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九章 异种真气
    不多时,琉璃端着熬好的药汤到了皇甫殇床头。

    皇甫殇老远就听得脚步声,这时已经偷偷的闭上眼睛。修养半天,身上已经有点力气了。但是难得有小妹妹亲自喂药,他很无耻的重新装出昏迷的样子了。

    小姑娘心中害臊,有些脸红的站在床前,犹豫了一番,终于鼓起勇气,将皇甫殇扶高,学着从别人那里看来的样子,喂起药来。

    皇甫殇心中暗乐,闻着少女身上递来的幽香,觉得身上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

    琉璃舀了一勺汤药,学着记忆中其他人的样子,略微吹了一吹,便将勺子递到了皇甫殇嘴边。

    见他昏迷不醒,小姑娘看着他闭合的嘴唇,一阵为难。好在此时没有其他人在,琉璃没了顾忌,终于将盈盈素手伸出,搬开皇甫殇紫黑色的嘴唇。

    皇甫殇心中一荡,冰冷滑腻的手感实在惹人心动。

    便在这时,一勺汤药,一咕噜倾倒进去。

    琉璃脸色通红,一直延伸到了耳根。此前她见到的多半是村子里的妇人喂自家汉子吃药,这么一想,她便忍不住心跳脸热,面色通红。

    “啊!”

    一声惨叫打破了小姑娘的胡思乱想,只见先前那个怪人居然从床上跳将起来,捂着嘴“嘶拉嘶拉”的叫着。

    “这药如此见效?”琉璃一脸疑惑,自言自语一声。

    皇甫殇本来沉浸在醉卧美人膝的旖旎之中,被滚烫的药汤一烫,一个激灵,痛的跳了起来。这时听到琉璃的话,更是欲哭无泪。

    屋内的动静早就将外面的老汉引了进来,老者一进门,便看到那孩子居然活了过来,忍不住眉头一跳。

    不等老人询问,皇甫殇心中有鬼,已经起身向老人一拜:“多谢老翁救命之恩!”说着,又向琉璃谢道:“多谢琉璃姑娘的药!”

    这“药”字一出,皇甫殇更是咬牙切齿。若不是他故意装睡吃人家闺女豆腐,不好道明,他才不会忍着剧痛,一脸镇定的拜谢一番。

    老人一脸惊奇,忍不住看了一眼琉璃,不知道自家闺女什么时候有如此医术了。

    琉璃一脸笑意,居然将此事当真,忍不住朝老人扬了扬头。

    老者本来估计皇甫殇要到明天才会醒过来,哪里知道这玄武真定功玄妙异常,只要丹田的一缕先天真气尚存,那些侵入五脏六腑的先天之气,自会慢慢归拢。皇甫殇昏睡之时,龟息冥冥,一直都在暗中修复着伤体。

    他行医半生,哪里见过如此怪病,忍不住就伸手去搭皇甫殇右手的脉搏,半响之后,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古怪得紧,老夫生平从所未遇。”

    琉璃在一旁忍不住道:“那有甚么奇怪?显然是我的汤药起来作用!”

    皇甫殇嘴角一抽,心中有鬼也不敢道明。

    老者:“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这么快就醒了过来,但多半和你的关系不大!”

    琉璃嘴撅起来,一脸不服的看向老人,见老者自顾自沉思,便见目光投向皇甫殇:“喂!怪人,你说是不是我的汤药起来作用?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皇甫殇直接掠过第一问,黑着脸道:“皇甫殇!”

    “怪人名字果然也怪!”

    “……”皇甫殇。

    老者这时也从沉思中醒来,瞪了一眼孙女,道:“没个正样,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爷爷!”琉璃脸上一红,偷偷看了眼皇甫殇。

    老人没有理会自家孙女的撒娇,朝皇甫殇正色道:“皇甫小兄弟虽然醒了过来,但体内情况仍然不妙!老朽刚才发现,虽然五脏六腑当中的魔气已经退去,但你体内尚有一道异种真气,虽然不入先天,但比之你本来的先天真气强过太多,若不尽快化去,将来隐患不小!”

