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八章 世外桃源
    皇甫殇突然吐血昏倒,将琉璃吓了一跳。

    “喂!喂!你怎么了?”

    琉璃扶着他晃了几下,见他没有醒来的趋势,便将手搭在皇甫殇右手脉搏上面开始查看起来。

    “看来是受了内伤,气息紊乱!”她自小跟着爷爷,耳濡目染,医术颇有几分造诣,一下子就看出了皇甫殇的病症。只是对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犹自不知。

    救人要紧,琉璃麻利的将小舟移到岸边。

    皇甫殇不过十二岁,身体尚未长成,个头矮了琉璃一头,身子更是瘦弱,小姑娘略废力气,就将他背了上去。

    “咦,这两把剑看着不错!”安置好皇甫殇,琉璃发现刚才皇甫殇呆坐的地方落着两把剑,一青一银,俱是宝剑。

    琉璃心中暗自称奇,忍不住看了一眼趴在船上的皇甫殇,见他背后插着一柄剑鞘,略一对比,就知道是青鸾剑的。至于这把银白色的宝剑,剑锋上面挂着一道血迹,和皇甫殇胸口的一处剑伤有些相合。

    她暗自猜测着皇甫殇的来历及这两把剑的故事,对他更是好奇,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手中船桨划动,不多时便穿过了一处灌木林子,到了山壁边上。

    小船继续前进,转过头来,但见右侧山壁上面黑黝黝的有个洞穴,刚好容得下小舟穿过。

    琉璃轻车熟路,摇着船桨,很快便钻了进去。

    船行数丈,忽见前面透进光亮,琉璃面露喜色,加速前行。

    突然间阳光耀眼,再睁开眼来,已经来到一个花团锦簇的翠谷,红花绿树,交相掩映,当真是一个洞天福地。

    湖水已经变成一条小河,琉璃划了半里有余,来到一处村落,这才停了下来。

    放眼四望,但见翠谷四周高山环绕,似乎亘古以来从未有人迹到过。四面云峰通霄,险峻陡峭,决计无法攀援出入。

    村里依稀有人出没,男耕女织,一派世外桃源的样子。村民见琉璃背着一个陌生男子进来,都是好奇不已,打个招呼过后,难免背后议论半天,弄得琉璃满脸通红。

    好在很快便到了自家住处,琉璃心中一松,在屋外大呼一声,“爷爷我回来了!”说着,便背着皇甫殇来到侧屋,将其放在床上,蹦蹦跳跳的跑入了主屋。

    琉璃家乃是小村唯一的一处医馆,这侧屋便是专门给村民当成诊室、病房用的。里面除了几张木床,便是一排书架。上面都是一些医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阴阳经脉》等等。

    皇甫殇先前打坐时被琉璃惊动,乱了心神,走火入魔,玄武真气没了约束,在他体内乱窜一通,本就受伤不轻的身体,遭了大劫。如今经脉破损、五脏六腑带伤、真气更是十不存一。

    等他幽幽转醒,虚弱的连眼皮都睁不开,发不出半点声响。

    便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两道声音传来。其中一位就是那个累及自己的少女,皇甫殇当真是刻骨铭心。

    “爷爷,就是这人,先前我发现他的时候,和死人一般!”琉璃好听的声音响起。

    皇甫殇听得满脸黑线,心中诽谤,哪有这样埋汰人的。

    “来,让我看看!”看样子是个老者,皇甫殇心中推测。

    琉璃爷爷的一身医术乃是传自祖上,本姓姓张,据说是汉时张仲景的后人。

    老人搭着皇甫殇的脉搏,抚须片刻,瞪了眼琉璃,道:“这人走火入魔,内伤不轻啊!”

    皇甫殇听得暗自点头,知道此人医术不凡,似乎看到了康复的希望。

    “是了,爷爷,我之前就发现……”接着,琉璃开始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皇甫殇听着欲哭无泪,看样子眼前这位姑奶奶根本不知道她自己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平日叫你多看看书,你这丫头就是不听,你是不知道,这位小兄弟一身内伤,大半出自你手!”老者有些怒其不争道。

    皇甫殇暗自点头,直倒是遇到了知音一般,对这老人更是佩服万分。

    “不会吧!”琉璃吐了吐舌头,知道爷爷不会说谎,有些尴尬道。

    再次瞪了眼琉璃,老人苦笑连连,抓到皇甫殇手腕,开始仔细查看起来。只觉眼前之人的脉搏跳动甚是奇特,不由得一惊,再凝神搭脉,心中更是一紧,喃喃道:“这娃娃体内真气甚是奇怪,居然能够牵引脉象!咦,这真气居然是先天真气,这、这……”

    显是皇甫殇体内的先天真气将他惊得不轻。

    按照常理,只有将周身经脉完全打通,才能成为先天高手,拥有先天真气。眼前之人,不过十几岁的样子,便是天赋再高,打娘胎里面就开始修炼,也不会成就先天。何况,这真气居然有牵连生机的造化之能,实在是匪夷所思。

    琉璃目露异色,心中更是好奇这位怪人的来历。

    皇甫殇也是有苦难言,玄武真定功求的乃是长生之道,炼精化气,真气天生就是性命相修,改善体质,修复伤势效果惊人。但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如今他走火入魔,这性命双修的真气一造反,累及了这副身体。现下魔气已散入五脏六腑,胶缠固结,除非是神仙才救得活他。

    老者虽然医术高明,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对症之药。

    摇了摇头,老人带着琉璃到了内屋,开始商讨一些可以尝试的对策。

    皇甫殇伤势太重,清醒片刻,又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再次悠悠转醒,只见琉璃就坐在对面椅中,望着药炉中的火光,凝思出神。

    看她一脸憔悴,皇甫殇心中郁结之气微微一缓。

    琉璃从爷爷那里得知此人一身伤势与自己大有关系,起先并不在意,以她想来,爷爷在世华佗,很快就能将这人救好,到时候再向他道歉便是了。

    只是两人查阅笔记手札半天,也不能找到一个可行的对策,琉璃心中自责万分,这才熬了一锅调养的汤药,想要缓和一下皇甫殇身上的暗疾。

    老人这时却躺在门外草径之中,独自对月冥思。

    三人各想各的心思,谁也没有说话。

    老人毕生潜心医术,任何疑难绝症,都是手到病除,虽然身处谷底不闻于世,但自认已经将祖辈医道研透。张仲景有医圣之名,可见其家传医术的高明。

    但“玄武真气”所发魔毒,他一生之中从未遇到过,诡异的先天真气缠入五脏六腑,更是匪夷所思。

    这事本就是他孙女引起,何况他潜心医道,如今碰上了这等毕生难逢的怪症,有如酒徒见佳酿、老饕闻肉香,怎肯舍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