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五章 玄霜之行
    皇甫殇说完,也不待众人如何反应,自顾自起身朝小二示意,留下一锭银子。

    转身向风波恶笑道:“请!”

    风波恶会意,知道此处的确不是比试的地方,道了声:“痛快!”

    很快,二人一前一后,由窗户纵到楼外后侧的一片空地上,动起手来。

    这下子楼上的食客们也顾不上继续吹牛海饮了,都围在了窗户边上,看向下方那两人。

    风波恶生性好斗,这时又是年轻气盛,当即就是怒吼一声,全身真气鼓荡,抢上一步,一拳攻向皇甫殇胸口。

    皇甫殇玩味一笑,眼里闪过一道精光,侧身避开这一击。

    风波恶见他并未拔剑,心里有些腻味,怒道:“臭小子,还不出剑!”

    说着,就见他眼睛里闪过一道逼人的冷光,脚下一窜,瞬间拦截在皇甫殇身前三步,一掌拍了过去。

    “轰隆!”

    墙角立着的一扇破门被气劲余威一扫,居然掀翻了,二楼的食客们见了,纷纷叫好。

    皇甫殇右臂一甩,身后黑布包裹直接撞向风波恶的掌力,脚下借力,退后两步。

    那包裹与气劲一撞,上面的黑布便被掌力震碎,飞了一地。如此一来,那古剑却是被撞向了皇甫殇的位置。

    皇甫殇伸手夺回古剑,持剑倒退三步,大笑道:“再来!”

    风波恶两招都没能逼得他出剑,脸上一红,脚下往地上一扫,突然猛地一顿地,蹿向皇甫殇,两手拳掌相接,疯魔乱舞。

    “狗咬吕洞宾!”风波恶怒吼一声,拳脚已经撞上了皇甫殇。

    噗!

    皇甫殇有意了解一下自身实力,也不急着出剑。用剑鞘挡下一拳,右手又与风波恶对了一掌。

    仿佛被重物撞在身上,皇甫殇暗自骇然,身体倒飞回去,凌空便吐出一大口鲜血。

    “大意了!”

    此时他脸色涨红,努力将玄武真气运转起来,修复着内伤。

    虽然风波恶到后来也不过是二流巅峰武者,但他一身武艺尽在拳脚。皇甫殇真气质量上乘,但光以内力雄厚而言,也不过二流左右,加上他对于拳脚肉搏并不擅长,托大之下吃了一亏。

    此时的风波恶,也是刚刚突破到二流境界,三招下来,身上气息已经隐隐有些起伏不定。见到少年吐血,心中也是懊恼不已,本来他已经打算暗中留手,但皇甫殇迟迟不肯出剑,将他气的不轻。虽然看着心里一软,但还是忍不住怒道:“你武功太差,还是看看剑法如何吧!”

    皇甫殇剑眉一竖,没好气道:“屁话,不过强过我一丝而已,这就让你看看小爷的剑法!”

    说着,便将青光一闪,宝剑出鞘。

    皇甫殇长剑抖动,一招“天如穹庐”随意使出,跟着又是一招“白雾茫茫”,为了不引起旁人注意,他两招混一,向风波恶递去。

    风波恶很快就被圈在剑光之中,不但不急,反而哈哈大笑,浑身一震,疯魔般攻击开来。

    “天如穹庐”和“白雾茫茫”,都是九虚一实,中宫直进,捣其心腹。

    风波恶看似胡乱攻击,但这招“狗咬吕洞宾”其实暗藏玄妙,与九宫八卦对应,掌法,拳脚,很快就将剑招带过,余势不减,向皇甫殇击来。

    皇甫殇知道普通剑招只是花拳绣腿,敌不得这慕容家的功法,见风波恶突破剑光,也不在意。体内真气按照第一式心法运转起来,手中剑招变飞快,剑光扭曲,似缓实快,似上而下,仿佛梦魇一般,让人分不出对方要攻击哪一点,在风波恶拳脚袭身之际,一剑刺向对方心腹。

    风波恶大惊,匆忙收招。

    皇甫殇得势不饶人,却是一脚迎上,将他踹飞。

    楼上看客都是惊的不轻,喝彩连连。

    风波恶听到人群议论纷纷,脸色一阵涨红,羞怒之下,就要离开。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光芒让他停了下来。

    果然是一把好剑,风波恶窥探之心不死,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青鸾剑剑身青光流转,阳光之下,居然多了一层耀眼的青芒,看上去更显尊贵和玄妙,长剑之上,锋芒毕露,端的是一把尊贵不凡的神剑风波恶眼神中再次闪过一抹贪婪,这剑要是被公子爷见了,也会迈不开脚步吧!

    “对了,公子爷!”风波恶心中忽然一动,自己夺不来的东西,公子爷难道也夺不到吗。

    皇甫殇正在体会着刚才这场比试的得失,自然没有看到风波恶的这一抹贪婪,以至于后患无穷。

    风波恶歹意一生,便打定主意将眼前少年留下。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还不知道少侠高姓大名?”

    “额!皇甫殇,无名之辈。”皇甫殇从体悟中惊醒,不知道这愣货要干什么。

    “多谢皇甫公子今日指点,我与少侠一见如故,不如随我到庄上小住几日?”听到皇甫殇之名,风波恶更是坚定了心中打算。

    皇甫一姓甚少,江南这边,也就一字慧剑门掌门是皇甫姓。一字慧剑门尚未灭门之前,就不被他放在眼中,何况此时已经灭门。既是无名之辈,慕容家更是不会在意此人死活。

    楼上观战的豪客中有所体悟的散修武者,这时也都纷纷向皇甫殇二人表示感谢。

    皇甫殇没有多想,客气几句,便应了下来。

    二人并骑南驰,骏足坦途,片刻间已驰出十余里外。

    平野上田畴荒芜,麦田中都长满了荆棘杂草。

    很快,便来到了一处极大的庄园。

    离得很远,“玄霜庄”三个银钩铁字已经映入眼帘。

    门前下马,风波恶带着皇甫殇进了庄园。

    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青石漫成甬路,一路走来,三三两两的屋舍,进进出出的庄客,古朴优雅。

    看得出来,这些庄客俱是习武高手。

    皇甫殇暗自对比,应该都是三流之类。

    与慕容家其他的三大庄园相同,这些人隐姓埋名,都是慕容一族这些年积蓄起来的力量。

    庄园深处,崇阁炜峨,层楼高起。琳宫合抱,复道萦行。

    青松拂檐,玉栏绕砌,重楼之后,便是一道深崖。

    见皇甫殇面露震撼,风波恶心中得意非凡,很快就带着他来到了一处风景别致的阁楼。

    安排下人接待皇甫殇后,风波恶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不多时,一只飞鸽扑腾而去,向姑苏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