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四章 慕容家将
    皇甫殇临渊而立,稚嫩的脸上精光闪过。

    此时,一抹阳光从天际倾洒在身体之上,为他添了一层淡淡的光辉纱罩。

    回头看了一眼隐蔽的山洞,低喃一声:“该走了!”

    说着,身影一阵模糊,下一刻,皇甫殇已经掠到崖壁上方突出的一棵大树上,旋即连闪几次,在崖壁上借力几下,消失无影。

    宋室羸弱,北方战乱平繁,往往数百里路无有人烟。自北宋起,大量中原百姓为避难南迁,此时闽南已经开发,地大物丰,渐渐的也就变得人烟稠密。

    如今,蛮荒不复,随着儒学的发展,福建路府各地书院兴起,文人墨客流连于此,一片繁华。

    泉州城海运昌盛,更是车水马龙,皇甫殇一路走来,已经不知不觉的到来城中。

    番邦异客,往来叫卖,恍如隔世。

    一身素白锦袍,却是他从山门遗院里面找来的。黑发肆意的散开在脑后,惨白的面色看不到一丝血色,背后是用黑布裹着的古剑。

    “山海阁,看来的个不错的酒店!”皇甫殇嘴角微翘,一脸期待。临行之前,他从废迹当中找了不少细软,是个不折不扣的土豪。

    酒楼二楼,为数不少的江湖客坐在那里喝酒聊天,时不时在言语上吃吃老板娘的豆腐。

    见到皇甫殇进来,小二一阵不屑。正要呵斥这毛头小子,就发现一锭银子落在了窗口的一个空桌上面。

    “有什么好的肉菜,快快上来!”皇甫殇往旁边一座,老气横秋道。半响不见小二动作,以为银两不够,又是一锭更大的银子落在桌上。

    这下子,连那与食客说笑的老板娘也坐不住了。

    脸上一喜,便到了这边,在那小二头上敲了几下,赔笑道:“少侠稍等片刻,等什么等,还不去安顿一下,将上好的饭食准备过来!”后面一句已经开始朝那小二吼了起来。

    这边的动静早就吸引了店中酒客,其中几个黑面大汉更是两眼放光,显然将皇甫殇当成了小绵羊。

    风骚的老板娘在他跟前挤眉弄眼,见他一阵不辞颜色,便悻悻而去,想是这毛头小子年纪太小,不识女人的好处。

    皇甫殇见她离开,这才缓过气来。后世各种倾城美女,他见得太多了。这老板娘虽然颇有几分姿色,但还不能让他在意,加上古时的化妆品到底质量不行,老板娘脸上浓妆太多,一身的胭脂味,呛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很快,饭菜已经端了上来。

    皇甫殇一边品味着千年前的美食,一边开始听众人谈天论地。

    “老板娘,你家那小崽子不是一直叫着要去学剑吗,如今怎么样了?”

    有人借着其孩子的名头,和酒楼老板娘搭话。

    这福建路各地,虽然文风甚强,但普通老百姓还是以练得一身好武艺为荣。据说这老板娘夫妻二人,早年间就是一对江湖豪客,后面厌倦了江湖的生死仇杀便在这里开了间酒楼,倒也悠闲。

    老板娘叹了一口气,道:“学什么武功,亏得他年纪那时年纪尚小,没有拜入一字慧剑门,要不然……哎,还是做个安安稳稳的商人好。”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显然一字慧剑门的灭门对他们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皇甫殇听得一动,正要听听剑门灭派之后还发生了些什么,就见众人避开这个话题,不再谈论。

    “各位客官慢用!”老板娘扫了一眼皇甫殇的位置,进了里间。

    她早年行走江湖,眼界还是有点的。皇甫殇一身锦衣,容貌俊逸洒脱,敢独自外出闯荡,一定是个习武之辈。而且,她可以断定,这小孩还是位剑修。刚才她就发现,这孩子背后的那个黑色包裹里面,是一把剑。

    一字慧剑门一夜覆灭,整个福州附近都是人心惶惶,修剑之人,更是心惊胆战。但凡剑客,都会诸般遮掩。

    吃的差不多了,皇甫殇又要了一壶酒,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这副身体被埋在地下多日,他出来后又急着赶路,只是简单的吃了几个野果。修炼多日,却也是腻了,现在吃什么都是有滋有味的。

    “蹬蹬蹬!”

    ……

    酒楼下面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泉州城人流太大,来来往往客人多了,皇甫殇也没放在心上。

    很快,脚步声越来越响,一人来到了二楼。

    这人正要说话,却看到靠窗的皇甫殇。

    没办法,酒楼中的大多是江湖豪客,一个个五大三粗。皇甫殇面色惨白,一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富家少爷形象,放在这里确实也是鹤立鸡群。

    看到他独自饮酒,这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过看到他边上黑色包裹露出的一节剑鞘,来人眼中贪婪闪过,看出这是一把好剑。

    “小子,这把剑我要了,多少银子。”男子眼睛死死盯着皇甫殇,自觉量他一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富家子,也不敢有什么微词。他家公子也是用剑之人,将这一把好剑送给公子爷,如何能不喜欢。

    皇甫殇抬眼瞥了一眼男子,长相略显清秀,不过一双张大的眼睛让整个人显得有粗狂,二十多岁,不过这话语却是嚣张异常,须知江湖中人,武器就是自己的女人,你这一开口就要拿走,你以为你是谁?

    “有病!不卖”皇甫殇懒得理会,继续低头浅饮。

    这人死死的盯着他看来半天,见他态度敷衍,神气坚决,终于大怒,一脚踢向皇甫殇腰部,拳头已经一阵风似得铺天盖地而来。

    此人掌力身负内劲,拳脚攻击之间,气劲便在八仙桌上面划出一个“慕容”字样。

    众人知道这是玄霜庄庄主,与慕容家关系非同小可,加上这人素来好斗成性,众人都是避之不及,想要看看这少年会怎么应对这莽汉。

    “咦!”见到这人故意弄出的慕容二字,皇甫殇心中一动,奇道:“不知你是?”

    “‘江头未是风波恶’,在下江南一阵风,玄霜庄风波恶是也!”

    皇甫殇微微一笑,心中大定,原来是这个愣货!周公剑第一招已经小有模样,他正要试试自己目前的实力,笑道:“也罢,江南一阵风素有威名,在下正好见识一番。”

    在场的江湖中人,随即一齐向他注目。

    皇甫殇话声虽轻,这几句话却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各人耳中。原来这半大小子,还是一位江湖中人,看其听到慕容家威名还能镇定自若,应下战来,都是好奇不已。

    之前那几个起了劫财之意的豪客,更是一头冷汗,暗骂自己险些撞上这个小杀星。

    风波恶出道几年不过,哪里有什么威名,恶名倒是不少。此时见这少年如此恭维自己,心中难免一阵高兴,便有了留手的想法。。