    琉璃眼珠一转,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去搭皇甫殇左手的脉搏,道:“以我搭脉所知……”

    突然间,琉璃大叫一声,那根手指犹如被人咬了一口,急缩不迭,叫道:“唉唷,爷爷你!”

    老人哈哈大笑,十分得意。

    皇甫殇眼睛一亮,知道此老乃是以上乘内功借着他的身子传力,狠狠的将琉璃震了一下。体内的异种真气,他早就发现,应该是慕容复拳脚击打之时递入体内的。

    本来,先天真气虽然只有二流武者的容量,但将慕容复的真气压制还是轻而易举的。如今他内伤不轻,真气大失,一时半会儿,却是奈何不得。

    笑了一会,老人脸色一沉,道:“皇甫小兄弟,你体内这道异种真气,驱不出、化不掉、降不服、压不住,是以为难。本来凭你先天真气的威力,化解并非困难,可因为琉璃突然出现,导致你走火入魔,如今真气十不存一,想要化去却是困难。此病非针灸药石所能奏效,在下行医以来,从未遇到过这等病象,无能为力,十分惭愧。”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三粒黑色丸药,继续说道:“这三粒回生丹乃是老朽耗费十数年,采集千年人参、伏苓、灵芝、鹿茸、首乌、灵脂、熊胆、三七、麝香等种种珍贵之极的药物,九蒸九晒,炼制成的,你每两月服食一粒,可延半年之命。”

    皇甫殇知道此老所言非虚,双手接过,说道:“多谢。”

    琉璃一脸愧色,看向两人。

    老者见了,无奈一叹,又回头道:“瓶里还有两粒,索性都给了你罢。”

    皇甫殇知道玄武真定功的玄妙,虽然一时无解,但心中还算有底,见老人如此珍重这回生丹,便笑道:“前辈如此珍视,这药丸自有奇效,不如留着救人,晚辈自有打算。”

    老人侧头又瞧了他一会,说道:“你这娃娃我也看之不清,生死置之度外,确是大丈夫本色。唉,惭愧!若不嫌弃,就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老朽不敢夸大,但也能将你的身体调养完好。”

    “如此多谢老先生了!”皇甫殇喜道。

    “哈哈,叫我张老便好!”老人笑道,他医者仁心,最看不得旁人伤病,见皇甫殇知书达理,更是喜欢。

    说着,便叫皇甫殇重新躺到床上,从袖口抽出一条皮带,上面插满了各种银针医具。

    很快,皇甫殇就看到他取过一口大针,穿上了透明的粗线。正疑惑间,便听到老人朝琉璃喊道:“来,琉璃快来帮忙!”

    琉璃老大不乐意,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爷孙两人配合多次,琉璃很快便将皇甫殇上衣撕掉。这衣服早就破破烂烂,但好歹有个遮羞之物,此时被她一退,皇甫殇忍不住便是一个哆嗦。

    琉璃早就羞红了脸颊,不敢看他。

    张老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反应,十指动作灵巧之极,运针如飞,片刻间将皇甫殇胸口那道九寸来长的伤口缝上了,随即反手从怀中掏出许多瓷瓶,取出药粉、药水,纷纷敷在缝好的伤口。

    如此一连缝合了几个较大的口子,老人让琉璃取来一条白布,用药水沾湿,抹去皇甫殇身上的血污。

    琉璃一直在旁相助,递针递药,动作也极熟练。

    皇甫殇见她一直不敢看自己,耳根通红,略一思量,便猜出了其中缘由。前世他好歹也是大叔级人物了,也不知道是否重生后残留了此身的习性,他心中一动,便想逗一逗这小姑娘。

    张老将皇甫殇一身外伤处理完了,便急匆匆的去研究调养的药剂去了。

    琉璃扭扭捏捏的将针线刀等物收好,便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哎呦,琉璃姑娘将在下衣衫撕破了,这便如何是好?”

    “你……”琉璃本就羞极,皇甫殇说的暧昧,小姑娘这下再也不敢继续呆在这里了,恨恨的瞪了眼他,跑了出去。

    “哈哈!”皇甫殇心中畅快,也不在意光着上身,盘膝而坐,开始运转玄功,体悟真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