要叫我姐姐了,我十四岁呢!”琉璃眉头一喜,忍不住道。

    她自幼困在谷中,同龄的玩伴都是老老实实的小孩,哪里碰到过如此好玩的人,此时听到皇甫殇比他小上一岁,心中更喜,便以姐姐自居了。

    皇甫殇不清楚自己埋在地下多久,只是见身子模样没变,便将自己说成是十三岁了。见她如此在意这个,也不辩解,这古时的少女成熟较早,虽然不过十四岁,琉璃已经出落的沉鱼落雁。皇甫殇心中暗道,叫一位美女姐姐大概也不吃亏,便笑嘻嘻的叫道:“琉璃姐姐!”

    琉璃听了,微微一笑,从盘中取出两个麦饼来,递了给他。

    皇甫殇得寸进尺,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道:“多谢姑娘。”却是不接过来。

    琉璃见了,知道这是要她喂,脸上不由一红。但两人既然姐弟相称,犹豫片刻,琉璃还是将饼送到了皇甫殇嘴边。

    皇甫殇嗅着她的体香发香,心中一暖,重生以来,第一次有人真心对他,只希望永远如此继续下去。

    琉璃见他并不吃,呆呆的盯着自己,心中一慌,忙道:“你怕我的饼中有毒吗?干嘛不吃?”

    皇甫殇此时已经没了先前的轻浮,怔怔道:“姐姐给我的饼子,我舍不得吃。”

    这句话听着有几分调笑的意思,但他此时却是真情流露。两世为人,他说话虽然有些油腔滑调,但在这少女面前,心中却是轻松自在,没有丝毫戒备。

    琉璃听了,心中慌乱,暗自欢喜,脸上却是佯怒,哼了一声。

    皇甫殇不知她心中所想,清醒过来后心下大悔,忙向饼子咬去,只因吃得慌张,竟哽在喉头,咳嗽起来。

    琉璃心中关切,脸色转怒为喜,心口不一道:“谢天谢地,呛死了你!”

    说着,已经忍不住向他后背拍去。

    张老路过窗外,听到两人嬉笑打闹,微微一笑,眼中却是转过一丝忧虑。

    一夜无事。

    皇甫殇静坐一宿,精神大好。此时身子虚弱,不便练剑,抚摸着青鸾剑,眼中闪过一道厉色。

    脚下是慕容复的护国神剑,皇甫殇手中古剑直劈而下,“咣当!”一声,寄托了慕容家历代复国希望的神剑,就这么断成两节。

    琉璃一大早跑来,就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埋怨道:“好端端的一把宝剑,怎地毁了呢?”

    皇甫殇默不作声,一脸平静,显然不想提及当日之事。

    琉璃心思聪敏,已经印证了当日所想,见他不想提及,也不追问。

    “弟弟既然不喜,那便便宜了姐姐了,正好缺个烧火棍!”

    琉璃嘻嘻一笑,俯身拾起了断剑。

    可怜慕容氏代代相传的护国神剑,居然成了无名山村的一根捣火棍。

    皇甫殇嘴角一抽,心头郁结之气大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