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六章 玉石俱焚
    玄霜庄环境清雅,的确是个潜心修行的好地方。风波恶为了将他留下,也是费尽心思,不但好吃好喝伺候着,选择的阁楼也算一等一的好。

    皇甫殇乐的清闲,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晚。

    翌日一早,在庄客殷勤的服侍中,皇甫殇第一次梳理了发髻,与之前乱糟糟的发型相比,显得更加的温文尔雅。

    将下人打发出去,皇甫殇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屋内的摆设。

    金顶石壁,锦绣毛毯;写意诗画,香木桌椅。窗外更是红叶碧天,清风习习。感受着这个时代的清新自然,皇甫殇忍不住诗兴大发,盗了一句应景词作,低声吟道:“柿叶翻红霜景秋,碧天如水倚红楼。”

    “兄台好雅兴,说的好,哈哈!”

    突然,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皇甫殇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心下诧异是何人到了,便见门外传来风波恶的大笑:“皇甫小兄弟不但剑法奇高,连文采也是如此之妙,老风却是如何也不能及的!”说话间,门已被推开。

    皇甫殇瞧去,见风波恶跟着一个少年走了进来。但见那陌生少年,十三四岁年纪,身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

    风波恶恭恭敬敬的样子已经让皇甫殇猜测了来人身份。

    果然,两人到了他面前,风波恶便朝那人道:“这位皇甫小兄弟是个用剑高手,昨天俺老风与他比试过,败下了阵来。”说着,还不经意的瞥了眼皇甫殇身后背着的古剑。

    “在下姑苏慕容复,兄台大才!”慕容复行礼厮见,言语谦和,看似着意结纳。

    慕容家威名南方武林,寻常人知道他的身份,定是讶然万分。但皇甫殇对未来发展一清二楚,知道这小子往后的日子就是一套杯具,不但没有丝毫惊讶,眼里还有着一种莫名的同情。

    慕容复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想起他此次前来的目的,便道:“在下对剑法也略有涉猎,不如你我比试一番,以武会友,如何?”

    “素闻慕容家威名,皇甫殇粗浅剑法,倒是让阁下见笑了!”说着,皇甫殇将背后古剑拔出,做出一个起手的剑势,战意凌然。

    这家伙可是反派中的翘楚,慕容家精通的剑法不少,皇甫殇正想见识一下,与自身剑法验证一番。

    “好剑!”慕容复心中暗道。

    两人来到后院,朝阳之时,各置一方。

    慕容复的剑也是不凡,白光闪现,剑锋耀眼,剑柄上面刻画着一条银龙,正是大燕王朝的护国神剑。不过与青鸾剑的古朴神异相比,却是落了下乘。

    皇甫殇知道自己的斤两,也不客气,忽地将身一纵,将剑一舞,形成丈许长的一道剑花。

    慕容复对青鸾剑志在必得,又疑心他使什么绝技,把手中宝剑紧了一紧,将脚一点,身子纵起有七八尺以上,连剑带人,直往皇甫殇顶上扑下。

    皇甫殇知道不好,剑势一收,急忙脚下一用劲,身子平斜往前纵将出去,虽然是逃得快,但已被慕容复这绝杀般的一剑在左臂划破了四五寸长一道血槽。

    皇甫殇这时才发现慕容复的不对劲,哪有以武会友却招招致命的打法,心中一紧,已经有了借机逃遁的想法。

    慕容复这时也发现自己有些心急,脸上有些挂不住,便道:“皇甫兄剑法果然不凡,为兄一时心急,险些伤了兄台,这一次就罚在下不用手中之剑!”说完,就见他摆出一个拳法的起手。

