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七章 幽谷少女
    皇甫殇跳的虽然决绝,但那是被人逼急,想要玉石俱焚。

    此时落在半空,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求生之念却是愈来愈强。他浑身剑伤,被风吹得一阵刺痛,脸上青红交接。双手乱挥,只盼能抓到什么东西。

    这么乱挥一阵,又下堕下百馀丈。

    越是往下,峭壁上也多出了不少藤蔓树枝伸出。只是他几次伸手去抓,都是差了数尺。终于,最后一次总算抓到了,可是此时下跌的力道太强,树枝吃不住力,喀喇一声,一根手臂粗的松枝登时折断。

    皇甫殇再次落下,但有了这次的缓冲,下落的力道小了许多。不多时,他双臂伸出,再次牢牢抱住了半空伸出的一颗古松的树枝,登时挂在半空,不住摇幌。

    皇甫殇浑身酸痛,稍稍缓过一口气,向下望去,只见深谷中云雾弥漫,兀自不见尽头。

    凝神聚力,他身子一幌,在树枝上面借力,已靠到了崖壁,忙伸出左手,牢牢揪住了崖旁的短枝,双足也找到了站立之处,这才惊魂略定,慢慢的移身崖壁。

    冷静下来,皇甫殇这才有空细看,下方山崖中裂开了一条大缝,勉强可攀援而下。

    他喘息了一阵,心中对于罪魁祸首慕容一家更是恨极,打定主意日后必报此仇。想着,他便沿着崖缝,慢慢爬落。

    崖缝中尽多砂石草木,倒也不致一溜而下。只是这山崖似乎无穷无尽,爬到后来,早上刚刚换上的衣衫早给荆刺扯得东破一块,西烂一条。手脚上更是到处破损,一身剑伤也再次裂开。

    也不知爬了多少时候,月半升空,仍然未到谷底。幸好这山崖越到底下越是倾斜,不再是危崖笔立。

    此时他浑身无力,撑了许久,终于昏了过去。神游冥冥之际,玄武真定功自行运转,悄无声息的修复着他身上的剑伤。

    不知过了几日,皇甫殇口干舌燥,再次醒来。

    玄武真定功修身养气,确实是一等一的功法,几日不过,身上剑伤、划伤已经结痂,只是他遭此一劫,内府也是重伤,一时半会,心口胸腹仍然隐隐作痛。

    他伏在坡上,半滚半爬,慢慢溜下。

    不知爬了多久,但听耳中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响,不禁又惊又喜,暗自希望下面不是怒涛汹涌的激流。

    继续爬行许久,已经有水珠溅到头脸之上,皇甫殇顾不得其他,将脸上流下的水滴舔入口中,只觉得这山水比之佳酿也不让许多。

    有了水的滋润,皇甫殇气力也似乎恢复不少,片刻间便已到了谷底,撑着虚弱的身子站起,大难不死,他忍不住猛喝一声,惊起山中无数鸟兽。

    放眼一看,前方山崖上一条大瀑布如玉龙悬空,滚滚而下,倾入一座清澈异常的大湖之中,这湖畔生着一丛丛无名草药,药香扑鼻,摇曳生姿。

    此湖作长条之形,大半部隐在花树丛中,东西南北,尽是悬崖峭壁,绝无出路。

    皇甫殇抬头看了看他下来的山坡,仰望高崖,白雾封谷,下来已这般艰难,再想上去,此时的他,绝无这等能耐。

    “算了,还是将这一身伤势养好再说!”

    这时天将黎明,谷中幽静,别说人烟,连鸟兽也无半点动静。皇甫殇几日无食,解了口渴,就觉得肚中饥荒。

    见对面崖边生着一大丛生满了青红色的野果,便去采了一枚。卖相还算不错,皇甫殇担心有毒,小心的咬了一口,入口甚是酸涩,等了半天,腹中并无不适,这才放心下来。饥饿之下,他也不多加理会,一口气吃了十来枚,饥火少抑,只觉浑身筋骨酸痛,躺在草地上便即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甚酣,待得醒转,日已中天,此时水气映日,一派明湖绝丽。

    皇甫殇如今精神不错,也懒得乱走,便在湖边盘膝而坐,安心打坐,修养身体暗疾。

    不多时,湖面绿波上不知从何处飘出一叶小舟,一个绿杉少女手执双桨,缓缓划水而来,口中唱着小曲,声娇音柔,神情无邪,十二岁左右的样子。

    少女划到药草丛边,背了一个竹框,开始采起药来。

    皇甫殇此时已经陷入玄武真定的深层修炼,神游天外,根本不知这绝谷当中,会有人到来。

    那女子采了半天草药,这才停了下来,见湖水清澈,便打算到水中戏耍一番,不料衣衫退到一半,转身之际,忽然发现草丛后背坐着一个男子,当下便是大叫一声。

    “呀!”

    少女满脸通红,过了许久,终于发现,那人似睡非睡,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这才放心下来。将衣衫整理妥当,少女忍不住好奇,迈着盈盈细步,来到了皇甫殇身边。

    皇甫殇的玄武真定功已经小成,功行之际,气息似有似无。

    那少女见他闭目无神,不是活人模样,心中瘆的慌。但她家中世代为医,菩萨心肠,还是忍不住将手伸向皇甫殇鼻子。

    只见那少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阳光下如透明一般,搁在皇甫殇鼻子下方半宿,一脸惊奇道:“奇怪了,这人气息全无,脉搏怎地还有跳动?”

    想着,少女变将手伸向皇甫殇身上几次穴位,一一查看起来。

    皇甫殇运功之际,只觉得一阵幽香飘来,正暗自惊异,便发现身上有一双若软之物四处摸索。

    “莫不是遇到了草木精怪!”皇甫殇一阵胡思乱想,心思乱转之时,已经从入定当中醒来。

    微微睁开眼睛,就见一张又白又腻,清秀素雅的脸印在脸前。斗然之间,他耳朵中嗡嗡作响,只觉一道热流流向下腹,手足忍不住轻轻颤抖,忙低下了头,不敢看她,本来是全无血色的脸,蓦地里涨得通红。

    这时,那少女也终于发现了不对,手上动作一缓,忍不住笑道:“你果然活着!”

    皇甫殇听着她的黄鹂般的声音,忍不住抬头又瞧了她一眼,遇到她水汪汪的眼睛,心中只感一阵迷糊,只觉她吹气如兰,一阵阵幽香送了过来,心神一震,体内真气一阵乱窜,几欲昏晕,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来。

    那少女见他不理自己,也不生气,伸手向他右手拉去,“我叫琉璃,你呢?”

    “苦也!”

    皇甫殇心底暗叹,眼看就要压制不住体内真气反噬,这时被她一拉,终于两眼一黑,喷出一口黑血,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