    皇甫殇暗中冷笑,也不道破,笑了一笑,继续出剑。知道慕容复对各派武功有所了解,他施剑时,都是几招合在一起。

    慕容复一拳击出,运劲于臂,硬接他剑光一卷,嗤的一声长响,右袖竟被扯下一片。慕容复面不改色,拳势不收,全身内力,径从拳中送出。

    他姑苏慕容家最拿手的绝技,乃“斗转星移”,借力打力,不论对方施出何种功夫来,都能将之转移力道,反击到对方自身。

    神剑锋利,慕容复不敢托大,暗中已经将“斗转星移”运转。

    皇甫殇只觉得剑上传来一道反弹之力,手上一麻,剑锋居然转向己方击来。慌乱之间,五指力道一小,差点将剑脱落出去。

    “斗转星移!”皇甫殇心中一惊,不想这慕容复如此的不要脸,既然是比剑,还使出这种绝学。

    他心中有气,剑法变招也变得快捷,立时横剑削向慕容复胁下。这一招“玉带围腰”已经被他用上了尚未修炼过的心法,一剑连攻慕容复前、右、后三个方位,俱是致命的要害,凌厉狠辣。

    慕容复“咦”的一声,身子微侧,眼中精光一闪,看出了这一招的来历,忍不住道:“一字慧剑门!”

    旋即,就见慕容复右手一颤,一剑往上划出,左手跟着一动,一剑由下往上往前,两道剑光缓缓而动,如同船桨划过水面。正是昆仑派的“无双剑术”。

    “咻咻!”之声开始响起,显得尖锐,只见有两道银色的剑光环绕着皇甫殇的身体,不断的闪烁着,十分凌厉。这两道剑光时而笔直,时而弯曲,时而诡异的互相穿透而过,交叉并行正反开合。

    皇甫殇被逼得无奈,勉强将周公剑法三式一一使出,俱是心法合一。

    很快,皇甫殇身上就落下了十几处剑伤。

    勉强使出这三招剑法已是极致,想要发挥周公剑正真的威力,非融会贯通而不能。

    慕容复这时也看出了皇甫殇使出的周公剑法与众不同,心中好奇不已。

    两人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正常比试了。慕容复这时也不在遮掩自己的贪婪,一边一剑强过一剑的逼迫着皇甫殇,一边笑道:“兄台手中之剑不错,可否借来一用。哈哈,这几招周公剑看着也不错……”

    皇甫殇这时哪里不知道祸根是昨天留下的,想着,愤恨的瞪了眼一旁兴致勃勃的风波恶。

    风波恶脸色一冷,讥笑道:“臭小子,岂不知江湖险恶,看你奶毛尚未退齐,我们也不取你性命,乖乖的将我家公子所需留下,放你一条生路!”

    “呸!慕容家果然威名赫赫,哈哈!”这时,皇甫殇肩上又受了一击,连续下来,失血太多,已经开始头晕眼花起来。

    后院是一片竹林,皇甫殇看的清楚,竹林外面,就是一道悬崖。其他方向都有玄霜庄庄客,何况这慕容复如此难缠,一旁还有一个风波恶,突围已然无望。

    他心冷如冰,重生之后,仇杀、夺宝、抢劫,居然都给他碰上了。江湖果然不是童话,他心中一狠,体内残留不多的玄武真气聚拢脚上,硬生生的受了慕容复穿胸一剑后,强忍着朝竹林那边跑去。

    这一下来的突然,莫说风波恶没有来得及阻拦,便是慕容复,也没有反应过来。

    无双剑剑势正缓,后力尚未积蓄好,那护国宝剑插入皇甫殇胸口,还没来得及拔出,就被他插在身上,带着跑了。

    竹林太小,几个呼吸下来,皇甫殇已经来到了崖边。

    此时慕容复和风波恶也追了上来。

    “哈哈,慕容一门,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皇甫殇哈哈一笑,不等二人说话,纵身而跃,落入山崖。

    “不要!”慕容复大叫一声,跑到悬崖边上,呆呆的望着下面发呆起来。

    壁立千仞,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下去。数十丈的深谷,万石森森,犹如一把把刀剑般向上耸立,堕了下去,决难活命。

    其时一阵风吹来,将慕容复惊醒过来,喃喃道:“难道是天意,大燕国失去了这最后的护国至宝,如何大兴!”

    风波恶听来,心中有愧,知道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怂恿公子夺剑,也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将护国宝剑丢了。

    “只是一把剑而已,那小子掉在下面,定是万劫不复,来日公子神功大成,两把神剑,都是囊中之物!”想了想,风波恶终于挤出了一句宽慰之言。

    “是了,是了……”慕容复似乎想通了什么,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